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一章曳落河

    也就瞬息的冲击,高崇涣与夫如贞已经率各自将士横叉进战场中位的奴族蛮兵腰部,在此冲杀之下,奴部蛮兵前列被老帅顶杀回撤,后列蛮兵不知所以,在血气冲荡中继续向前,唯有中列受袭,前不进,后不退,混乱中,这万余蛮兵直接变成沸锅中的跳虾,不知活路在哪一边。

    远处,主儿乞号角呜鸣,催促奴族部落万余人马继续冲杀,这些个奴族部落小埃斤在前后夹击中,完全顾及不了左右两翼战场境况,随着高崇涣、夫如贞拦腰切断了他们的退路,从中开始斩杀,不过数息的功夫,万余蛮兵已经兵势散尽,哭嚎震天。

    伴随着血溅呼嚎,秦懿已经带领亲卫千骑队冲杀直逼中位列,奴族蛮兵两侧的高崇涣、夫如贞二人瞧见老帅的旗帜,更是憋足气力,毫无所惜的奔上前与老帅结阵,护卫其左右,至于亚里木焰部的勇骑,虽然在秦宇至分兵西进攻杀耶罗坨蛮兵的空隙重创了飞骑营,但是当右翼战场耶罗坨蛮兵撤退境况成为定局后,他的左翼优势已经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且他们还要防备随时败退下下来奴族蛮兵,免得自家阵脚被冲散。

    “这些夏人骨头…怎么会变成这样?”

    亚里木焰部埃斤依托扎扎看着战况斗转瞬变,满满的不相信,这时,统率自家勇骑攻杀飞骑营的千户首领已经纵马奔来:“埃斤首领,飞骑营回撤,余下已经被屠灭,但是战况转变太快,我们的族人已经有搅入中位战场混流的威胁,要立刻回撤,以保部族战阵!”

    “什么?”

    依托扎扎噪声大喝,迎着寒风大雪,亚里木焰千户首领再度急声:“夏人骨头刻意甩下飞骑营前列这个幌子吸引我们注意,让我们一时取胜,但我们战退飞骑营同时,中位战场已经彻底被夏人掌控,哪里蛮兵混乱,我们的勇士冲不过去!”

    说到这里,依托扎扎才发现,辽源军已经完全把奴族部落的万余勇士反围杀在战场中央,若是强行冲杀,他们亚里木焰勇骑势必要踏着草原人的血前进。

    “该死的畜生…狡诈的夏人崽子…”

    依托扎扎急的噪声大骂,且这个时候他看到主儿乞的蛮兵从本阵冲出,如尖刀般插入战场,在右翼耶罗坨蛮兵阵列的回撤路途上,一些耶罗坨蛮兵直接被主儿乞蛮兵冲杀在进攻路途上,这让依托扎扎心思涌动,不敢相信:“立窝木克汗要干什么?”

    “埃斤首领,我们撤吧,再不济我们也要与中位战场的奴族勇士们拉开距离,不然等到回撤阵列冲到我们跟前,就晚了!”

    “可是…”

    不等依托扎扎下令回撤亚里木焰勇骑,后方,纳牙波澜达竟然带着本部勇骑冲上来:“依托扎扎首领,事已至此,你还要继续空耗部族实力?”

    “纳牙波澜达,你什么意思?”

    “主儿乞独尊黄金家族,何曾顾忌过草原兄弟的未来?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他的所为?”

    “你…”

    依托扎扎想要斥驳,却无话可说,眼下事实情况就是秦宇至分兵飞骑营与何叔桓的步槊营将右翼耶罗坨蛮兵给彻底击退,中位战场又被秦懿和高崇涣、夫如贞所掌控,他这左翼的优势转瞬即逝,看着部族勇士接连倒在夏兵的锋刃下,依托扎扎压声一喝:“纳牙波澜达…主儿乞的强大…你的眼睛不会全部看到的…但你的所为我们却看在眼里…若你真的能够执杖黄金旗帜,我们不会有所抗拒,但是在真正的黄金旗帜面前,我依旧效忠黄金家族的荣耀!”

    纳牙波澜达听到这话,只觉的心中憋了一口气,原以为此番坠了主儿乞部的威严统治,让这些奴族对其心生愤恨,谁成想在绝对的荣耀和实力面前,他与之还相差甚远。

    也就这短暂的功夫中,秦懿已近率部冲过奴族蛮兵阵列,在高崇涣、夫如贞的合力围杀下,这万余蛮兵从起先的冲杀疯狂到现在惊恐败退,一切都转变的那么快,高崇涣与夫如贞一左一右合阵于秦懿后,看着如潮水般撤退的蛮兵,高崇涣喘息,急言:“老帅,蛮兵兵退,您老留在这里压阵,由我们直冲主儿乞的黄金大旗,宰了立窝木克那混账畜生!”

    闻之,秦懿长喘一息:“立窝木克…十年前,他不过是主儿乞的部护,十年后,已贵为草原可汗,但今日…不是他雄狮荣耀的堕落,就是我辽源旗倒的死亡,高崇涣,夫如贞,你二人结阵御敌,无论如何要顶住主儿乞蛮兵第一波攻杀,因为堂堂的草原雄狮…还没有漏出他的利爪…”

    说到这,秦懿看向战场东向之外,在那大雪飘荡的兰河谷方向,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此时此刻,秦懿多么希望李缪能够带着铁骑营奔杀驰援至此,若是那样,眼下战场中的辽源将士就能够多活下一两成,可事实上,铁骑营没有出现,反倒是主儿乞部的曳落河出现了。

    “草原的雄鹰,苏门达圣的子民,为了黄金家族的荣耀,为了你们的英魂途,誓死无畏,永战不退!”

    在立窝木克汗的呼啸中,主儿乞万余蛮兵分左翼、中位、右翼三行方向,如天雷落顶般砸入战场,那耶罗坨蛮兵兵势溃散回撤途中,直接被巴基斯统率的蛮兵冲杀顶回,此番景象看在耶罗坨部兰马扎德埃斤眼里,让他痛的嚎叫疯癫,却无可奈何。

    “主儿乞主人,不要冲杀,不要冲杀,我们是你的奴部…”

    面对身披双层重骨甲、手持大藤盾战斧的主儿乞蛮兵,兰马扎德埃斤咆哮大吼,可是巴基斯就像聋子一般,刀劈斧斩,硬生生在耶罗坨蛮兵回撤路途上杀出一条战道。

    当耶罗坨蛮兵阵列被分割开来后,从左翼战场直冲横叉到右翼的纳牙波澜达总算奔至兰马扎德埃斤阵列前:“让你的部族勇士西撤,脱离战场,从战场边缘聚拢脱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