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九章孰强孰弱3

    当长枪飞捅收力横挑,面前耶罗坨蛮兵的藤骨盾硬生生被徐宁捅裂,不待蛮兵从徐宁的牛力惊吓中收神,徐宁已经撤步回身拖力,蛮子顺势妄图躲闪,可是钩镰枪的钩刃已经挑断这杂碎的手肘。

    随着徐宁大喝迸发力道,这耶罗坨杂碎的双臂就像琐碎物件似的脱身飞起,旋即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而断缺两臂的伤口更是啾的喷洒出来两道血线,完全把徐宁染成血人一个。

    见此惨像,周围的耶罗坨蛮兵顿时胆颤心惊,那一双双如牛蛋般的牟子睁的滚圆,似乎不相信眼前的夏人骨头竟然勇悍到如此地步。

    粗重的喘息,疲惫的冲击,可都顶不过胸膛中那颗忠于大夏的热心,但见徐宁憋气鼓劲,枪刃一扫,血滴飞溅,瞬间,以自身为中心,半丈之内,再无一个活着的耶罗坨蛮子。

    看着周围丑陋的面孔,徐宁重重唾出一口血水,聚首傲视中,满满都是嘲弄戏虐:“草原上的杂碎老子乃辽源军重甲营定远将军徐宁老子十年前就随秦帅杀到尔等的家门前那时尔等犹如蝼蚁仓皇逃窜老子心善不决畜生种留尔等贱命一条现在尔等杂碎竟然敢在老子面前张狂叫嚣欺我辽源悍将简直死的都找不到地府的门在哪该死的畜生纳命来”

    怒嚎如狮吼,威震摄心魂,面对徐宁的疯杀血虐,周围的耶罗坨蛮兵完全没有胆气硬撑上来,随着他们纷纷后撤一步,空出身档,徐宁借机箭步挺身上前,身后百余名重甲亲卫嗷嗷叫着环绕护阵,在一记强烈的冲杀中,硬是冲破耶罗坨千户首领的前列阵,直奔十几步外的耶罗坨千户首领所在。

    时至此刻,僵持战末,耶罗坨千户首领看着原本已经被压迫到溃散的夏人军阵竟然再度缓过一息,而缓息的阵点竟然十几步外的百余人重甲队。

    盯着快奔杀到自己近前的夏人崽子,耶罗坨千户首领咆哮大骂:“该死的夏人贱种,如此狂妄,欺我草原无雄鹰猛兽?耶罗坨的勇士,苍鹰雄狮的守卫,别让耻辱玷污了你们的荣誉,用鲜血来趟出英魂途,给老子杀!”

    但是双方僵持已旧,虽然耶罗坨蛮兵大体围压了先锋列的御卫、重甲营,更灭了袁少峰的狼字营,可是在兵势军阵上,他们已然散力,且徐宁如鬼一般的模样在冲杀中嵌入这些蛮兵心底,更是震慑三分,虽然耶罗坨蛮兵自诩为苍鹰雄狮的守卫,可归根结底他们对黄金家族的信仰远不如对苏门达圣的虔诚,而对苏门达圣的虔诚更不如对自己生命的怜惜。

    在围杀徐宁百人队的拖沓中,何叔桓的步槊队已经撕开亚里木焰勇骑的袭扰,从战场中位斜插侧翼,硬生冲来。

    随着步槊阵锋撞进耶罗坨蛮兵的阵列,整个耶罗坨蛮兵围压冲杀先锋列的态势骤然崩散,放眼望去,在西南阵列的冲杀方位,一些耶罗坨蛮兵已经跟着各自百户小首领边战边退,如此一来,先锋列已然溃散的阵列总算搏出一丝生机,只可惜数千御卫、重甲、强弩将士剩下不过千余,那满地的尸首简直人目刺心裂,痛苦不已。

    “徐宁,别停下,继续冲杀,快,宰了那个畜生!”

    注意到整个耶罗坨蛮兵退势彰显,何叔桓得空冲三十步外的徐宁大吼,就这晃身的功夫,一名耶罗坨百户小首领已经带人压上来,但他实在低估了何叔桓的勇悍。

    刀砍槊挡,气力回荡,只见何叔桓大喝凸步,步槊横扫,一记劈斩,直接将面前碍事的蛮子给从头到脚砍为两截,那野兽般的杀意让压阵抵抗步槊队的耶罗坨百户小首领面色煞白,一时间竟然不知挥舞弯刀抵挡。

    待何叔桓的咆哮奔至眼前后,他的脑袋就如鸟儿般飞上天空,那一刻,这个百户小首领看到了右翼战场的惨烈,漫山的遍野的雪白早已化作红幕汪洋,在浓浓的血腥味和吼叫刺激下,这百户小首领只觉得睡意满目,旋即永远闭上了眼睛。

    “呜呜咚咚呜呜咚咚”

    战鼓轰隆,号角呜鸣,当先锋列僵持搏命,以全列溃灭的代价换来耶罗坨蛮兵右翼败退趋势后,秦懿神情急切,大声呼啸:“擂鼓,压军,飞骑营分列冲杀,高崇涣部由右翼横进中位,夫如贞由左翼横进中位,两军合一,直冲主儿乞本阵!”

    在这般旗令呼啸下,方才冲杀入战场的高崇涣与夫如贞正带着各部将士如梦游般在战场边缘掠阵奔袭,听到这一声,旋即不顾一切的从先锋列西向位、飞骑营的东向位横冲向战场中部。

    那秦宇至先前已经派遣亲卫小校率一支千骑队驰援先锋列,故而在兵力上不敌亚里木焰勇骑,一时陷入坚守回击的状况,只是当他看到高崇涣、夫如贞像疯子似的折转冲中位战场时,他也不顾亚里木焰部勇骑对飞骑营前列的冲杀,直接拨出半数、两支千骑队如锥子般捅进败退迹象越来越明显的耶罗坨蛮兵侧翼阵,给这面即将倒下的土墙再添三分气力。

    随着三面威压冲击,更有徐宁这支釜底抽薪的杀将队伍袭击中位本阵,耶罗坨千户首领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在不觉中处于完全被动的地步,随着麾下各部耶罗坨蛮兵撤退,他的牟子里闪烁出慌乱的光芒,就连呼啸都有些颤音。

    在燥乱中,耶罗坨千户首领还没有稳下本阵,已经被飞鹰猎食般徐宁给盯住,短暂的一息鼓劲,徐宁不顾近前耶罗坨蛮兵弯刀横劈在自己的身上,直接冲步飞跃,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五步之内,随着一记寒光银龙射四海,那耶罗坨千户首领不曾觉察徐宁已经奔至杀招距离,故而躲闪不及,直接被锋利的枪刃捅进咽喉,此番景象在周围的耶罗坨蛮兵眼里,简直无法相信,甚至于这些蛮子都没有意识到,勇悍如人熊的千户首领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