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五章阳谋之战5

    阿里斯轻轻抚摸着坐骑的棕鬓,道:“此番我们南下太久了,与辽源军战,与东州军战,与骁武战,如此拖沓复杂的背后,到底存在着什么结果?”

    “部护大人,你干嘛这么说?”

    千户首领乌恩其疑惑:“现在草原上的部落都在传言,说大夏的可汗快不行了,他那些个部护儿子们也在争权夺利,根本不像我们草原这么团结?”

    “团结?”阿里斯冷笑起来,草原就像狼群,只存在强者尊位,根本没有所谓的团结,这和大夏的境况一模一样,但乌恩其没有理解其中的深意:“部护大人,这一次我们集结十数万的勇士,又有立窝木克汗祭祀通天,这就说明,苏门达圣在眷顾着草原英灵,在给草原渡过寒冬的机会,让伟大的黄金家族入驻大夏,成为新的天骄可汗,部护大人,我相信,以您的智慧和勇气,一定能够征服大夏广袤肥沃的土地…到时候你成为新的可汗,让黄金家族像雄鹰一样展翅高飞…”

    听着乌恩其的话,一时的**就像潮水般冲动了阿里斯的心,让他有些憧憬,望着迷雾雪绒飞荡的河谷,他看到了石造房屋,看到了楼台水阁,但在当寒风拂过面颊,冰冷刺入体肤,他又畏惧彷徨,那尘封在记忆里的恐惧就像尖刀一样刺痛着阿里斯的心。

    十年前,辽源军在大夏帝皇的统率下,一直北杀到他们的曳落河草原边界,那一战,他的母亲丧生,部族子民亡命数万…想到这里,阿里斯不觉得发力全身,甚至马缰都被握的咯吱响。

    这时,远处林道奔来一骑,阿里斯注目细看,是可汗的角手。

    “部护大人,部护大人,亚里木焰、耶罗坨部已经进攻,一刻之后,可汗要您率领曳落河从东向河谷绕北坡,从主儿克、主儿多的阵列方向进入战场!”

    乌恩其听了,困顿不解:“从主儿克、主儿多的阵列方向进入战场?为何要这样?若是战况混乱,我们不就连他们也冲杀了?”

    阿里斯沉思瞬息,已经明白:“父亲大人他…终究信不过叔父的兄弟部落,唉…”

    鬼嚎坡战场西侧,辽源军的阵列前。

    “老帅…辛訾、徐宁、袁少峰他们已到力竭的时候了,让末将带人支援上去…”看着不断被压缩阵列的先锋列,夫如贞冷汗满额,焦躁难耐。

    “还不到时候!”

    秦懿淡然沉声,那副视生死无睹的模样让人心冷,但换个角度来想,秦懿戎马一生,死在其刀下的蛮人贼人不计其数,若他生的一颗善人心肠,如何能够屹立军行之首?如何统率麾下的悍将?

    “老帅…这么下去…辽源军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弟兄们…都要亡命在此…”

    夫如贞声微力颤,可是在秦懿这头暮年老虎前,除了大夏,恐怕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的任何想法。

    战场右翼,耶罗坨蛮兵顶住袁少峰的冲阵后,再度反压上来,耶罗坨千户首领挥斧斩断一名狼字营将士,怒声大嚎:“该死的夏人贱种,你们不是很能打么?怎么不反杀了?”

    而先锋列内,弓弧阵的中位处已经被耶罗坨蛮兵撕裂数个口子,百十个耶罗坨蛮兵踏着尸首左突右冲,简直把先锋列变成了绞肉锅。

    处在耶罗坨阵列前位的袁少峰奋力挥枪捅杀一名耶罗坨兵后,扫目周身,才发现随自己杀到此处的将士已经所剩无几,且鲜血的腐蚀,力道的震颤使得枪杆崩裂。

    这瞬间的变化让袁少峰一惊,而面前的蛮兵已经冲上来,不得已之下,袁少峰后退数步,躲开数个蛮兵的挥砍,翻滚爬地,随手拔出夏兵尸首上的弯刀,横刀一记砍在蛮兵腿上,算是缓下一个空档,但是他之前枪阵冲杀耶罗坨千户首领,此刻落单的情形全被那千户首领看在眼里。

    但听千户首领大喝,十几个耶罗坨蛮兵从三面围上来,袁少峰拼命躲闪,奈何身边的狼字营将士全都战死殒命,自身又离御卫、铁甲的弓弧阵列还有三十几步,故而还未奔回阵列托阵抵挡,一柄长斧携风砍来,袁少峰只感觉后腰一冷,让后一股湿热喷涌出来,连带着身形都迟钝起来。

    “将军…”

    十步之外,副将安达与数个狼字营将士勉强形成一个抵抗圈,且战且退,可是目睹袁少峰受袭倒下,安达这些人止住脚步,不待任何迟疑,面对上百个压来的耶罗坨蛮兵,这些不畏生死的汉子再度呼啸顶上去。

    弓弧阵列内,辛訾、徐宁看到袁少峰倒地想要去救,可是已经破碎的阵列根本让他们无法脱身,恰逢蛮兵一波威压稍减,彭基带着弓弩队从后位顶上来,几番平射之后,耗尽所有弩矢的彭基叱令将士抛掉弓弩,抄着横刀代做步兵冲杀上去。

    在左翼战场方向,秦宇至与亚里木焰部勇骑打的难解难分,秦宇至以弱力阵势冲杀到亚里木焰部的千户首领队前,妄图给千户首领一个杀招突袭,结果亚里木部反身就给他来一个飞石掠阵,让秦宇至损伤数数百骑,不得不回撤,由于几个压阵的小校在飞石袭击中脑浆迸溅,落马而亡,一时间飞骑营的侧翼压阵力度明显小了数分,致使亚里木焰部声威大振。

    当耶罗坨与亚里木焰部夺取了战场上的威压气势后,齐王殿下竟然率领东州兵到达战场,看到东州将旗,秦懿没有漏出任何喜色,反倒惊声一喝:“他们怎么来了?”

    说话功夫,史宝河、李默然各带数千东州将士从战场南向冲入,这看似突袭的支援让战场右翼的亚里木焰部的一时受困,两支千人骑队冲杀过度,来不及回撤,就被史宝河、李默然给首尾截断,拦杀在飞骑阵列的外部边缘。

    见此,主儿多部纳牙波澜达埃斤急声:“亚达黑,立刻驰援亚里木焰部,绝不能让他们兵败被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