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三章阳谋之战3

    由于重甲、御卫横列突阵断了退路,蛮兵又被狼字营顶在阵列之外,没了自由掠阵空间的蛮骑快速被分割,当何叔桓统率的步槊队冲到近前后,这些蛮骑如见妖魔般惊恐,连胯下战马都嘶鸣嚎叫。

    “进…”

    何叔桓大喝,步槊卒们以何叔桓为中心,横列开来,这些身着明光铠、手持八尺长槊的甲士就像一堵移动的人墙,将本就拥挤的战场进而分割,纵然蛮骑马高人壮,但在步槊兵的压迫下,马速衰减,骑弓无用,想要近身拼杀,却在冲到近前的那一刻被槊锋砍断马腿,随即连人带马翻滚倒地。

    “进…进…进…杀…杀…杀…”

    雷鸣般的呼啸,让本就势弱的蛮骑更加躁乱,其中的蛮族百户小首领不愿束手就擒,结阵冲杀,却接连被步槊顶在锋刃前殒命,远处,看着引以为傲的的部族勇士陷入困境时,世季乎突埃斤再也按奈不住心底的躁动,他抽刀准备喝令,却被纳牙波澜达拦下。

    “我的兄弟,冷静!”

    世季乎突看来纳牙波澜达一眼:“你难道没看见我部勇士…”

    “看到了,但是…”纳牙波澜达顿声:“主儿乞在消耗我们的部族实力,同样的,以我们部族勇士的血換来主儿乞的失位…不也是我们的目的?兄弟,这笔帐孰轻孰重,你应该明白…”

    纳牙波澜达说完,专目望向主儿乞的阵列,在那面雄狮旗帜下,立窝木克汉傲居挺立,在他孑然雄阔的威压之下,似乎整个草原都是他的囊中物,殊不知在主儿克、主儿多蛮骑倒在夏兵刀下时,苏门达圣对他眷顾已经在悄悄消失…

    “殿下,斥候来报,秦懿统率全军已经很和主儿乞拼起来了!”

    距鬼嚎坡战场三十里处,东州军营盘内,景俞天来回踱步,当这条战况入耳时,他神色一紧,感慨叹声:“大厦边镇,秦世英杰…秦懿这头老虎果然不同凡响,时至此刻,还在为父王进忠,为大夏进忠,我若得其一二,世子怎么不归我?”

    随后,景余天叱令东州兵万余将士:“大夏威杀,此刻已出,尔等随我驰援鬼嚎坡!”

    ‘噗噗噗…’

    兵刃撕裂皮肉,血喷惨叫,环顾方圆数里的战场,到处都是残肢断臂,一个多时辰的搏战,主儿克、主儿乞应敌蛮骑不断倒地,而辽源先锋列的御卫、重甲也损伤十之二三,那苍茫的雪地在鲜血浸透下早已刺目摄魂,腥涩的味道更是如寒风般不断冲击人的头颅,让其不知生死所以然。

    时至此刻,右翼战场的主儿克、主儿多部数千勇骑和蛮兵已经被先锋列彻底分割击溃,余下千余蛮骑还在苦苦支撑。

    中军营内,秦懿盯着战场局势,眉目时而舒缓,时而紧皱,当袁少峰的狼字营冲到蛮兵的中位时,他发令旗手,旗手当即踏步上去,高举帅旗转向,正在绞杀蛮骑的何叔桓看到此景,即刻止停步槊队的冲击速度,那辛訾,徐宁二人更是收缩军阵,以突进蛮兵阵列回撤的袁少峰所部为兵锋,呈倒葫芦的军阵反杀,将被困的蛮骑居中压迫,使其聚成一团。

    看到此景,立窝木克汉稍有困顿,夏兵放着全面冲杀不行,反倒放弃兵势优势,放回主儿乞、主儿多的蛮兵步卒,这时什么意思?

    在这疑惑中,立窝木克汉进而听到一阵更为急促的号角从辽源军方向袭来,旋即,辛訾、徐宁从葫芦军阵的两个对向位全部冲进,袁少峰、何叔桓更是合一居中,也就半刻功夫,这支被拦腰截断的蛮骑便被先锋列给吞噬了,当袁少峰、何叔桓两支步卒队冲出蛮骑列后,那长枪、步槊的尖端竟然挑起了一个个滚圆血淋淋的脑袋,再看那些蛮骑尸首,早已变成无头鬼。

    对此,世季乎突面目狰狞,血涨全身,就在他抽刀发令瞬间,纳牙波澜达再度横身纵马,拦在世季呼突面前。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的兄弟,忍耐,一定要忍耐…”

    “我的族人被屠戮,我部的荣耀再被人践踏,你到底要我忍耐到什么时候?”世季呼突怒声,若非两部已经结下盟约,恐怕他的弯刀已经砍向这个接连阻止自己的家伙!

    当蛮骑的阵列中再无抵抗,当何叔桓的步槊队血染满身迎面伫立,向主儿乞炫耀自己的强大时,主儿乞阵列方向竟然出现了躁动。

    “立窝木克,你想要消耗我们的的实力,但是我们以数千人的性命还来部落的靠拢,你可想到过?”

    纳牙波澜达暗自说着,视线中,蛮兵左翼耶罗坨和亚里木焰部阵列后,那些臣服主儿乞的奴族部就像风吹水波一样,起伏不定,其中的低言碎语就像飞石般冲进立窝木克汗的耳中。

    “你们看到了么?可汗竟然坐视右翼草原弟兄亡命?”

    “主儿乞、主儿克、主儿多三部不是兄弟部落么?既然同为黄金家族的血脉,为何可汗大人不号令冲杀?救下黄金血脉兄弟?”

    “可汗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受苏门达圣指引,带领草原兄弟,南下寻找雄鹰荣耀,掠夺财富,可现在竟然坐视居上,任由夏人骨头宰杀我们草原弟兄…这简直不敢让人相信!”

    随着奴族部落的躁乱低声越来越大,立窝木克汉已经发现其中不对,望着远处那杆秦字大旗,在看看稳如磐石的主儿克、主儿多蛮部阵列,立窝木克汉额头不觉得的蒙上一层冷汗。

    “可汗,这是主儿克、主儿多的计策,他们要用自己的族人的鲜血激起部落中对可汗的抵抗苗头!”

    霍长山急声,立窝木克汗凝视一望,旋即放声叱令,身旁,角手奋力吹起号角,闻言此声,左翼的亚里木焰部当先出列,两队千人骑冲着辽源军左翼杀去,耶落陀部更是平铺跟进,刀向耀武扬威的辽源先锋列。

    “这些草原混账…”秦懿低骂一声,旗手令下飞骑营,早已忍耐到极致的秦宇至即可率领飞骑横向冲入战场,迎击亚里木焰部轻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