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二章阳谋之战2

    “我的兄弟,你我以黄金枪为誓约结盟,故而我想要提醒兄弟你一句,此战过后,主儿乞将从黄金家族可汉之位落下…所以在大业荣耀之前,切莫再乱言!”说罢,纳牙波澜达催动部族勇骑,迎着辽源的先锋列部族压上去。

    战场中央,由御卫、重甲合一结阵的先锋部族见到数千勇骑袭来,辛訾心有慌乱,步卒冲击蛮兵,本就威胁巨大,可是他回听本军号令,其中的勇往直前绝对坚定,短暂的心魂沉寂下,辛訾咬牙喝令,阵列中甲胄交错碰撞,不过一息,御卫、重甲两支铁军快速分列,以辛訾、徐宁二将为枪尖由前向后,扩散开来,抵杀蛮骑。

    “徐将军,你说此番大战之后,我们还能活着么?”透过盾牌,辛訾没来由的道出这一句。

    徐宁沉笑数声,虽意应答:“生死这事,此番就看天吧…”

    ‘轰轰轰…’

    马蹄踏动,风吹雪消,当主儿克蛮骑冲到百步以内时,徐宁即刻高呼,瞬间,御卫将士与重甲将士以盾挡身,长枪、月牙刃探盾挺立,见此,那蛮骑由首位出快速分开,好似江海分流,左右同上杀来,同时这些个蛮子抽弓搭箭,对着御卫、重甲阵列平射。

    一瞬间,箭撞铁盾,发出沉闷的声响,饶是一些阵列将士放声怒嚣,以此发泄心中的燥怒。

    在蛮骑掠阵向后,快速袭杀而过,徐宁、辛訾二人不断高呼,看似薄弱可摧的阵脚到底坚守在原地三尺之内,大约蛮骑平射两合,整个蛮骑已经掠阵擦着这两支步卒阵列外缘向阵尾冲去。

    见此时机,辛訾、徐宁同时顶身一扩,步族阵列迅速外压数丈,就这突然的惊变让主儿克蛮族冲杀节奏一乱,还以为这些夏兵们要搏杀上来。

    殊不知,在两支步族军列中,彭基的强弩营也夹杂一校千人之力,有了御卫、重甲将士的外顶扰蛮态势,这些弩手借机还以平射,八十步的距离内,连击弩三连直射让蛮骑的皮甲无可抵抗,一时间,蛮骑落马不计其数。

    有了这突然的压制,辛訾人燥,即刻持斧携势,冲压上去,结果远处一阵抛枪雨幕迎头袭来,御卫将士一时不慎,前列倒下数百,进而使得尖端阵列出现缺口,而辛訾也受了伤,但他强硬的抽刀斩断穿透甲胄、刺入肩头的短枪枪杆,痛楚崩裂,咆哮怒喝,辛訾张目远看才发现,在主儿克、主儿多部的蛮骑之后,还跟着一些马奴兵,这些马奴家伙个个都是短枪飞石的好手,如此阴招让先锋列吃了个大亏。

    ‘呜…’

    战况已经胶着,主儿克、主儿多阵列本队响起角手呼嚎,在两支骑队后,一群群的部族蛮兵抄斧顶盾冲来,目标直指御卫阵列的缺口处,妄图进一步扩大战果。。

    “聚拢压阵,聚拢压阵,两翼扩展,两翼扩展…不准退,都不准退!”

    蛮子的攻势让徐宁大吼,在他身后,锥形盾墙阵快送扩散,变化作倒向月牙阵,如此一来,就将刚刚冲向阵尾的蛮骑与后部分割开。

    那霍长山见到此景,当即出言:“可汗,辽源军要围杀右翼冲入阵列的蛮骑,要立刻增援,冲破辽源先锋列,灭了他们的胆气!”

    对于这些,立窝木克汉面沉如水,毫无反应,而右翼部族阵列中,世季呼突埃斤与纳牙波澜达埃斤也都瞧出战势不对,那世季呼突额头上更是蒙出汗水。

    “我的兄弟,辽源军阵厉害,部族勇士攻杀困难,是否暂歇攻势?”世季呼突埃斤低问。

    “不!”纳牙波澜达硬声:“想要成就荣耀之名,牺牲必不可少,我的兄弟,我要让立窝木克在这一战丧失他之前所的的雄鹰威名。

    话落,纳牙波澜达目露凶光,死死看向胶着不堪的战场战势,恍惚中,他看到的不是部族勇士倒地,而是一张无形的大口在吞噬着雄狮旗帜……

    当主儿克、主儿多蛮兵冲到进先锋列五步的位置时,先前的蛮骑已经被重甲营拦腰截断,至此,御卫营的缺口就成了唯一的冲杀点,但让蛮子想不到的是,在御卫营阵中,除了混杂强弩兵外,竟然还混着狼字营的长枪兵。

    由于袁少峰这些狼字营的悍兵甲胄颜色颇深,远远瞧去,并不入眼,如此看来,御卫营仿似失误的莽撞行径压根就是刻意诱敌。

    五步,三步…一步…‘轰’的一声沉闷,蛮兵冲撞在狼字营这块铁板上。

    ‘噗噗噗’的长枪入肉声是那么刺心,且狼字营的长枪兵以枪阵出列顶上去的瞬间,辛訾也带着御卫将士彻底压上,瞬息之内,两相冲杀变成单方的碾压,那些蛮兵虽然勇悍,可并不像夏兵进退有致,且狼字营前列将士已经舍弃九尺长的尖锥矛,抽出横刀,跃阵而出,斩杀那些哭嚎的蛮兵。

    “可汗,不能让辽源军夺得兵势,否则他们就会有无穷的后劲!”霍长山被战况变化折磨的焦急万分,可立窝木克汉依旧沉入坚冰,全然视霍长山如空气,在他心底,他又自己的打算——尽可能消除两个兄弟部落的实力,稳固雄狮旗帜的存在。

    辽源军中军营,秦懿盯着右翼战况,直到夫如贞急急赶到近前:“老帅,东向河谷有数千蛮骑!”

    听到这话,秦懿冷笑:“这些蛮子也学会埋伏了,但老夫就算没了铁骑营这个精锐后手,也不是尔等可以应对的,传令,何叔桓统率中军步槊队上去,半个时辰内,把那支不长眼的蛮骑给老夫灭了。”

    “老帅,蛮子可是在东向兰河谷有数千伏兵,且我军兵力已然不抵蛮子…万一!”

    “你没有听到老夫的话!”

    秦懿低喝一声,夫如贞别无他法,只能去调遣军令。

    三声号角,中军营先锋将何叔桓一声大吼,三尖两刃刀高举天杀,望着百十步外的混乱搏杀,他带着本部两千步槊军直冲主儿克、主儿多的蛮骑杀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