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一章阳谋之战

    顿了一息后,韩明振笑声散去,景禹恪也斥退众侍女奴仆:“先生,接下来,本王该如何走?若以秦懿心系大夏的根子,这辽源军…此番不管胜败如何?怕都是溃灭在即啊…”

    “殿下能够看到这一点,老朽心下畅慰,想当初骁武皇成军,陛下就是为了平衡军系,只因情势变化,骁武皇成就低微,不入军行大流,这辽源一灭,忠根的保皇派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介时就是大夏纷乱之始…说句心里话,老朽很想知道齐王殿下的中都军与秦王殿下的河西军孰强孰弱?”

    闻此笑言,景禹恪摇头叹息:“先生,三句正型不过,你又说笑了,当务之急,是本王该怎办?难不成乱云飞起之时,本王也要进入那燥人的漩涡中?”

    韩明振摆手摇头:“殿下无忧,关于殿下的路途,老朽只有四句话!”

    “敬请先生?”

    “远遁江南,潜心磨砺,只待星移,兵进中都!”

    景禹恪听完暗自思忖,旋即发令:“来人,去寻狄若峰!”

    兰河谷东向西进之地,中路军面对主儿乞、主儿克的接连攻杀,早已疲惫不堪,若非辛訾、徐宁、彭基三将军阵攻防娴熟,麾下将士骁勇善战,此刻怕是已经败中溃散了。

    随着蛮子又是一轮交替攻杀,辛訾的御卫营阵列险些被撕开,结果东州援兵出人意料的赶到,而驰援将领史宝河更像野牛般直接冲入蛮兵阵列,见此情形,纳牙波澜达埃斤即刻撤退,世季呼突埃斤从中嗅一股味道,却无法探得,且主儿乞传来部落集结的命令,于是双方暂且休战,得来一丝喘息。

    中军营中,辛訾、徐宁、彭基三人率残部回来,当秦懿下令决战鬼嚎坡时,三将先是一愣,旋即明白其中的深意,唯有东州兵将领史宝河粗声质问:“老帅,我家殿下让俺驰援于你,可没说让俺继续和你全军突战!”

    “殿下的情分,老夫心领,至于接下来的决战,老夫奉劝齐王殿下离得越远越好,面的伤及自身!”

    秦懿冷热不明,驱走史宝河,末了他道:“尔等听着,眼下,蛮兵势大,辽源势小,但老夫从不认为辽源军会败给那些畜生,老夫已经摆下阳谋之略,那些蛮子不打也得打,打了还要惨败,这就是老夫的所有想法,如此,老夫在这恳请各位将军拼命效死力,为大夏,为辽源军战这最后一仗!”

    “什么?”当史宝河把消息带给齐王后,齐王及时反应过来,这秦懿看来是下了死志,只是蛮兵势大已成定局,若缓而行之,还有胜算,秦懿的军略也能慢慢开展,可他为何要这么急的决战?

    “殿下,末将斗胆一猜,秦懿怕是自己出了问题?”李默然上前一步。

    齐王疑声:“你是说他自己的身子骨?”

    “没错!秦懿已经六旬靠中了,否则完全说不通运筹帷幄强于心的秦懿放弃阴谋军略,痛杀蛮兵,反倒以阳谋**为诱饵,勾引蛮子必战不可!”

    齐王听到这些,来回踱了数步,此时已经十二月底,按照往年的季节气候,在半月之内,新年伊始到来,北疆必将还有一场入新暴雪,那时,大夏未来五年的境况将会在此刻埋下种子,介时大夏是风云变幻,安然无为,还是风气云涌,天灾**,就只能看眼下这一场血战了!

    鬼嚎坡,黄金家族主儿乞部兵出辽丘,列阵在此,威然的金色雄狮旗帜随风飘荡,恍惚间似有侵吞大夏之势,在其左翼,耶落陀部与亚里木焰部勇骑横立,蠢蠢欲动犹如洪水,即时可发,后面,奴族部落集结万余勇士,蓄势待发,准备为黄金家族的旗帜点缀上自己部族的荣耀。右翼,主儿多与主儿克部集于一阵,大眼横扫,可以发现两部落与主儿乞的阵列明显差开一个骑列。

    “可汗,世季乎突与纳牙波澜达在搞什么鬼?”觉察到蛮兵阵列的异样,那可儿哈尔巴拉粗声,身前,立窝木克汗大眼扫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旋即他将注意重新放在对面的辽源军上。

    数里之外,辽源军列,右翼先锋位,由御卫、强弩、重甲、狼字营的残兵在各自将军的统率下合列为一,虽然看起来有些势弱,但是那股子压抑搏杀之气让蛮子不可小视。左翼突骑位,秦宇至统率飞骑营严阵以待,那一杆杆明亮的尖锥枪让人心寒,或许在那一秒,它煞白的光气就会没入身躯,带走人命的暖热。而在中军阵列,秦懿亲率中军营稳压阵基,且一杆辽源镶旗霸气凛凛,一杆秦字边镇家旗威压不可侵。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蛮军阵列逐渐散动,一些部落的勇士已经心生焦躁,见此,秦懿帅旗挥动,旗手纵马奔向左翼。

    闻听鼓手旗令,辛訾、徐宁二将当即率部出阵,向主儿克、主儿多部的阵列奔进。

    主儿乞部,立窝木克汉看着这些残而不败,败而不弃的夏兵,戏虐咒骂:“这些夏人骨头,果真死硬到底!”

    “可汗,还是小心为妙,若夏人是硬骨头,那辽源军就是一块铁毡,但凡大意轻敌,都有可能崩了獠牙利爪,让勇士们变为奴隶尸首…”霍长山警言。

    结果立窝木克汉冷笑数声,完全不屑霍长山的话,待辽源先锋列快逼近战场中央时,立窝木克汗才命身旁角手吹嚎,同时叱令主儿克、主儿多部应战,当他注意到辽源先锋列全是部族来袭时,他问霍长山:“你也是辽源的将军,以你们夏人的军阵韬略来看,此番我以战骑应对,蛮兵后突,绝命于辽源的那些败兵步卒,可有几分胜算?

    对于这话,霍长山阴晴不定:“末了才道,本将还是那句话,辽源军,就是一头老虎,即便沉睡,也会苏醒,所以…千万不可小视!”

    蛮兵阵列右翼,主儿克、主儿多部听到可汗示令,世季呼突埃斤当即咒骂一句:“这个混账畜生,还想借搏杀来消耗我部的实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