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八章风云变幻2

    “都尉,你听?”

    正在行进的哥舒达勒马急停,身旁小校面色不定的看向身后,那沉闷的声音由远及近,就似轰雷般快速袭来。

    “不会是雪崩了吧?”

    小校牙齿打颤,乱言即出,不待话落,就看到百步外的河道谷中出现一骑,那骑兵全身黑色重冥恺,一杆亮银枪擎天凛凛,哥舒达牟子紧缩,当即呼啸:“该死的,是铁骑营…”一息之后,数不清的铁骑已经随李天冲杀来。

    “该死的,这群混账怎么会在这?武原到底在做什么?”

    哥舒达急声大喝,可是荒山雪地,鬼才会回答,且哥舒达还不知道,他口中的武原已经在一天前死于李天、林秀的突袭下。

    “不准慌,都给老子稳住!”

    哥舒达大吼,只是铁骑未近,在河道谷另一侧,顺着坡谷雪林绕到前面的赵源、黄齐也率领轻骑也冲杀来。

    至此,哥舒达的麾下轻骑们再也按耐不住心底的恐慌,四散奔逃,哥舒达怒骂抽刀,斩落数个从身边奔逃的部下,但根本压制下如野马惊群似的麾下。

    忽然一声虎吼袭来:“哥舒达,你这混账畜生…背叛辽源军,背叛老帅…今日我铁骑兵锋定要为辽源军清除你这毒瘤,纳命来…”

    寻声望去,李天黑甲黑尾棕,就像一头发狂的雄狮咆哮袭来,在这瞬息间,哥舒达心魂一颤,甚至握刀的手也不由的颤抖起来。

    “你…你…”

    望着快如闪电的铁骑,哥舒达大口喘着粗气,梗着脖子抽臂挺刀,抵挡上去,但是银光袭来,枪锋破刃,仅仅一个过身,李天以雄狮扑兔的将杀之气把惊慌失措的哥舒达从马上挑落。

    见到都尉落马亡命,那些骑兵眼看逃脱无路,纷纷下马求饶,对此,赵源、黄齐率部后撤,将这些跟随叛将的杂碎们围在中间的雪地上,但李天心恨这些叛徒,就是这些混账,险些要了他爹的命,而他大哥李啸,至今无音。

    “噗噗”接连数声沉闷,李天已经将数名跪地求饶的家伙捅杀,十几步外,林秀看到这里,心里颇有不忍,对于蛮子,他可以下令斩首留其脑袋,可是对于同为夏人的将士,他做不到手刃这些已经投降的汉子。

    “景允兄,够了!”

    林秀大喝一声,可是李天已经被愤怒冲红了眼,他枪出如龙,风起雪追,那些个投降跪地的汉子们见状纷纷躲开,却被周围的铁骑以枪顶身,硬顶了回来。

    “你们这些畜生,杂碎,背叛辽源军,背叛老帅,你们该杀…你们该死…”

    李天叫骂不止,也就几个呼吸,又有数名叛将部下被他送下地府,林秀无法再容忍,当即拨马上前,在李天又一次挺枪突杀时,他抽刀斩水,横砍上去,李天一个不妨,枪锋被横刀破开,随即弹落于地。

    “林秀,你要做什么!”李天怒然质问,身后,铁骑旋即回锋压上,见状,赵源、黄齐、李虎这些人怒骂:“你们这些家伙要做什么?难不成以为我们怕你们?”

    瞬息的变化让先锋轻骑与铁骑剑拔弩张,但林秀沉声压下赵源等人,冲李天道:“你哥受袭,你爹受袭,是这些叛将所为不错,但他们已经接连死在你的枪下,这些兵没了龙首,不过是夏兵而已!你若将他们斩尽杀绝,岂不是和蛮子无异!”

    听到这话,哥舒达的这些部下纷纷跪地请求,一小校模样的人跪地上前:“将军明鉴,从头到尾都是哥舒达、武原、霍长山这些家伙搞得鬼,他们是将,我们是兵,我们不从,他们即刻就会杀了我们啊…眼下哥舒达已死,我们愿意归降…我们愿做将军的马前卒…”

    “求将军饶命…”

    看着此景,李天只觉的有股火热气息憋在胸口,上不出,下不进,约有三息功夫,李天才出声:“林秀,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你,你到底是迂腐,还是愚蠢?”

    “迂腐也好,愚蠢也罢,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夏人!”

    鬼嚎坡北向,霍长山掌控鹰字营后,接连出手对辽源军、东州兵发动莫名袭击,一时间辽源军下列各军败退不断,东州兵的将士也鹰字营的突袭而对辽源军怒火满腔。

    几天前,狼字营统将袁少峰统率轻骑暗中盯查鹰字营,结果自己刚刚离营,狼字营营盘就被攻陷,知晓此消息后,袁少峰险些气的吐血,旋即,失去理智的袁少峰统率两千轻骑不顾一切,直奔鹰字营,只可惜霍长山早有准备,且蛮兵耶罗坨部也派出数千勇骑,与鹰字营联手,前后夹击,将袁少峰围在鬼嚎坡北面的雪林中。

    但袁少峰宁死不详,奋力拼杀,最终只带百骑逃出,耶罗坨勇骑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被追上,中军营的秦宇至亲率飞骑营至此,一战退敌,救下袁少峰。

    当袁少峰带着残兵败将回到中军营后,面见老帅,一言未出,已然痛声哭泣。不成想对于狼字营的溃败,秦懿并未有太大触动,似乎眼下的境况早在他的预料中,接着,秦懿先是命秦宇至带领飞骑营将鬼嚎坡北向的蛮兵逼退三十里,让后命高崇涣率本部将士直冲鹰字营,霍长山闻知中军营杀来,当即撤兵北进鬼嚎坡,只可惜历甫中途生变,逃脱出来,与高崇涣相合,一时间,霍长山撤退不利,损兵千余。

    眼下,看着跪在雪地上的袁少峰,秦懿老而不弓的身躯挺直,立在一步之位:“站起来!”

    “老帅,末将有愧老帅教导之恩…”

    “站起来!”秦懿沉声,虎威四散,袁少峰这四旬大汉抽泣直身,跟着秦懿缓声但劲力十足的叱令道:“你的狼字营虽败,但人未亡,现命你统率狼字营残兵为先锋,即刻随中军营攻杀鬼嚎坡!”

    听到这话,袁少峰回身看去,副将安达带着狼字营的两千残兵伫立在风雪中,短暂的沉寂之后,袁少峰硬声接令,毫无顾忌的带着残兵向鬼嚎坡进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