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七章风云变幻

    “叛逆?”齐王神色稍静。

    “殿下,末将有八成把握,这鹰字营绝对是叛将之列,想那秦懿数月前坚守不出,任由蛮子肆虐北疆,而后又斩首麾下勇将,不外乎都是为了拔出这叛将毒瘤,可是到底他都没有成功,无奈之下,才出兵源镇,决战北疆!”

    “那现在怎么办?”

    “殿下…末将觉得,秦懿老帅行军一世,绝非平庸之辈,眼下这般全军冒进的疏漏,肯定有所深意,只因末将军略浅薄,暂时瞧不什么眉目!”说到这里,李默然略显惭愧之姿。

    齐王来回踱了数步,身旁近侍王俊也谏言:“殿下,现鹰字营已经反叛,必将给辽源军的其它军行营列带来麻烦,而我们既然猜不出秦懿的心思,就无需去猜,直接出兵驰援,和蛮子硬碰硬,即刻彰显大夏之威,又能向秦帅示好,让他麾下的将领看看殿下的大义勇悍,介时辽源军的那些将领如何不感恩于殿下?”

    “殿下,王俊言之有理!”李默然躬身请命:“此番末将请命出战!”

    齐王犹豫片刻:“李默然,你留在我身边,随时恭候调遣,史宝河,你统率本部将士再度驰援中路军!这次,不管叛将还是蛮骑,你都要给本王冲过去!不然你就自取头颅谢罪!”

    “末将领命!”史宝河得令离去。

    在兰河谷东向尽头,哥舒达追到草原,除了找到突利部达里忽极其族人的尸首外,根本没有之前轻骑和探子的影子,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原路返回,结果还未进入兰河谷,就撞见万余夏兵,而那旗帜正是骁武皇北进军的骧旗。

    “将军,发现夏骑?”

    “是林秀的轻骑队?”乌正疑声。

    “不是,像是辽源军的旗帜!”斥候说完,退到一边,乌正稍加思索,先命黄汉等人率部压阵,以防不测,自己则率亲兵迎了上去。

    眺目看去,哥舒达带着千余轻骑伫立在谷口处,乍眼一看,还真像林秀所部,但是那面风雪大旗却非是骁武皇的旗形。

    “都尉,他们列阵了,该不会发现我们?要打么?”小校心下无底,问哥舒达,哥舒达瞪了他一眼:“打什么?用我们这么点兵力去和严阵以待的家伙拼命,那是找死?蠢货,给老子闭嘴待在这!”

    哥舒达带着亲骑上前,距乌正二十余步时停下:“我乃辽源军,不知尔等何军?”

    “我等骁武皇!”乌正拱手应声,他扫了哥舒达一眼,总感觉哪里有些怪,却又摸不着那丝头绪,同样的,面前哥舒达也是心里又惊又慌,惊的是他突然意识到之前的夏骑并非军屯兵,十有**就是眼前的夏军,慌是他害怕眼前的夏将瞧出端倪,一旦开战,自己那点轻骑面对谷口处的万余夏兵,根本毫无胜算,再者这支骁武皇向西进发,出现在蛮兵东向,宛如奇兵,后果无法预料。

    哥舒达快速急思,让后道:“将军,我等追踪辽源叛将至此,却失了他的踪迹,不知将军遇到可疑的骑队没有?”

    “辽源军的叛将?”乌正惊讶,在他印象里,辽源军一直是大夏的军行顶峰,怎么会出现叛将?在乌正神思变化中,哥舒达稳着心绪继续道:“说了惭愧,谁也没想到会出现在这种事,辽源铁骑营乃我军精锐,却因将领一意孤行违令,老帅惩治下来,那将领竟然怨恨,转身背夏,投靠蛮子了,我等已经追逐数日,皆不见其踪迹,此番将军授命北进,定然是驰援辽源、东州兵,血战蛮子,所以一定要小心叛将铁骑军!”

    “多谢辽源兄弟惊醒!”乌正抱拳回礼,哥舒达不再多言,带着麾下堂而皇之进入兰河谷向西奔去,待哥舒达远去,黄汉疑心:“将军,我怎么感觉不对劲?”

    “什么意思?”

    “这支骑队可是从北面来的,方才末将注意到他们的马蹄上都沾满学渣泥浆,不知怎地,末将感觉他们才是叛骑?”

    “这…”乌正没有注意,此时再看去,那哥舒达率部已经没了踪迹,乌正仔细琢磨后,道:“全军西进,保持警惕,不管刚才那支骑队是不是叛将,有一点可以肯定,辽源军陷入困境了,而这正是我们骁武皇北进军大展身手,扬名北疆的时刻!”

    “奶奶的杂碎,吓死老子了!”

    脱离威胁后,哥舒达暗骂一句,身后的小校想了想道:“都尉,照此看来,除了辽源、东州二军外,这骁武皇也横插一腿!”

    “横插一群废物!”哥舒达想着之前骁武皇一军、二军的溃灭,不屑道:“眼下我们要尽快赶回营地,将这个情况告知霍将军!”但是哥舒达没有想到,在他途径的雪林中,林秀、李天早已在暗处等待。

    “仲毅兄,你怎么猜到这叛将会从这里出现?”李天紧了紧手中的亮银枪,只待冲杀,林秀冲赵源、黄齐二人示意,二人当即带着本部顺着雪林小道向西行去,尽可能将哥舒达围困在此。

    “草原雪停,但风大,我们的痕迹很快就被雪屑给掩埋,那哥舒达心记你这个探子,肯定会来追,但追不到是一定的,往北,是草原,往西,是辽丘,可他终归是夏将,贸然进入辽丘地界,那些蛮子可不会迎接他,进入草原?除非他是个傻子,所以他只能原路返回,从兰河谷东向河道进入!”

    说完,林秀抽出横刀,冲李天沉言:“景允兄,你觉得你爹说的是真是假?”

    本来还性情激愤的李天瞬间沉默,半晌才开口:“仲毅,其实在书院时我们就畅言过这些,大夏,胜极数百年,也该到了转命垂败的时刻,但是,我李天的命运,李家的命运绝不会让世命般垂败下去!”

    话落,李天拍马奔袭出去,林秀咬唇吃痛,尽可能让自己的心绪冷静下,毕竟李谬那句话太过骇人——辽源军溃,北蛮撤退,陛下西去,诸子争雄,大夏将风起云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