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六章叛将暗流2

    ‘噗噗噗…’

    月牙戈突进斜刺,刹那间,明光闪过,数不清的蛮子被月牙戈没入胸膛,在血溅惨叫中,徐宁目瞪如牛,咆哮呼呵,百名重甲将士发力收戈,带有血槽倒钩的月牙戈直接将蛮子的身躯扯碎,在骨碎肠出的搏杀中,这些蛮子接连哀嚎倒地,但重甲将士视而不见,依旧踩着战列点继续虐杀。

    在‘踏踏’的阵列踏步前攻声中,那些倒地的蛮子还未爬起逃走,就被一排排重甲将士踩身走过,踏成肉泥,即便偶有不死的,也被后列的甲士一刀斩头,送去见了阎王。

    “混账,那群主儿乞奴部在做什么?怎么把右翼的夏兵放进来了?”

    主儿克埃斤世季乎突看到这些悍兵之后,急声大骂,按照主儿乞的命令,他们要以优势勇骑的机动力将辽源军的各个营军拖在各处,活活耗干辽源军的有生力量,可是现在,中路右翼缓战的重甲营竟然突破了北草原小部落的袭扰围杀,一旦让他们这些营军合一,那主儿克部的攻杀压力就会骤增许多。

    就在世季乎突大骂的功夫,徐宁已经统率两千重甲将士冲破了主儿克部的蛮兵阵列,而在西向百十步外,诸遂风也带着千余御卫将士冲过来接应,看到此景,世季乎突额头青筋暴凸,他奋力呼嚎:“木花黎,立刻率勇骑掠阵,冲散他们!”

    木花黎拨马出列,旋即一支两千余勇骑朝重甲营列的后军杀去。

    见此,徐宁冲裹在重甲营后列的强弩营将士道:“抛射蛮骑,守住阵尾!”

    在这呼啸下,与重甲营合一撤退至此的强弩营将士抽弓抛射,将侧翼百十步外的蛮兵阵列给彻底搅乱,一时间将重甲营周围给彻底空荡出列。

    木花黎见了,呼嚎压上来,殊不知这是强弩营将领、上骑都尉彭基刻意设下的军阵陷阱。

    没有蛮兵的围压,这支蛮骑就像一支独狼,将自己暴漏在重甲营列外围,待蛮骑冲杀到八十步左右时,彭基呼呵,瞬间,压在重甲营阵尾的强弩营弩兵齐放连击弩,在‘砰砰’的弩弦震荡中,几千只弩矢形成一面矢墙平盖上去,只把蛮骑射的抬不起头,在这般弩杀下,无法前进寸步的木花黎只能拨马回撤,不然他就要变成刺猬去见苏门达圣了。

    一刻之后,重甲、强弩二营摆脱主儿克蛮兵的围杀,与诸遂风相合,退进了已经破烂不堪的御卫营盘,辛訾看到徐宁、彭基二人,心情激动,热血满腔。

    “徐将军…彭将军…我以为你们…”话到一半,辛訾不觉的语断。

    徐宁从诸遂风手里接过水袋,灌了一口道:“我等老兄弟命硬的很,没那么容易死…”

    “不过损失惨重!”彭基叹声:“三天前,我营按照老帅命令进至鬼嚎坡南向山坡驻营,严守鬼嚎坡东向,谁成想西向蛮兵来袭,可他们围而不攻,结果次日,鹰字营轻骑来援,我便放开营门,谁成想…”

    “鹰字营?历甫不是率部在北向,如何去得你营盘?”辛訾大惊。

    “历甫,这个叛徒!”徐宁怒骂一声:“强弩营被鹰字营轻骑骗开营门,直接被后面的蛮骑给冲杀的险些溃灭,亏得我重甲斥候在附近,我便派兵援助,结果救下强弩营,我的重甲营盘却被蛮骑攻破,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且战且退,向老帅的中军营靠拢!”

    “唉….”闻之徐宁、彭基二人情况,辛訾叹息:“也不知道此番大战后,我等何去何从?”

    徐宁皱眉:“你这是何意?辽源骁勇,眼下是因为鹰字营的背叛黑手才落此境,但蛮子想要以此战败我们,还早着呢!”

    “兄弟,此战胜了,也是败,败了,就无路可退,难不成你还没发觉,为何老帅突行险招,全军压上?”

    “为何?”彭基不解。

    “老帅是为了一举重伤黄金家族,尽可能的把那些蛮子消灭在此地,灭了他们窥视大夏的野心,别忘了之前老帅斩首的几名将领,他们因何而死,勾结中都皇子朝臣,徐宁,你最清楚其中的隐情…”

    辛訾一语中底,让徐宁面色煞白———“难道是世子风流?边镇不稳,大夏根基动荡?”

    听着这些,彭基思绪愈发清晰,望着远处蠢蠢欲动的蛮子,他长刀驻地,恨从心生:“原来如此,老帅是为了陛下,为了北疆的数十年的安稳,才行此军略,只是历甫那畜生够能忍的…老子若见了他,必把他剥皮碎骨!”

    ‘呜呜…呜…’

    蛮嚎响起,杀机涌动,辛訾、徐宁、彭基三人纵然知晓老帅的心思、辽源军的未来,可是身后的骧旗和大夏将士的勇悍信仰让他们不能撤退此地,随着战刀拔出,以重甲营为冲杀尖锥前列,御卫营反冲两翼,强弩营居中调射,这三支悍军将士再度与主儿克、主儿多部的勇士撞在了一起…

    鬼嚎坡北向,狼字营溃败撤退三十里,安达带着溃兵勉强守住营旗,在他们东南方向的林中,鹰字营统将易位,霍长山为了达成目的,不顾一切的在辽源军营军列下作祟,历甫被囚禁后,他分兵行之,先是诱引击溃强弩、重甲营,跟着把东州兵驰援中路军的史宝河部战退,随即又马不停蹄的派遣亲信告知黄金家族,东向兰河谷内铁骑营所在无影,要小心防范。

    东州兵营盘,史宝河败退而归让齐王景俞天意识到战况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殿下,史宝河将军受袭,损兵三千,已经撤回!”李默然急声禀告,齐王闻之火气四溢,抬脚将矮案踹飞。

    不多时,史宝河入账觐见,他粗声愤慨道:“殿下,袭击末将的是辽源军鹰字营的轻骑,那些该死的孬种!”

    “鹰字营,他们到底想做什么?秦懿难道想通敌谋反!”

    “绝无可能!”李默然随即开口:“秦懿若要反,十年前就反了,何故拖到此时?末将猜测,这鹰字营之所以袭击我部,肯定是私通蛮子的叛徒,殿下,别忘了数月前北蛮南下时,辽源军之所以不出的根由就是秦懿在追查军中叛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