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五章叛将暗流

    “是不是人又有什么区别?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只不过是为自己生途着想…”武原戏虐不屑道:“李将军,中都那些个朝臣居高堂享乐,何时顾及过我等?眼下众皇子又争位夺势,老皇西下暮年,踌躇不定,本就四大军系,为何要建立什么骁武皇?不就是权心不减,妄图拱卫皇权?介时他亡,大夏必将混乱,与其跟从某一皇子相互攻杀,做哪屠夫之人,不如现在就做恶人将,与北蛮约定做一草原埃斤,躲个自由自在,李将军,事已至此,不瞒你说,两日前,我在这西向河道谷里截杀了你的长子李啸…”

    “什么?”李谬听之血气上头,短暂失神之后,摔落马下。

    “你这畜生…你…你不得好死…”李谬缓息,抬臂怒骂,只可惜他血气攻心,伤及肺腑,倒在雪地里起不来了,武原见劝说无望,便不再废话,直接下令,身后,十几骑冲杀上来。

    “嗖嗖…”急音袭来,这十几骑还没有冲到跟前,就被羽箭射杀落马,武原扯缰定神,四目看去,李天率领铁骑从后面的林雪谷道中冲出来。

    “叛徒贼子,休伤我父!”

    怒吼之下,李天血目通红,策马如狼,飞奔之下,武原大惊,不待他反应过来,李天已经奔至近前,银枪流光,千斤压顶,直接将武原挑落马下,其麾下轻骑也被铁骑一股冲杀解决。

    “不可能,你们何时绕到此处,整个河道谷我都布下了斥候…”

    武原从地上爬起,惊声大吼,且在铁骑之后,林秀也率轻骑冲出雪谷道,一时间,整个雪谷道及雪林空地上全是夏骑,那股子威杀气势直接将武原压至谷底。

    林秀身后,李虎拨马冲出,他早就听到武原刚才的话,故而怒生于胸,奔至武原近前,李虎冷目挑声:“你这叛将混账…”

    “你…”武原急音未出,李虎已经甩臂抽锤落下。

    ‘噹’的一声沉闷,刚刚起身的武原挺棍抵挡,却被李虎山崩之力再度砸飞。

    “留他性命!”

    数步之外,李天刚刚护下李谬,瞧见此景,急呼一声,李虎侧目瘪嘴,拨马转身,那二度砸落到武原脑袋上寸毫许的刺锤急中停下:“哼…叛将畜生,留你狗命!”

    由于李天、林秀突然出现,武原抵挡不下,所部百人直接溃败,甚至连逃回报信的人都没有。

    “起来…”

    一声怒喝,武原被人从地上揪起,此时的他再没有先前嚣张狂妄的模样,李天盯着他,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饶是李谬心念辽源军,心念秦懿老帅,他在亲兵搀扶下,踉踉跄跄走到武原身前。

    “你这畜生…你们到底和黄金家族约定了什么?接下来鹰字营会如何对辽源军?如何对老帅?”

    “咳咳…”武原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李天和远处驻马而立的林秀等轻骑:“李谬,你到底藏了多少后手?还是说这些都是秦懿藏下的后手?”

    ‘咣’的一拳,李天打在武原脸上,武原支撑不下,一头栽倒:“你有何脸面问话于我等?说,你把我大哥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杀了他?”

    李天心裂几欲疯癫,饶是武原依旧那副败而不弃的样子。

    “李谬,我现在总算明白秦懿为何刻意全军出击了…将大军的东向空缺卖给黄金家族…用辽源军的虚无疏漏为饵…引出我们这些宵小…引出黄金家族的全军出击…但是黄金家族何曾不再引诱他?只要秦懿一倒,辽源大旗一倒…整个北疆再无悍勇之军,达到目的的黄金家族就会立刻北撤,所有的部落都会离开,给中都留下蛮子败退的结果…这般情况在中都的废物们看来,辽源军再次大胜,可实事如何?李将军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辽源军…根基枯朽…哈哈哈…”

    “够了!”李谬不愿想象之后的风起云涌,他怒嚎一声,抽出横刀,对着武原的胸膛劈下去。

    ‘噗’

    武原喷血倒地,至死他都是那副戏虐的模样:“李将军,你们…还有秦懿…无论此番胜败如何?辽源军分崩离析已经成定局…大夏的未来已成定局…你们…改变不了什么…”

    “畜生…你以为你是谁?我李家的命运,由不得你这畜生来妄言…”

    李天怒号,发力挥枪捅上,彻底封了武原的嘴。

    风,依旧寒冷,血,依旧再流,那一抹抹殷红浸透冰雪,留下腥涩的刺目…

    “将军…弟兄们伤亡惨重,不能在这么下去了…”诸遂风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向辛訾请命撤退固守了,可是每次辛訾都硬声驳回,从蛮军攻杀算起,他们已经血战一天一夜。

    “强弩、重甲营有消息传来?”在蛮子暂退空隙,辛訾低问,诸遂风摇头:“没有…”

    “唉….”辛訾叹息,远处,退去的蛮子再度集结前来,见此,辛訾起身,诸遂风当即呼呵,御卫营再度挺立抵挡,当主儿克部再度替换主儿多部继续进攻时,异样的号角呜呜传来,辛訾听之一愣,旋即大喜。

    “是重甲营那群混账,是他们…”高呼之余,辛訾看到蛮兵右翼方向,一支黑色的甲士洪流顺着河谷道向自己的营盘冲来,只是中间隔着蛮兵,且那蛮兵阵列在重甲营出现一瞬间就躁动起来,隐约还听到蛮子首领的叫骂。

    “快,结阵冲上,结阵冲上,接应他们!”辛訾急声,诸遂风当即带着一校御卫将士脱阵冲上。

    那黑色甲士阵列前,辽源先锋将、游击将军徐宁右手七尺月牙戈,左手虎头盾,身披双层重冥恺,宛若一尊山神雕塑,身旁,百人重甲卫以同样的装束紧贴合进,面对冲来的蛮兵,徐宁大喝,前列将士以盾交结,形成一道人形移动的盾墙,月牙戈探出盾槽横出阵列,就像一排绞齿。待蛮子冲进的十余步内,徐宁顶盾错位,月牙戈唰的挺刺上去,那些个蛮子不知道重甲军阵的厉害,纷纷冲撞上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