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四章四战横生6

    诸遂风缓了缓气:“将军,末将以为,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弩、御卫、重甲三营合防…”

    “合防?”辛訾摇头:“我们被蛮子这么围攻,他们定然也好不到哪去,现在只能期盼老帅有后手杀招!”

    ‘呜呜呜…’

    随着冲杀号角再度响起,主儿多部的勇骑和步蛮已经缓缓压上,看着这些牲口,辛訾挺身上去,宣花大斧驻地如山:“御卫列阵,宁死不退!”虎吼之下,身后的御卫将士跟着呼嚎,那一瞬间的威杀气势让纳牙波澜达埃斤心中一颤:“怪不得要灭了辽源军,辽源不除,北蛮何时能够南下!传令…冲阵!”话落,五千蛮骑分列如尖锥般捅进御卫营的弯月阵列…

    一望无际的旷野,厚厚的积雪宛如棉被将草地给盖得严严实实,离开草原南下以来,野狐埃斤拓牙达带领全部勇士走到北安所西北方向的湿地芦苇荡后,就再也不前进一步,他害怕走错一步,就把野狐带进深渊。

    眼下,拓牙达率领一万名野狐勇士在此驻营数月,只有窝阔统率数千野狐勇骑随青狼等南草原部落进入夏境掠夺。

    脱雅来到拓牙达身边,小声道:“兄长派人押回的食物我已经送回老营了,眼下大雪时降时停,冷的可怕,要么咱们回去老营吧!”

    “窝阔有消息么?”拓牙达摆弄着的篝火,自顾说着:“他若不回来,我们如何走?”

    “兄长和青狼等十数个部落一起,数万勇士,应该不会有事!”

    “脱雅,你还年轻,你不了解夏人!”拓牙达经历这一冬的摧残,看起来就像垂暮入土的老人:“夏人数量众多,虽然尔虞我诈,贪婪狡猾,草原人想从夏人身上夺取食物财富,可解一时之需,对于夏人不会有太大影响,可是若要侵占他们,后果就很严重,窝阔嫉恨那个兀立扎海的夏人,我怕他一时迷途!”

    “不会的,兄长他…”

    “脱雅,你哥哥和察台喇都是雄心之人,可是回顾草原,自古以来,没有一位可汗能把雄狮旗帜插在夏人的都城,且他们都亡于非命,而大夏依旧挺立…这一次,草原人掠夺应该见好就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刻意与夏人鏖战…窝阔他们独自进入大夏临襄腹地,就是雄心驱使,若非这般,早就该回来了!”

    “埃斤首领,埃斤首领,南面三十里外发现蛮骑,打着野狐…青狼的旗帜..”

    依扎兰匆匆赶来,大声回禀,拓牙达听了,起身冲脱雅道:“脱雅,我带人去接应窝阔,你立刻带着勇士们北向启程!”在野狐、青狼这些蛮子仓皇逃离夏境时,林秀、李天已经沿着草原边缘进入辽丘,以暗中穿插辽丘,绕过蛮子进入侧翼方向。

    “仲毅,你说蛮子为何不在大雪前带着掠夺所得离开夏境?反倒留在这里,刻意与夏军搏战?”对于李天的问话,林秀皱眉,思量片刻:“此乃蛮子的事,我无心考虑!”

    “无心考虑?怕不是这样吧!”李天笑笑:“仲毅,你可知道我在想什么?”

    “什么?”

    “我再想,若是中都那位陛下驾鹤西去,辽源军将会如何?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掉进冰窟窿一样,冷的可怕,我李家受秦帅恩佑,此番他陷入波澜之中,我们如何才能解救于他…这些蛮子,他们本可以北进离开,可现在却要不顾一切的辽源军拼命,无非就是想要走之前,捅烂大夏的北疆大门,待诸位皇子陷入世子大位,大夏风起云涌之时,秦帅无力,辽源不再,还有谁能抵挡蛮子南下?那时才是大夏危难时刻…”

    听到这些,林秀当即呆愣,扪心自问,他想过很多,可无非都是小身之境,与李天比起来,怕是要渺小的多。

    “不会…不会这么严重吧…辽源军…大夏北疆的勇悍之军…怎么会败?”林秀思绪混乱,道出这么一言,李天轻轻拍打着额头:“唉…你不懂,此番辽源军败或不败,都已无法改变…要不了多久,你就看到辽源军的下场…”

    说完,李天拍马前去,林秀紧紧跟着,进入辽丘之后,二人命麾下将士隐秘行进,务必小心蛮子,当他们从辽丘穿山而过,进入兰河谷时,老远就听到厮杀,李天当即派出哨骑,查探情况。

    东向西去的河道谷中,蛮骑、夏骑混杀一片。

    “将军,我们被围了!”

    铁骑小校冲破蛮骑搏杀,来到李谬近前,数个时辰前,已经两天,李谬还等待不来李啸的回告,就带兵顺着兰河谷东进,暗中寻觅那叛徒夏骑,驰援辽源军,结果在此与武原的轻骑相见,旋即发生战斗。

    武原轻骑虽有准备,可是面对两千余铁骑还是抵挡不行,就在溃败之时,黄金家族派遣数个奴部约五千勇骑到来,一时间,李谬的铁骑营攻守相易,成了瓮中的王八,左右不得生路。

    “该死的…若我早想到这些,如何还有这般麻烦!”李谬怒急交加,一口鲜血喷出,险些落马,那鹰字营武原在蛮骑的协助下,回军压上,在这雪林间的河道谷里,直接将铁骑营冲散,进而要夺了李谬的性命,为主儿乞黄金家主免了兰河谷东向夏兵威胁。

    但李谬终归是秦懿手下的一员老将,铁骑营又是骁勇的骑军,武原想要一冲击杀李谬的想法并未得逞,在亲兵拼死保护下,李谬拨马北进辽丘的山林,见此,武原毫不犹豫的率部追进去。

    随着路行难走,李谬逃不多远,就被武原追上,远远地,武原大声:“李将军,事已至此,你何必呢?不管这次辽源军战果如何,他秦懿的路必定走到头了,你李家也算是将门一支,为何要随秦懿踏进坟墓?不如归降,介时黄金家主绝不会亏待…”

    “住嘴,你这畜生!”李谬怒喝一声:“你乃大夏子民,饱受皇恩的将领,却为外族驱使,你还算是个人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