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三章四战横生5

    这时,几个斥候从芦苇荡中出来,他们还压着几个仿若惊兔的突利部族人,哥舒达拨马上前,挑鞭怒问:“你们埃斤呢?突卜台那蠢货呢?探子抓到没有?怎么只剩下你们了?”

    一连几个怒问让突利族人颤颤巍巍,不知所措,好一会儿才应声:“探子带着夏骑…夏骑来了…有好几千夏骑攻击营盘…突卜台部护被杀了…埃斤也带着其它勇士北撤了…我们是躲进芦苇荡的雪洞里才捡回一条命…”

    “好几千夏骑?你当老子是蠢货么?北安所至兰河谷一线除了辽源军、东州兵外,没有第三支夏军,区区几个军屯骑就把你们吓成这样,还敢自称什么草原雄鹰,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去死吧!”

    “将军…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说的都是真的…”

    突利族人哀求饶命,可是哥舒达火爆性子上来,根本不管其它。

    几个亲兵上去,‘刷刷’几刀,溜圆睁大眼睛的脑袋就似石球般滚落雪地,染红一大片洁白的积雪。

    只是杀完后,哥舒达心里更加躁乱,几千夏骑?若真是这样,难不成还有其他夏军来此?可是他想便整个北疆,也找不出第三支夏军。

    “该死的…到底是谁在东向地域密谋…”

    想不出头绪的哥舒达暴躁如雷,恨不得鞭尸发泄,恰逢探察哨骑从周围回来,一人道:“将军,湿地芦苇的西北边缘发现大量无头尸体,全是蛮子的!”

    听到这话,哥舒达大惊,当即率部奔来,放眼看去,数百具堆积好似小山一样的突利勇士果然都成了无头鬼。

    “这肯定是夏骑干的!”身边亲兵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夏骑干的!可到底是哪支夏骑?你知道?又有那支夏骑这么凶残?”

    面对血目狰狞的哥舒达,亲兵吓的缩了脖子,哥舒达在周围奔了数趟,快速思索起来:‘该死的,到底是谁干的?探子?军屯骑?不可能…那些废物哪来的精锐甲士?’

    也就这时,在西北方向的天空中,几只食腐的飞禽映入哥舒达的视野,在看看眼前的尸山,哥舒达豁然想到什么,当即大喝:“随我来!”

    辽源中军营,秦懿看着各军发来的战况,眉头紧锁如川字。

    “老帅,情况不妙啊,中路军受阻鬼嚎坡西,其御卫、强弩、重甲三营受到东向的蛮骑突袭,损失不明,现胶着恶战,而鬼嚎坡北向的狼字营、鹰字营音信全无,战况不明…”高崇涣说这话时,额头已经蒙上汗水,殊不知眼下寒冬,气候冷煞逼人。

    秦懿来回踱了数步,唤过秦宇至,低声几句,秦宇至得令离开,高崇涣不明,低声道:“老帅,眼下战况对我们不利,末将认为,还是退步固守以观境况的好…再不济也要与东州兵交合一下,相互驰援,以免损伤过大!”

    “不必!”秦懿四下定神,硬声发令:“传令中军营继续北进,向中路军靠拢,同时告令御卫、强弩、重甲三营,严阵固守,胆敢退一步者,斩!”

    “这….唉…末将…遵命!”高崇涣还想劝谏,却被老帅孑然之间的威虎之气压下,旋即叹声出帐。

    御卫营营盘前的旷野雪地里,尸堆血溅,苍茫的素白早已被刺目的鲜红所染。

    “御卫将士,不准后退一步,诸遂风,带人把缺口给堵上!不然老子砍了你!”

    辛訾领阵压前,他长斧挥杀,将冲破阵列的蛮骑连人带马斩做两截,在这大吼中,御卫将士虽然骁勇不退,可左翼和中向阵列依旧被蛮骑冲破二三十步长的缺口,在蛮骑之后,那些个身负皮甲手持各异器刃的蛮兵就像疯子似的冲杀上来,让人胆寒。

    右翼前列,诸遂风长刀所向,皆无生者可存,在交替回杀中,冲击右翼的蛮骑迎头撞墙,寸毫所得都没有,故而转向左翼和中路列,如此左翼与中路列压力骤增,且诸遂风听到辛訾的叱令怒嚎后,旋即命小校分向压住阵脚,自己则快速脱阵,带领本一校御卫将士冲缺口奔去。

    随着战况胶着,蛮骑纷纷转向,以抛射掠阵袭扰不断压迫御卫营收缩阵列,同时那些个蛮兵步卒不知怎滴,也学着夏人阵列冲杀似的一波接一波顶上,一时间,御卫营将士疲于应对,根本无法缓息。

    “埃斤首领,我们这么做是在损耗自己的部族实力,便宜主儿乞部!”

    蛮骑阵列后,主儿克部世季乎突埃斤注目不言,祭祀蔑乐河低言无应,也只能闭嘴,但是世季乎突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主儿乞此时声威震天,那么多的小部落归顺其下,他若不从,怕是主儿克部就要被吞了。

    这时,主儿多部纳牙波澜达埃斤的近侍乌棘突卢急急赶来:“埃斤大人,我的主人告诉你可以撤下主儿克部的勇士,换做我主儿多部的勇士继续进攻!”

    世季乎突埃斤冲乌棘突里沉目一言:“转告纳牙波澜达兄弟,主儿克与主儿多携手共进,愿苏门达圣护佑你们!”

    “多谢埃斤敬言,愿苏门达圣保佑我们两部骁勇长存!”

    当诸遂风带着御卫将士如重拳般顶在缺口时,谁成想蛮子阵列中号角响起,旋即这些蛮子纷纷后撤,见状,一些御卫将士冲出阵列,追杀上去,诸遂风拿捏不清现状,焦急喝令,唤回这些将士。

    “回阵固守,切莫追敌,回阵固守,切莫追敌!”

    几番大吼之后,那些出阵追击的御卫将士忍怒回阵,只是不等御卫营缓息,在河谷道的方向,另一支蛮骑就像洪水一样快速冲来,见此,诸遂风心恨焦躁:“快,弩手,弩手,压阵,压阵!”

    身后,辛訾已经带着亲兵冲上来,看着远处交替继续冲杀的蛮骑,辛訾吐出一口血水:“兄弟,你猜对了,这些蛮子有更大的图谋,硬碰硬,老子不怕,可他们这是消耗咱们,这样下去不行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