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二章四战横生4

    “大夏边镇,老帅是最后一面旗,是北疆的依仗,而陛下已经老迈,面对北蛮,不管是为了辽源军,还是为了陛下,或是为了北地的百姓,老帅都要打这一仗,将北疆安稳给定下来,至少让皇子们争夺世子大位时,北疆无人敢犯!只是我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仗,早已超出老帅的掌控,辽源军,打赢了也是输,输了大夏北疆再无强军,我没有阻止老帅,实在有愧老帅教导之恩啊!”

    此时此刻,李谬悔恨满腔,若他早想到这些潜在的威胁,就算是拼了命,他也该劝谏老帅,阻止辽源军出源镇北进驱蛮。

    但事已至此,李谬别无选择,他按捺下心中的躁动,冲李啸急言:“啸儿,你立刻将这个消息告知老帅,务必劝阻老帅退兵,再不济也要稳守营盘,切不可再与蛮子搏战,同时着重提防军中叛徒,保住辽源军的军力,而我会带领铁骑营游离在兰河谷东向地带,不管那宵小叛徒是不是鹰字营,只要有夏骑暗中调遣,冲杀诱因辽源各军,我都会率部出击…”

    “儿明白!儿这就去!只是二弟他还在北安所的湿地芦苇荡那边…万一他们进入草原..那叛骑率兵把他们给堵在…”

    李啸担心李天,结果还未说完,李谬怒然大喝:“他是李家的子孙,他有五百骁勇的铁骑,还有他那什么书院俊才同知率兵数千,就算二人攻占不足,自保也有余,若辽源军覆灭,老帅旗倒,那时就不是一家一族一军的得失,而是我大夏北疆的撼动…同样,他们若亡于草原,也只能说明他们废不可教…你还啰嗦什么…”

    怒嚎之下,李啸不再多言,当即带着亲卫向西奔去。

    只是李啸没想到,他刚离开雪林西进北河道,不过半个时辰,迎面的河谷中,浩浩荡荡数千轻骑快速奔来,李啸先是一愣,待他看清那轻骑的旗帜后,联合李谬所言,李啸顿时怒火满腔:“该死的叛徒,是鹰字营…他们果然要动手了…”

    河道谷中,轻骑将领、鹰字营先锋都尉武原已经发现李啸,之前,武原奉霍长山的命令将轻骑营带出,为的就是暗中动作。眼下哥舒达传来与蛮子私通被发现的消息,霍长山坐不住了,先是军中兵变,抓了历甫,让后思量数月间都未见到的辽源军铁骑营必定被秦懿放在暗处,以备不时之需,放眼辽丘至鬼嚎坡整个西北方位,若夏蛮战斗开始,蛮子可以从辽丘小径越过兰河谷从东向进攻辽源军,那保不齐秦懿隐藏起来的铁骑军也在兰河谷至北安所的整个东向地域,虽然铁骑营不过三千余骑,可是它的骁勇却是辽源各军之最,若是辽源军与黄金家族拼杀到僵持阶段,猛地出现这么一支铁骑军…为保他们想毁掉大夏北疆铁门边军的计划,霍长山一面将历甫顶在外面,暗自私通,一面调兵东进,以防万一。

    就在半天前,霍长山叱令武原率部东进,一来继续防范寻找铁骑营,二来协助哥舒达那个蠢货严守堵抓可能向西报信的探子和夏骑。

    望着远处的铁骑,武原一令即出,身后数队轻骑围冲杀上去,那李啸瞧此,恨不得挥军迎上,手刃这些叛徒,将他们给剥皮碎骨,只可惜他走的急,周身不过几十骑亲卫,如何应对武原的数千兵力?

    一股寒风腊月冰,一抹热血满腔红。双方一个照面,李啸这支给秦懿送战况消息的铁骑小队瞬间溃散在鹰字营的轻骑刃下。混战冲杀中,面对十数骑的围攻,李啸骁勇如虎,手持长槊劈砍斜挑,只把那些轻骑当做瓜菜斩落下马。

    一时间,断臂横飞,残肢洒落,满身鲜血的李啸更是犹如鬼神,生生把周围的轻骑吓退三丈之远,在此之下,亲卫队正与数名铁骑得空冲到李啸近前:“将军,赶紧走,不然就走不了了!”

    李啸槊锋回展,怒目回看,那瞧不到边际的鹰字营轻骑就似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涌上来,也亏得河道谷的地势和积雪环绕,他才没有被前后堵截住。

    只是李啸的勇猛已被武原映入眼帘,眼看他要撤逃,武原冷喝,手持铜熟棍摔马冲来,一瞬间内,这名叛徒之将好似山神破小妖般力压盖顶,李啸亲卫队正抽身拨马抵挡,却被武原一棍子打落兵刃,棍锤砸头,呜呼落马。

    “畜生!”

    李啸见状大吼,止住已经将走的坐骑,而武原依旧冷笑吐声:“铁骑军的先锋将李啸,老子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今日来拼杀一番,看看到底是你的槊锋锐利,还是老子的棍锤凶狠!”

    话落‘噹’的一声沉闷,武原臂发千斤之力,铜熟棍好似山盖大河般砸落,饶是李啸挺槊横挡,也被震的虎口崩裂,胯下青骢驹更是险些握马。

    几招之后,眼看周围境况越发不利,李啸心急军令,便虚晃一记杀招,武原不慎,拨马回撤,如此漏出破绽,借此机会,李啸强忍下胸中怒杀之气,斩落数名斜围堵来的轻骑,顺着河道的岔路雪林奔逃而去。

    见此,武原收棍冷声:“李啸,秦懿这头老虎已经没几天活头了,你们这一家子还像狗似的死忠于他,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愚蠢的不知死活!”

    身旁,小校率队解决完李啸的亲卫骑,便过来请声:“都尉,要继续追么?”

    “追,怎么能不追,万一秦懿那老东西意识到东向威胁,全军回撤,黄金家族还怎么重创大夏的北疆悍军?”武原冷声之下,这小校便带着百骑向李啸追去。

    北安所与兰河谷的湿地芦苇荡,哥舒达带着千余轻骑折返回来,只是此地早已没有探子和夏骑的身影。

    “该死,这些狗杂种…到底跑哪去了?突卜台那蠢货…”

    哥舒达急的怒骂,此前辽丘夏蛮搏战已经开始,作为私通的夏军叛将,他们必须将东向的夏军威胁给清理掉。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