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九章四战横生

    “什么?”历甫大惊,蛮骑攻击近在咫尺的狼字营,他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军中有黑手作祟。

    稍加急思,历甫急言:“立刻集合轻骑,随我驰援狼字营!另着各校加强防备,以免蛮子偷营!”

    听到这令,旗令兵面色一变,让后稍有吞吐的道:“将军,轻骑营…轻骑营不在军中…”

    急中生此况,让历甫愣神须臾,待其回过神思后,历甫怒目直视,恨不得将面前的旗令兵撕碎,结果副将霍长山不侯任何诏令,从帐外大步进入,身后还跟着自己的亲兵队。

    见此,历甫怒声:“你来作甚?轻骑营哪去了?”

    霍长山挥手示意,旗令兵转身出帐,霍长山目然自态,略有傲气:“将军,北面和东面发现蛮子哨骑,我为防万一,将轻骑营派出去了!”

    这话让历甫目瞪溜圆:“没有我的军令,你竟然敢私自派兵…”

    “将军,眼下狼字营轻敌冒进,受到蛮兵攻击,实属正常,为了避免损失,我们应该撤营退步二十里,与蛮子拉开距离,免得受袭…再者说来,区区轻骑营,我有何派不得?”

    霍长山说到这里,历甫已经怒斥:“霍长山,没我军令擅自调动兵马,简直胆大妄为…来人,将其押下…暂代罪责…”

    结果令出,却没有人动,瞧着霍长山泰然自若的模样,再回想起过往种种,历甫突然明白一切,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前的副将:“你…竟然是你…原来辽源军中的宵小之辈是你…”

    “不错,将军,事已至此,你别无选择,其它军的将领都能暗自私通中都殿下朝臣,我为什么不能给自己谋个前途?”

    “畜生!”历甫怒喝,猛然抽刀砍去,却被霍长山挡下:“你比私通朝臣的家伙更可恶,你竟然私通蛮子…为什么?难道我对你不够信任…我亏待你了…”

    由于事况紧急,蛮子已经发动攻击,霍长山不愿与历甫多言:“将军,秦懿这头老虎已然老暮,大夏皇帝也没多少时日,几个殿下争夺夺利,介时大夏纷乱,辽源军必将陷入水火之地,与其死的不知所为,不如投靠黄金家族,介时我北退草原,做一部落埃斤,再或者趁大夏波澜之际,黄金家族南下,我就是封王之人,将军,别怪末将,来人,把将军绑了!”

    是日,辽源军狼字营被蛮骑攻破,损兵五千,副将安达带着一千余残兵退向中军,而驻扎在二十里外的鹰字营自始至终都没有援救,在不知情的境况下,历甫彻底背稳了叛贼名头,但是实际上历甫已经被霍长山囚禁于营中!

    “殿下,一个时辰前,蛮骑突然从东向发起进攻,辽源军的御卫、强弩、重甲三营受到攻击,现已经拔营撤退二十里!”在鬼嚎坡狼字营受袭时,辽源中路军的消息也传到东州军内。

    李默然将战况告知齐王,齐王心下不解:“在我的印象里,秦懿这头老虎从来都是攻杀别人,此番被蛮子突杀的拔营撤退,实在让人感到稀奇!”

    “殿下有所不知,这辽源军自数月前就军内生隙,听闻秦懿更是斩了数个麾下大将,以安军心!”

    “还有此事?”

    “末将猜测,怕是和世子大位有关。”李默然踌躇再三,低言说:“殿下您想,时至今日,大夏看似升平四海,可是暗地里如何,殿下心中早就有数,秦王,燕王,乃至不足弱冠的蜀王,都在目指大位,秦懿作为最后一个边镇世家,他与老皇一样垂暮,若他一死,无人能执掌辽源大旗,那时数万精锐将会何去何从?以常人之心来看,那些将领必然不会随着辽源大旗一路到底,定然会各找生途…”

    李默然的话让齐王心思活泛:“李默然,你意思是?”

    “眼下辽源因内有隔阂,行战不利,才会导致刚刚的战溃,殿下若想搏的大选助力,此时应出手援助,搏得秦懿恩情,介时辽源军散,那么多骁勇的将领,殿下若是收归一二,那益处则是万般的大!”

    齐王来回踱了数步,沉思片刻,道:“命史宝河带本部一万人,立刻驰援辽源的中路军!”

    北安所,废弃的军屯堡里,此时大雪已经停,漫天远望,洁白无瑕,乌正站在堡墙上望着北面出神。

    “将军,这都几天来,轻骑营也没派个令兵回来?”亲兵队正小声嘟囔着,乌正瞟了他一眼:“回来作甚?独自避祸,独行其事,但凡不是傻子,都不会将自己的境况告知将军,别忘了,他可是国子学士,北地后起小将。”

    这时,黄汉急急来到堡墙上:“将军,北安所西面发现蛮兵散骑!”

    “在哪?多少?”

    “在北安所西面,靠近兰河谷的方向,距此四十里,大约有百骑!”

    乌正稍一思量,沉声:“出击!”

    茫茫雪地里,窝阔与察台喇率领各自部族勇士,辗转数百里,避开骁武皇的回援大军,硬是从临城境地绕道进入北安所,再借此汇合野狐埃斤,北上草原。

    “该死的夏人骨头,让我部勇士损失这么多,早晚有一日,我要加倍讨回来!”察台喇怒骂,窝阔则沉思不言,他心底还惦记着那个兀立扎海夏人。

    “我说你发什么愣?接下来往哪走?”察台喇低骂一通,发现身边没声,转头一看,窝阔还在愣神,察台喇一鞭子上去,窝阔幡然回神:“你个混账!”

    一言冲突,二人就要斗骂,结果放出去的散骑匆匆回来:“埃斤大人,东面发现夏兵身影?”

    “什么?”察台喇大惊:“多少人?”

    “少说一万以上!”

    察台喇冲窝阔怒嚎:“你不是说这里不会有夏兵么?怎么绕了这么远的路,还是有夏人骨头,你们野狐的接应勇士在哪?”

    窝阔此刻也心急了,即便他们二人现在还有两万多的部族勇士,看似庞大,可早已没有之前的南下胆气,有了之前望阳坡火烧蛮子,在察台喇眼中,一旦这万余夏兵围杀上来,他们恐怕就得亡命在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