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五章屠蛮5

    辽丘,鬼嚎坡,一望无垠的雪白,乍一看好似天地之外的仙境,只是当沉重的号角声伴随寒风呼啸来时,肃杀的冷寂宛如死亡的布幕,瞬间笼罩此地,细眼扫看,那皑皑白雪下早已冻僵的尸首就似盘藤般勾连寻锁着…

    ‘噗通’一声,满是残躯的雪坡处,最后一名身着皮甲、头发蓬乱的蛮子小百户仰面倒下,在他胸膛上,洞穿身子的长刀早已被鲜血浸透,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目。

    “都他娘的的给老子利索点,把这些蛮子的尸首埋了,别让黑瞎子、野狼嗅着味道引过来,给老子添事!”

    御卫营定远将军辛訾重重唾了一口,高声呼喝,随后他粗臂一摆,将三十余斤的宣花斧扔给亲兵,立在雪坡上环顾望去。

    此时,鬼嚎坡西侧方圆数里内,到处都是尸骨残骸,自清晨拂晓发起的攻杀战历时三个时辰才结束,加上前两日的战果,担任中路左侧攻杀的御卫营已经击破蛮子营盘三座,斩首三千余。

    这时,辽源中军的旗令兵从远处奔来。

    “将军,老帅来令,让御卫营就地驻营,修整待命!”

    “御卫营得令,除此之外,告知老帅,此番斩敌一千!”辛訾性情激荡,直言大声:“请老帅放心,御卫营将士不拔黄金家族的雄狮旗帜,决不后退一步!”

    旗令兵将辛訾的话记下以作战报,急急离去,一旁,御卫营的副将、振威校尉诸遂风道:“将军,有点不对劲!”

    这话让辛訾稍微那么一愣:“不对劲儿?什么意思?”

    “将军,在我们的印象中,黄金家族的勇士有这么弱么?”

    诸遂风这么一说,辛訾方才大胜的心情顿时消散,他双目四看,此处距鬼嚎坡还有四十里,之前拔处的三个蛮子营盘都是一两千人的防御点,双方搏战时,御卫营也没有受到太大的抵抗,基本上都是一战定胜,如此一看,似乎像是蛮子刻意而为之。

    想到这,辛訾沉声:“立刻派人告令重甲营、强弩营,我要知道他们两部的战况!”

    当辽源军稳扎稳打目指辽丘时,狼字营、鹰字营以轻骑为先锋,步卒压阵跟进,已经从兰河谷的北河坡进攻到鬼嚎坡处,同样的,他们也没有受到太大抵抗。至此,秦懿的包围攻占目的已经达到,剩下的就是将北退道路给卡死,逼迫黄金家族应战。

    辽丘前部之地鬼嚎坡上,黄金家族的奴族亚里木焰部的火焰旗帜正在随着寒风飘荡。

    “埃斤首领,方才角手来报,主儿乞部的几个奴族小部落已经被辽源中路军击溃!”

    听到这个消息,亚里木焰部的依托扎扎埃斤目望西南的河谷方位,狂傲不屑的道:“那些只会放马的奴隶种,能够拿起弯刀也是苏门达圣的护佑,让他们在前面驻扎和辽源拼杀,着实难为他们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

    “埃斤首领,黄金家族来消息,辽源军的轻骑队已经到达鬼嚎坡北面!”身后,门户奴隶拖必斥粗声,依托扎扎眉头微挑:“北面…那些家伙是耶罗坨部的猎物,我们不用管!”

    “那几个奴族小部落的溃败族人怎么办?他们就在我们的营盘南面,约有四千多勇士!”

    “把他们收拢,当做我们接下来进攻的前部!”说这话时,依托扎扎眼里闪烁着寒冰般的光芒,似乎那些同为主儿乞奴部的子民根本不是他的草原兄弟。

    “将军,重甲营、强弩营回告,他们的进展也十分顺利!”当旗令兵把这个消息告知辛訾后,辛訾与诸遂风心底的不安彻底迸发出来。

    “果然有问题!照此看来,我们似乎在被那些蛮子消磨斗志!”诸遂风忧心低语:“将军,假设蛮子以疲弱之兵消耗我们,接下来我们绝对不能再强行进攻,至少要请命老帅,拔营后撤,以观接下来的境况!”

    “什么?后撤?”辛訾当即变色,怒气彪出:“绝不可能,我方才向老帅战告,转眼就退,你让我把脸往哪放?不能退,决不能退,再者,那些北逃的蛮子不过蝼蚁畜生,就算有什么阴谋,也不足以吓散我的胆气!”

    “将军,这不是胆气不胆气的事,这是关乎辽源军的…”诸遂风还没说完,急促的号角声便传满整个营地。

    辛訾脸色一变,也不再听诸遂风的废话,直接披甲,提起宣花斧急奔出营帐:“谁人示警?乱我军心!”

    “将军,不好了,大量蛮骑从东面南河道冲来,至少五千余骑!”

    令兵话落,辛訾便看到刚刚建好的营墙外,一片黑压压的骑兵就似洪流般冲来,不过御卫营骁勇善战,营队分列驻扎,早在蛮骑出现的那一刻,前队已经结阵压上去了。

    “狗娘养的畜生,竟然绕过鬼嚎坡几十里,从南河道冲杀,怪不得先前那些营盘脆的和烂布条子似的,原来是把老子给引进葫芦嘴?”辛訾怒骂,旋即抽身举斧:“全都给老子稳住,你们是辽源的汉子,御卫营的爷们,些许蛮骑,畜生而已,还撼动不了我们,御卫营将士,随我杀!”

    辛訾咆哮,旗令兵‘呜呜’吹角,在将军的带领下,一队队身着锁子甲、持枪挺盾的御卫营将士向蛮骑压上去。

    兰河谷东北位的湿地芦苇荡,达里忽埃斤已经命令突利部拔营北撤,只是前去协同哥舒达追捕探子的突卜台还没有回来,这让达里忽心神不定。

    “埃斤首领,这么久没回来,突卜台部护…可能出事了!”那可儿莫巴德小声一句,达里忽听了,心底猛地一抽,旋即发令:“再派些散骑去找!”

    结果散骑还没有派出去,远处芦苇荡中的湿地道里,一骑迎着风雪走来,那马走的很慢,马背上的人也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倒一样。

    “埃斤首领,你看那马…”莫巴德眯着眼睛瞧去,只可惜风吹带起大量的雪绒碎屑,让他瞧不清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