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屠蛮4

    “警示箭?看来不是敌人,来人,上前瞧瞧,以作回应示警!”

    “得令!”小校纵马上前,片刻回来:“先锋大人,那是夏骑,看甲胄旗帜应该是骁武皇!”

    随后,双方缓慢接阵,虽有有李天的话,但林秀仍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这些铁骑冲杀上来,那种后果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大哥!”在双方接阵约三十余步时,李天彻底看清那骑首甲胄,让后高声一语,李啸顿时心松三分,但是下一秒,这个骁勇的汉子拨马冲来,不待李天再言出口,他的马鞭已经抽上来。

    “混账,此番你违背军令,擅自刺探敌情,着实吓煞我了!”

    李天虽然挨抽,却丝毫不怒,他急声道:“大哥,这轻骑是骁武皇三军的,这位是北进先锋轻骑营林秀,就是我曾经给你说的学府好友,多亏他们,我才无事!”

    “嗷?”李啸眉目微挑,那股子傲然之气瞬息充斥,林秀顿时心下不畅:“末将林秀,轻骑都尉!”

    “铁骑军先锋将,李啸!多谢都尉救援家弟!”

    二人生硬的对话让李天心里一愣,不待他多言,林秀已经告声离行,看着三千轻骑分列结队,踏着飞雪向湿地芦苇荡冲去,李天沉声道:“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好友是来夺功的。”李啸望着轻骑营的背影,思虑一语。

    “什么?”

    “骁武皇,传闻是陛下亲军,可是半年了,一军、二军接连溃灭,三军不断败退,全然就是废军之系,此番北蛮撤退在即,我辽源军大战压迫,胜券已定,何需这些废物?不然你以为骁武皇派这么支废物军系的兵崽来此作甚?”李啸不屑,稍思,他眉宇紧皱,盯着李天。

    “你可瞧清那私通蛮子的夏骑甲胄?是那个将军麾下?”

    “这…好像是鹰字营,我也不确定,大雪太猛,我瞧不真切,等等…”李天忽然急声:“林秀将那私通蛮部的部护给抓走了!那部护与夏骑接洽,从他嘴里定然可以问出根由!”

    “你呀…”李啸顿时急躁,又是一鞭子落在李天甲胄上,饶是打在他的伤口处,疼的李天龇牙咧嘴,直喘冷气。

    “秀哥,你怎么突然就走,那铁骑的将领说什么了?”林怀平并驾在林秀身后,不解的问。

    “那家伙瞧不起我们轻骑营,与其心里尴尬相隔,不如我们自顾行军搏战,反正我那好友已经无事!”林秀回头看向吊在马鞍后的蛮子,扯缰止行,冷声:“你是哪个部落的?与你接面私通的夏骑是辽源军何营?”

    “呸,夏人骨头,你也配和老子说话!”突卜台唾声怒骂,结果一道寒光袭来,突卜台只感觉右腿一冷,旋即冰刀刺骨的痛楚像山泉喷涌似的扩散开来,瞬息之后,鲜血已经流喷染红身下的白雪。

    “啊…你们这些该死的卑贱种…我…我要杀了你们…”

    突卜台面目狰狞,双目突兀几欲撑裂眼眶,至于他的右腿,已经被黄齐一记砍杀齐膝斩断,由于天气寒冷,那喷涌的血洞不过几个呼吸功夫,就凝结出冰晶,如此折磨简直让突卜台恨不得立即求死。

    “夏人卑贱?”林秀牟子射出两道杀息:“夏人若是卑贱,你们这些只会掠夺搏杀的畜生又是什么?是蝼蚁?是蛀虫?”

    “卑贱的种….永远都会改变…”突卜台嘴里冒着污血,忍受着体躯的剧痛,依旧遮掩不住骨子里的狂妄:“苏门达圣的子民…草原的雄鹰…岂是你们这些羔羊可比..”

    不待他叫嚣完,“唰”的又是一道血线溅洒出来。

    这一次,赵源挺臂发力,三刃刀斜砍上来,突卜台被缚的双臂齐齐断根,两只爪子旋即没入马蹄中,饶是突卜台亲眼看着自己的双手被后面的轻骑弟兄踏碎混于雪地。

    “阿秀,与他相接的夏骑叛徒是谁?与我们无关!将这畜生杀了算了!免得呱燥人!”

    “源哥说的没错!”李虎插话:“辽源军的叛徒,我们犯不着去为他们操心!”

    借着这话,林秀抽刀在突卜台毛发蓬乱的丑脸上划动起来:“他们说的没错,外军的叛徒与我们何干,你不说也罢,只是你骂了那多句,送你下地府前,把舌头留下吧,不然阎王会怪罪我给他送去这么畜生!”

    话落,两个轻骑弟兄抄着匕首奔上来,见此,突卜台怕了,他断缺手脚的残肢疯狂反抗:“该死的夏人…狼种的野兽,你们…你们给我一个痛快吧…我受不了了…痛死我了…”

    “哼哼…”林秀冷笑,拨马近前:“那就说吧,说些我想知道的…说些足够给你一个痛快的话…”

    在林秀黝黑深邃的牟子注视下,突卜台第一次发觉夏人竟然这么可怕,就像黑夜里的凶狼,你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你只知道死亡降临的瞬间,它会残忍的撕裂你的喉咙,扯拦你的胸膛,让你身残分离的踏入亡魂路。

    “我说…我该说什么…我说…对了…你不刚才质问叛徒将领…他是哥舒达…是辽源军鹰字营…哥舒达私通黄金家主,那是条罪恶的贱奴野狗…他的主人比他更加凶残…他们窥视至高的权位…他们…”

    突卜台哭声怒声混杂一团,当匕首慢慢刺进他的面皮后,他再也忍受不了。

    只见突卜台嘶吼一声,挣脱身上的麻绳,滚落到雪地:“该死的夏人骨头…给我一个痛快吧…我…受不了…”

    至此,林秀转身拨马离开,而待在一旁的李虎当即挥锤砸向那突卜台。

    ‘噗’脑壳崩碎,血液飞溅,混杂着红白之色的腥涩物顿时迸散一片,李虎将长柄刺锤的锤头在雪地里捯饬两下,咒骂着:“狗东西,臭死了!”

    随即,李虎回首跟上:“不过,秀哥,你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你那书院好友!现在知道他们军中的叛徒种是谁?要不要派人回去告诉他们?”

    “不必了!”林秀目向西北面的白雪之地,在心底寒息的涌动下,他长叹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