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三章屠蛮3

    半个时辰不到,在这河道林中,突卜台的数百部族勇士已经全都见了阎王,但受袭的哥舒达也损失惨重,扫眼周身,他的百骑亲兵仅仅剩下十几个。

    “呸,狗杂种,想要老子的命,也不看看你的能耐?一群窝杂蠢货,老子的命岂是你们能够拿走的?”

    哥舒达低骂不断,同时手持长槊来回在脚下蛮子的皮甲上蹭去血迹,待槊刃血迹消失,他回身上马,身旁小校收拢下残兵,冲哥舒达道:“都尉,这些该死的草原人简直就是白眼狼,我们冒着风险给他们送来天雷珠和辽源军军情战报,他们却要杀了我们?要我说咱们根本用不着管他们死活,让秦懿与他们拼杀到底…”

    “住嘴!”哥舒达止住麾下:“再敢乱言,我宰了你!”

    小校被吓的一怵,缩回脖子,虽然突卜台的作为让哥舒达恼火,以至于恨不得把他给挫骨扬灰,可是双方的私通关系着黄金家族与大夏的未来,这不是一个小部落的部护能够影响,更不是哥舒达这样的人物能够改变的。

    怒火焦躁中,哥舒达抽手捧起一把积雪抹在脸上,以冰冷的刺激让自己冷静下来。

    眼下关键是那个探子,不除掉他,一旦私自通敌的事传到秦懿耳里,这头揪根辽源暗流之下的老虎绝对会把鹰字营给吞进肚子,想到这,哥舒达眼看大雪猛烈,满地尸首须臾功夫就会被覆盖,故而他并未叱令麾下打扫战场以除痕迹。

    “你去向将军汇报,就说情况有变,而我暂不回营,我先去鬼嚎坡的暗藏地,带人干掉那些探子和军屯边军!”

    当哥舒达带着人从兰河谷的北河谷道西奔时,一队数百人的铁骑正沿着南河谷道东进疾驰,由于大雪覆盖河谷,好在堆积的雪墙将河谷分向,导致双方岔开,不然这些一骑两马、身着鱼鳞恺、坐骑蒙软甲的铁骑定然将哥舒达绞为碎屑。

    “快,再快些!”

    铁骑营先锋尉李啸此时心乱如麻,李天独自一人追敌刺探,若是陷入包围,以蛮子和军中宵小的狠毒,他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这个混账崽子,待此事结束,老子要代爹爹使劲收拾你个野驴子!”

    李啸怒斥一声,马鞭再度加了三分气力,抽在坐骑身上,坐骑吃痛,嘶鸣一声,踏着飞雪而去。

    北安所与兰河谷芦苇荡的交汇地界。

    突卜台被麻绳绑个结实,呆在坐骑后拖着走,瞧着那张惹人厌的脸,黄齐忍耐不住,上去一脚,给他踹到雪堆里,让后两个弟兄冲上去,将他揪出来。

    几步外,林秀听着李天的话,心里已经波澜起伏。

    “景允兄,你是说辽源军中竟然有叛徒?以秦懿老帅那般虎威之力,这怎么可能?”

    面对林秀的恍若不信,李天长喘一息:“仲毅兄,你能有今日这般变化,是我料想不到的,堂堂国子学士,半年前还文风意气,现如今已经独自领兵,沙场征战,方才那斩首的叱令更是让我心中震撼,但如此雷厉风行的果断却疑声于为兄的话?你让我看不透了!”

    林秀紧握缰绳,感受着风雪的刻刀,思量应声:“辽源军,大夏最后的边镇大军,威名天下,骁勇天下,秦懿老帅更是将中之虎,小砀山灌木平原时,我侥幸见了辽源军将一面,他们都是堂堂正正的汉子,你说他们去当叛徒?我真的无法相信!”

    “无法认同?可那就是事实!”李天沉声一句,抽刀上前,压在突卜台的脑袋上:“说,方才与你接见私通的夏将是谁?是何军何部的人?”

    “呸…”突卜台重重唾了一口,李天眉角一抽,当即刀劈下来,结果一柄长枪横插一撇,将刀打落。

    “你想作甚?”受人阻拦,李天回首怒视,结果林怀平一脸冷漠,收臂压枪:“此人是我轻骑营的战功,你一刀斩了,算什么?”

    林怀平转头看向林秀:“秀哥,方才斥候回报,西北方向的湿地芦苇荡里有蛮子东向,他们再拔营北进,估计是要逃!”

    “阿秀,追吧,咱们现在需要功劳,越大的功劳,咱们先锋轻骑营的旗帜就会越鲜亮!弟兄们接下来的路也会越好走!”

    赵源请声,跟着李虎、黄齐等人也都出言如此。

    “仲毅兄,为兄乱言一句,你…好像有什么事?”

    “此事与景允兄无关!不过你的话我也会记在心底,辽源军的叛徒?这是大夏骧旗上的污迹,必须用血来冲刷!”

    说罢,林秀集合麾下,准备向湿地芦苇荡进发,林秀看了李天一眼:“景允兄,你接下来要怎么办?随我一同行动?”

    “一同倒不必,估摸着我的兄长就要来了!”

    话落,远处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李天举目远眺,当即欣喜:“应该是我铁骑精锐来了!”

    李啸顺着李天留下的痕迹一路奔到湿地芦苇荡前,看着雪地上错综复杂的马蹄印,他急思片刻,结合李天的性子,旋即东下,且斥候回报,北安所境内发现骑队身影。当李天看到远处的骑队身影,这个先锋尉警惕满满,沉声呼喝,所带五百铁骑一字平铺,以月牙突杀阵向远处的骑队围上。

    “那些人…”林秀扫了远处铁骑一眼:“景允兄,你确定那是你兄长的人?他们似要冲杀于我!”

    李天也一时不定,难不成是那些叛徒转道回来了?

    “边洪,吹号!”

    得到林秀示意,边洪呜呜吹起号角,瞬间,赵源、黄齐二人各带本队分列开来,呈牛角阵分离林秀本队,以作冲杀时的侧翼拱卫,林胜、李虎、林怀平三人则三队横立,呈阶梯突进阵形,稳压中骑队。

    看到这,李天低声赞叹:“仲毅,你的行军搏战能力愈发厉害了!”

    当李啸率部冲至二百余步时,远处,一排警示箭斜下飞来,见此,李啸稍加一愣,旋即叱令小校压慢马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