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一章屠蛮

    空旷的野地里,李天疯了一般纵马奔逃,哥舒达带着几十名部下急追,在后面就是数百名突利部勇士,如此景象在煞白的旷野中实在突兀至极,离得数里都可以瞧见。

    “都尉,距此一里外,发现夏骑、蛮兵!瞧那方向正是往我们这里冲来!”

    斥候回告,林秀急问:“多少人?可认出旗帜甲胄出自何军?”

    “最前面的瞧不清,好像蒙了兽皮,中间的是边军夏骑,在后面是蛮子!”

    林秀听完,自然忽略了前面两拨人,将注意放在最后面的蛮子身上,他抽出横刀:“这些蛮子,果然想从湿地林绕道偷偷进入兰河谷,一群畜生玩意儿,边洪,发信号,让赵源、齐他们带着轻骑弟兄来,分列左右两队,放过前面的夏骑,直指后面的蛮子,把他们杀的干净!”

    ‘嗖嗖…嗖嗖…’

    李天紧紧抱着马脖子,听着数不清的弩矢、羽箭从耳边飞过,嘶声咆哮:“叛徒、狗贼,别让小爷缓过这次,缓过去小爷让你们尸骨无存!”

    结果这般咒骂却让一根羽箭直接追上自己,撕开白鹿皮,穿透铠甲,射进了后肩,那股子冰冷痛楚让李天险些从马背上摔下去。百十步外,哥舒达看到探子身形一咧,马速明显下降,当即怒喝:“快,那探子中箭了,冲上去,杀了他!”

    只是他话音刚落,阵阵号角从东南方向传来,这让哥舒达一惊。

    ‘…呜呜…呜…呜呜…’

    “狗娘养的,这是夏骑的号角…”哥舒达皱眉一声,让后他就看到东面出现一排黑色移动的影子。

    “都尉,怎么办?”小校急问:“还追么?”

    “追?你眼睛吓了,我们这一点人追上去是送死,快回河道营,将我们的人带出来,事已至此,必须在辽丘那边战事打开前,把这边处理干净!”哥舒达怒骂,小校拨马转身,去般救兵。

    让后哥舒达转头望向身后追来的突卜台一伙人,心中暗骂:‘你们这些愚蠢的畜生!’

    旋即,哥舒达带着其它人转向西边,一头扎进兰河谷的林河道里,突卜台见了,心下不明:“这个夏人骨头搞什么鬼?”

    “部护,你们看那边?”一突利勇士举刀指向远处,那薄弱随时可散的黑色的影子已经逼近到五百步的位置,且还在加速。

    “是夏骑,这个哥舒达要背叛黄金家主,背叛我们!”突卜台咬牙恨声:“这是他们的救兵,但是雄鹰是不会放过偷食的仓鼠,你带上一些人去追哥舒达,一定要杀了他,这些夏骑,我来对付!”

    寒风呼啸,雪绒飘荡,林秀紧握缰绳,望着远处的景象,他很困顿,为何那些夏骑看到转向西进,扎进了积雪满满的河道林?正常情况那支小骑队下应该与之汇合,让后反杀后面那些蛮子,难不成他认为自己这亲兵斥候队人数太少了?不足以干掉蛮子追兵?

    林秀回头看去,身后百名轻骑弟兄一字排开,远远看去是单薄了些,可是在他左右两翼,赵源、黄齐已经各带本队五百轻骑借着雪地旷野的地势绕行奔去,且李虎、林胜、林怀平三人则带着余下两千余名弟兄等在林秀身后五十步外的雪坡下,以备后战,如此充足的准备,就是蛮子有五千人,在他眼里也不过是毡板上的肉,等他下口。

    奔逃中,当号角声传入耳廓,李天看着半里外影影晃晃夏骑,心里着实送了口气:“老天有眼,让小爷躲过今日的劫难,您老放心,回去后我一定宰头牛告谢您老!”让后李天忍着箭伤,猛挥一鞭子,朝林秀所在奔去,待他奔至百十步内,一支羽箭拉着响啲飞来,以作示警,李天当即减慢马速,高声:“前面的弟兄,我乃夏骑斥候,是自己人!”

    闻此,边洪转头,看向林秀,林秀点头,边洪带着几个弟兄纵马加速,迎上去。

    看到来人,李天一把扯去裹在身上的白鹿皮,漏出一身黑色的明光铠:“敢问兄弟何军何部?”

    “你是何军何部?”边洪粗声。

    “我的身份怕是你们将军也不敢过问!”李天刚说出这话,背后羽箭接二连三的袭来,只是超出骑弓的距离,全都落在数步之外,这让李天当即咒骂:“该死的的蛮子!亡小爷之心不死啊!”

    边洪远眺,二百余步外,那些蛮子已经开始抛射,试距离,当下他引着李天回归本阵,李天来至林秀近前时,由于林秀一身甲胄,连头都包裹着面盔中,李天只觉得这人眼睛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是谁?且蛮子逼近,李天脸面又冻伤沾满血渣滓,林秀看都没看他他一眼,直接出声:“边洪,派人看着他!”

    “是,都尉!”

    带着疑惑,李天纵马推到阵列后,林秀抽刀平指向前,一字长舌阵就跟棉花似的缓缓前进,李天大眼一扫这都尉的本阵列,当即出声:“如此为薄的冲杀列,后劲不足,你如何对抗那数百蛮骑?”

    “我家都尉行军搏战,容不得你废话多言!”边洪冷喝一声,压下李天,李天悻悻一息,不再言语,只能看着林秀带着百骑一字平铺上去。

    突卜台看到来援夏骑不过百人,队列又如此稀松薄弱,简直就是随风飘扬的雪绒,触之击溃,当即咆哮:“宰了这些软骨头!”

    ‘嗷嗷…嗷嗷…’

    得到叱令,突利勇士吼叫着挥动弯刀压上,林秀看着快速逼近的蛮子,依旧那般速度,且不觉中他嘴角上扬,甚至身旁的轻骑弟兄们也都漏出不屑的眼神,曾几何时,他们以少胜多,在血战中搏生途,此番,猛地以数倍兵力围杀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蛮子,心里着实不适应。

    “八十步,斜射!”

    林秀目扫远处,沉声出言,身旁亲兵鼓腮吹号,‘呜呜’两音急促,百名轻骑快速抽出骑弓,单珠单射上去,只是稀稀拉拉的羽箭就似倒立的羽毛,在空中颤栗着落下,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