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章‘狗咬狗’

    “嗷嗷...嗷嗷...”

    突卜台一声令下,数百名突利勇士下马冲进芦苇荡,钻进交错复杂的雪洞里,而哥舒达举目四看,当他瞧见东南方向的旷野之地,便急问:“那是哪里?”

    “北安所,你们夏境的军屯地界...”突卜台烦躁的应了一句,结果哥舒达抬手比划须臾,当即喝令身边的亲兵:“吹集合角!”

    突卜台听到这话,直接怒了:“哥舒达,你个狗崽子到底什么意思?探子是你带来的,现在人没找到,我们的勇士像狗一样钻雪洞去了,你倒要离开?老子把话放在这,你敢走一步,老子先宰了你们这群下贱骨头!”

    “你个愚蠢的畜生,老子说一走了之了?老子是去断了那探子的后路,万一他顺着芦苇荡雪洞逃进北安所的旷野,碰到军屯兵怎么办?”

    哥舒达回顶怒骂,丝毫不惧突卜台手中的弯刀,三息之后,他的百十名弟兄就像雪狍子似的从芦苇荡雪洞里爬出来。

    “快上马,随我去北安所,无论如何,要把这探子弄死!”话到这里,突卜台还没再说一个字,哥舒达已经带着人顺着芦苇荡的边缘狂奔去。

    “卑贱的夏人骨头,别张狂,你不过是个吃里扒外的叛贼,总有机会我要宰了你!”突卜台目充血丝,盯着哥舒达狂妄的背影暗骂着。

    枯树林中,林秀见雪势小了些,就寻思是不是出发?且之前派出的斥候回报,在他们的北面十多里外,出现骑兵身影。

    “骑兵身影?蛮骑?”

    “不确定,我们的斥候离的较远,看不真切!”林怀平疑声:“秀哥,要么我带人亲自去查探?”

    “不,我亲自去!”林秀起身,冲赵源、黄齐下令,集合所有轻骑弟兄,以备不时之需,自己带着亲兵队去。

    雪洞里,看似宽敞,实则不然,但凡一些过大的动静都会将芦苇丛上的积雪给震落,哥舒达看着远处白皑皑的雪层,心里又怒又紧张,此时此刻,他与蛮子接触的消息绝对不能被人知道。

    当他瞧见五六十步外一处雪层突然陷落,哥舒达不加犹豫,当即抬臂,连击弩‘嗖嗖嗖’三箭,结果却传来蛮子的惨叫。

    “该死!”哥舒达躁骂一句:“你们都睁大眼睛,必须杀了那探子!”

    也就话落,在哥舒达右边不远处的位置,一人从雪堆里冲了出来,依旧是个蛮子,他们从芦苇荡下的雪洞里一直追到尽头,也没有发现探子,此时钻出雪洞,浑身冰晶相连,整个人都快冻成冰块了。

    “人呢?那探子呢?”

    哥舒达下马奔到蛮子身前,揪着他大声叱问,蛮子在雪洞里钻了半个时辰,几乎快被冻死,哪还有说话的劲,一张大嘴上下打颤片刻,也没蹦出一个字。

    “废物!”哥舒达用力将蛮子摔倒雪地上,回头看去,已经有不少蛮子陆陆续续从雪洞下爬出来,可就是没有那探子的身影。

    “都尉,估计雪洞塌陷把他给他埋在里面…”一小校思忖着现况说,结果哥舒达转身怒吼一句:“你以为探子都和你们一样是废物?”

    这时,突卜台也带着人来到北安所芦苇荡的尽头边缘,看到自己的勇士一个个冻成孙子样,他又怒又急,结果还没开口,哥舒达已经咆哮:“你来作甚么?还不赶紧回去告知埃斤,撤离此地!”

    只是突卜台非但不应声,脸色越发凶狠,他思来想去,总觉的那探子是哥舒达刻意为之,闹不好是想将他们突利部安营在此给暴漏出去,毕竟叛徒这种人最为不耻,为了财富哥舒达和他的将军既然可以背叛辽源军,为什么没可能背叛黄金家主?背叛主儿乞部?

    想到这么些,突卜台杀心四现,身后的突利勇士抄刀纵马压上了,哥舒达发觉情况不对,当即执槊怒喝:“突卜台,你想做什么?”

    “探子抓到了?”

    “没有!”

    “和我猜想一样,这边只有你们的人,就算抓到了,你也可以把他给放了,回去给你们将军报信,让后派兵将我们宰了,那时你即得了财富,又能灭了和你交接联系的突利部,如此一举数得的机会,你怎么会不利用?”

    哥舒达对于突卜台的想法简直唾弃到底:“你个蠢货到底再想什么?”

    “杀!”猛然一个杀字,让哥舒达一惊,旋即数百名突利勇士嗷嗷叫着冲杀上来,距离较近的十几名麾下来不及反应,就被乱马撞翻。

    “你们这没脑子的畜生,活该你们一辈子住在破旧的毡包里,以残食为生!”

    哥舒达叫嚣着举槊冲上,锋利的槊刃犹如死神镰刀,一记砍杀,就将数名蛮子斩落下马,且其它部下反应过来,快速奔马结阵冲杀阵式,小百十把长槊同时冲杀,威力强劲,一息之后,竟然将突卜台的杀势给挡下,

    距双方搏杀三十余步外的一片积雪下,李天躲在雪洞里不敢出来,此时他面色通红,几道冻裂的口子正往外渗着血,当他看到追踪的骑兵竟然与蛮子搏杀起来,心下困顿。

    “这群畜生,死吧,死的越多越好!”

    李天暗自咒骂,让后他看到一蛮骑被夏骑追砍过来,蛮子抵挡不下骑槊兵的威杀,直接被槊刃捅透身子,那夏骑大喝一声,举臂挑槊,将蛮子的尸首给甩了出去,如此,没了主人的坐骑嘶鸣着冲向李天。

    瞅准机会,李天深吸一口气,憋足劲,在坐骑奔过的一瞬间,从雪洞里跃出,一个麻利的扯绳坠蹬,上了马背。

    “都尉,那探子在这,他没死,没死!”

    刚宰了蛮子,还未抽身回战的夏骑看到李天,马身已经拨到一半的他急呼倒回,追杀上去,不远处,哥舒达听到这话,双臂发力,斜砍打开突卜台的弯刀:“蠢货,我没工夫和你在这打斗,探子逃了,大家都得死!”

    而突卜台也看到远处蒙着白鹿皮、好似雪狍子的探骑身影,就这晃神功夫,哥舒达已经带着麾下脱战,朝探子追去,一蛮骑来到突卜台近前:“部护,怎么办?”

    “杀,全都杀了,这些夏人不可信,不可信…”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