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八章叛贼

    “不敢不敢!”

    说话这人赶紧应声,但是在他遮挡风雪的皮甲下,那颤栗寒若坚冰的怒火却无可制止的散溢出来,只是哥舒达忙着警惕周围境况,并未注意到。

    北安所西境,轻骑营奉命离开军屯堡后,冒着大雪行进一个多时辰,才到达北安所与兰河谷东界的枯树林,看到有避风雪的地方,林怀平命麾下斥候散出十里,让后拨马奔回。

    “秀哥,西北三里外有一枯树林,可暂歇以避风雪!”

    闻此,林秀点头,边洪与亲兵当即抄着令旗向队列后奔去,全营转行枯树林。

    来到林中,偌大的风雪猛减不少,由于无法生火,轻骑弟兄们只能以烈酒暖身,以干硬如石头的肉块果腹。

    歇息中,赵源来到林秀身旁坐下,林秀梗着脖子咽下干硬的肉块,又灌了一口酒,道:“刚入军屯堡,黄汉将我唤至僻静地点,问了我一句话,起初我没在意,可转念回想从临城出发这一路上,我们轻骑营似乎被乌正给刻意抛离出来,这让我心底不安!”

    林秀缓息期间,眉思紧聚,额如糙石:“源哥,这该不会耿廖嫉恨于我,想要借此叱令乌正,除了我?”

    “有可能!”赵源接过酒葫芦使劲灌了口,摸着嘴说:“按我看,耿廖嫉恨你,很大程度是你那夫子的关系,试想,杨茂乃秦王少师,当朝大学士,这般位高之人竟然是你夫子,还当众为你出言请功,耿廖不顾忌才有鬼,不知你记不记得,最初的时候,大伙都说骁武皇是中都皇帝陛下亲旨的新军,可是你看看新军结果如何?一军覆灭河西,二局半月前也覆灭兰河谷鬼嚎坡,现在只剩下耿廖的三军了…而你又是身扯外军大学士的野马胚子…”

    “所以我心里很慌,当乌正商议军略时,我刻意引出这军行计划,让乌正遣派我等出来。”

    “阿秀,说句长远话…骁武皇…没必要再待下去了,不管他们到底为何有加害咱们的心,咱们都要做准备离开,骁武皇虽是陛下亲军,可不如老军勇悍,战场搏杀时,主将又只知撤退,夺功,这种人走不了多远…跟着他,我们活不长远的…所以…借着北进辽丘这次机会…好好把握…别让麾下的弟兄们寒心…”

    哥舒达带领百骑跟随那蛮子穿过西湿地芦苇丛,让后到达驻扎此处的蛮子营盘,这让哥舒达大吃一惊,当即怒骂:“你们这些家伙,未免太猖狂了,这里可是夏蛮交界,辽源军、东州兵都在兰河谷,万一被他们发现,你们知道后果么?”

    “都尉大人,此事不劳你操心,这里距鬼嚎坡小百十里,我家主人不信秦懿那老狐狸能把斥候放出这么远,再者,兰河谷道根本不能大批行军,就算发现,他也没有时间除掉我们,而我们却可以随时绕过辽丘,从东向河谷攻杀他们,能进能退的地方,怎么可能危险!”

    说话功夫,十几个披着兽皮、宛若人熊的蛮子从营盘里奔来,首骑之人正式此营盘突利部埃斤的女婿突卜台。

    “哥舒达,我们要的甲胄怎么还有到?”突卜台高声质问。

    “你个蠢货,两支大军就在眼皮子底下,天又下这么大的雪,你让老子怎么运?再者,黄金家主都没有要求,你个卑贱种,有什么资格质问老子!”

    哥舒达破口大骂,让突卜台怒火中烧,细算下来,他们突利部投靠主儿乞当麾下的奴仆,除了与夏人联系得些情报,根本没有什么掠夺,此番借机想要些甲胄器刃,却被眼前的夏将粗鲁唾骂,饶是压抑许久的突卜台直接抽出弯刀,顶在哥舒达脸前:“卑贱的夏人,上次由于你们的失误,让我们损失了数百勇士,现在要些兵刃利器弥补下,你竟然如此多言…”

    “去你的娘的,野蛮坯子,你以为老子愿意干这差事,老子上阵杀敌死了还是个功臣,和你们这些胚子一起,死了也是个叛贼!”

    寒风呼啸,雪如刻刀打在双方人脸上,在煞冷的氛围下,哥舒达火气喷薄,他发力抬臂,马槊平举,扫开突卜台的弯刀,身后百名弟兄也都挺槊压上,眼看双方就要呛火拼杀,十几个蛮骑从营盘里冲出,老远,就传来阵阵呼呵。

    “都住手!都给我住手!”

    马到近前,达里忽埃斤一鞭子摔在突卜台的脸上:“让你迎客,不是让你燥乱,给我滚回去!”面对埃斤斥责,突卜台只能窝火转身回营,见此,哥舒达的火气也消散几分:“埃斤大人!”

    “事况紧急,入帐说话!”

    毡包大帐,哥舒达将一颗蜡丸递给达里忽:“埃斤,眼下秦懿老帅已经数军出营,估计是要冲杀辽丘,且东州兵也有动作,具体的兵力分配我家将军已经写在这蜡丸中!”

    “如此多谢!”

    “不敢!”哥舒达喝了一口马奶酒:“埃斤,非我等与你送来甲胄器刃,实在秦懿追查麾下宵小太过严重,之前,已经有数位将军被当众斩首,我们将军不敢贸然行事,请埃斤转告黄金家主,就说我家将军记得他的恩情,终有一日,他会助黄金家族的旗帜插在大夏土地上!”

    听到这,达里忽赶紧为哥舒达满上一杯,让后试探的问:“此番辽源军全军压出,都尉觉得眼下辽丘之战,我们有多少胜算?”

    “这…”哥舒达面色凝重,末了才小声:“恕在下无礼,秦懿…他若用心搏战…以辽源军的勇悍…恐怕你们胜算不过三成…”

    “什么?”达里忽一惊。

    看到达里忽埃斤的面色,哥舒达当即从甲胄内掏出一只布包,从中倒出一颗黑乎乎的铁丸子。

    “埃斤,这是大夏的天雷珠,只要以火油裹身,附在羽箭弩矢上燃火射出,会有巨大的杀伤力,将军知道此战艰难,便让我为黄金家族送来天雷珠百颗,只要你们在关键时刻用,必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战果…”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