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七章哥舒达?

    “正是!”林秀肯定的道。乌正稍加思索,他站在帐帘前,看着外面的大雪:“尔等立刻回营,整检甲胄器刃,半刻之后,本将会令下各营!”

    “咔嚓”早已冻如石头般的干柴被斧刃劈开,一不留神,这抄斧的弟兄险些被雪渣滓崩了眼。

    “狗娘养的…这些个将军都是什么眼神…看不清楚现在冷的能冻断双脚...还北进…北进...北进你个王八崽崽…”

    劈砍冻柴的队长弟兄骂骂咧咧,结果背后传来一声呵斥。

    “赵三,你胡咧咧什么玩意儿?难不成这大雪还封不了你的猪嘴!”

    听闻斥责,赵三一个抽冷子打颤,险些松手甩出手里的柴斧,身旁,几个弟兄早就低头恭敬:“营尉!”

    虽然大雪来的急,来的猛烈,可是赵源依旧到各个队列巡查,确保每个弟兄都安然无事,才回到自家营帐歇息,结果出去这一会儿,手下的弟兄便开始胡言了,如此让赵源如何安心。

    不待赵三跪地谢罪,赵源一脚上去直接给赵三踹个马趴:“带上你的人,给我把斥候放出去,若是还嫌不够冷,就给老子滚到雪堆里啃冰砖!”

    “头儿,我…我知道错了…再者…咱们是先锋队,斥候的事归林怀平管…”赵三想狡辩,却被赵源一鞭子摔在盔甲上,哪力道,隔着盔甲都让赵三抽脖子咽气。

    “不成器的玩意儿,滚!”

    赵源怒骂数声,赵三这一队的人就跟孙子似的一个个怵了脖子,入帐,亲兵递上一壶热酒,赵源虎饮而尽,亲兵队正毛云小声道:“头儿,其实赵三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咱们这些人,那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眼看着寒冬大雪,北地百姓安置无果,他们倒好,继续打蛮子,要我说,蛮子打死多少不清楚,咱们自己就先死球了!”

    ‘啪’的一声,赵源放下酒碗,面色微怒,盯着毛云:“谁教你说这些话的?”

    毛云赶紧跪下:“头儿,没人教,是咱们弟兄心底憋屈,林小爷虽说是北地大才,龙驹疆场的主,可他没有跟对好东家,连带着咱们这些人也受累,弟兄们就是心里..心里憋屈啊…”

    “呼…”赵源本来已经微怒,可是毛云最后一句话也算说到他心坎,但是…有些事不能混沌污浊,疆场沙场,一个不留神,脖子上这颗脑袋可就没了。

    也就这时,林秀的亲兵急急奔来:“赵营尉,都尉召见我等,快走!”

    “我这就去!”赵源应声,转头冲毛云一语:“北地的爷们,活的血性,活的堂堂正正,你是我的亲兵,更要如此,若是让我发现宵小作祟,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都尉帐内,林秀仔仔细细的看着北安所与兰河谷的地域图,随着帐帘时不时掀起,那股子寒冷让人帐内仅存的温度也消散了。不多时,赵源、黄齐、林怀平、李虎、林胜接连入帐,边洪为几位营尉都伯上了碗热酒,便出帐了。

    “方才将军下令,让我轻骑营先行一步,由北安所西湿地、也就是芦苇荡穿行,沿着草原边线西进至辽丘东山,从东山山下的兽道插入兰河谷!”

    “让我们去?他乌正到底有没有搞错?难不成咱们弟兄都是铁打的?刀枪不入?现在外面雪降正是猛烈的时候…”李虎率先嚎叫出来。

    “你怕你可以不去!”果不其然,林胜依旧那副冷热不淡,戏虐顶讳的样子,李虎冲他怒哼一声,看向林秀:“秀哥,老子不是怕死的人,麾下弟兄打了这么多仗,也没有孬种一个,可是这么来,危险太大,兰河谷、辽丘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万一钻进蛮子的包围,咱们可就全完了!”

    此话说的中底,黄齐手拄下马,思量片刻:“都尉,危险确实太大,这几日蛮子都在北退,我们不妨缓缓,就是雪稍微小一些,也便于战马奔行!”

    “这些我自知,但是…”林秀话到这里,心思有些繁杂,瞧到边洪带人守在大帐周围,他才沉声:“此令危险,但是命令后的心思更让人不安!”

    听到这,赵源旋即意识到什么,他试探的说:“阿秀,难道是将军?”

    “将军…”这两个字虽然很模糊,可是林秀却冲赵源点点头,在李虎还嚷嚷不解时,赵源已经思定起身:“阿秀,下令吧!”

    赵源的反应让其它几人稍稍诧异,反观林秀却心暖四溢,他长喘一息,道:“回去整军,半刻后,我们出发!”

    军屯堡堡墙上,乌正迎雪伫立,远处,一支骑队踏着没膝的积雪快速向西北方向奔去,最后只留下一片茫然洁白。

    “将军,轻骑营已经没了踪迹,您怎么还在这?”亲兵低问,乌正冷声:“龙驹倒是一匹龙驹,可是上错了马鞍,带错了嚼头,就是野马一匹…”

    殊不知在乌正远眺轻骑营离去时,在堡墙下的黄汉正注视着乌正:‘原来如此!’

    雪林里,十几个斥候就像野兔子般疯狂纵马,几乎把马累瘫,才奔至李谬近前。

    “将…将…将军…方才河谷西向奔来百十骑,瞧不真切,李天小校已经独自跟了上去,他会沿途留下记号,还说赶快派援兵…”

    李啸听完,当下急了:“二弟这个家伙,他到底想做什么?以为自己是万人敌么?该死的,爹,我这就带人去!”

    兰河谷道,时至下午,由于大雪,浓云密布,天色看起来很暗淡,李天裹着白鹿皮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些骑兵倒也没有发现他,出了兰河谷道,进入兰河谷与北安所交汇的平地林中,见到那些骑兵减缓马速,李天赶紧远远躲避起来。

    百人骑的骑首伸手掸去面盔上的积雪,冲身后问:“还有多远?”

    “哥舒达都尉,不远了,从这北进,是一片湿地,我家主人就在等着您!”听这声音,显然是草原人的粗喉,至于哥舒达,不是别人,正是鹰字营历甫的部将。

    “呸…”哥舒达重重唾了一口:“妈的,大战在即,总他娘的搞出这些幺蛾子,若是出了差错,老子先宰了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