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雪中‘骑’

    结果世季乎突冲木花黎就是一句呵斥:“你个废物,给我滚出去!”

    之所以会这样,全因木花黎过于嫉恨夏人,把原本可以抓到手的大夏秦王活生生放走,世季乎突没了与大夏讲条件的筹码,自然恼火万分。

    面对呵斥,木花黎忍怒退下,也就瞬息功夫,纳牙波澜达埃斤入帐,看着冷清的大帐,纳牙波澜达什么都没有说,那双鹰目直视世季乎突,让后从沾满雪绒的皮裘之下,抽出来一柄象征黄金家族英魂的…

    “殿下,殿下!”

    齐王处置完尤俊龙那群废物,还未歇息喝口热酒暖身,斥候匆匆进来。

    “殿下,一刻之前,辽源军的麾下各军纷纷离营!”

    “什么?”齐王惊声:“各军离营?消息确定真切?”

    “绝对真切,咱们的斥候就安在他们营盘外五里的雪林里,就连他们吃的什么都知道!”

    “这个边镇老帅…快,将李默然他们都唤来!”

    少时,李默然等东州兵的将校匆匆赶来。

    “殿下,听闻辽源军出击了?”李默然一脸惊愕,那样子与齐王之前简直一模一样。

    “若非他们出击,我唤你们来作甚?”齐王怒然:“只是本王不明,大雪纷纷,行军困难,那个老东西这时下令出击,到底意图所何?”

    李默然急思片刻,摇头:“殿下,恕末将愚钝!末将认为,此时大雪几欲封道,步骑行战不利,他们如何打这场胜算不明的仗…”

    话音未落,齐王忽然惊醒:“本王明白了!”

    “什么?”李默然等将浑然不知,齐王当即示意王俊,王俊为其披甲,空档间,齐王心恨道:“秦懿啊秦懿,你以为天下只有你的辽源军能打恶仗,今日本王要用实际告诉你,本王一样能!传令下去,全军出击,此战,勇猛杀敌者,本王自出府库银钱犒赏!言退者,立斩!”

    令下,东州兵营盘上空传出呜呜的号角,不多时,一队队头顶花白冰晶的东州兵持枪抄盾列队而出。

    齐王纵马在中,王俊心忧:“主子,此番天寒,万一您有个闪失,奴就是万死难其咎啊!这个老匹夫,天寒地冻,不好好整营防备,出什么战!

    “你懂什么?”齐王呵斥一句,王俊赶紧收声。

    “秦懿,不愧是父王倚重的老臣,战,攻必克,守必坚,永远这么出人意料,方才李默然的话点醒本王,大雪如此,步骑难行,我们难,那蛮子更难,再者,秦懿敢出击,本王就陪着他,本王要让他知道,大夏,不只是秦王那个家伙能征善战,本王一样可以!”

    “可是之前主子您那么对他,他也没有领主子的情!”王俊愤懑。

    “不领,是我大夏的基石,值得我敬仰,领了,他的辽源军就该在十年前与那叛乱边镇一同消失了!”话落,齐王拍马,胯下火龙驹嘶鸣扬蹄,踏着没腿深的雪路向前奔去。

    兰河谷,雪降几欲封山,但是由于此谷东西走向,北下的寒流与南进的湿气在谷中相冲,倒使得此处境况奇异,远看去,山峰雪白如莲花盖顶,深谷清幽郁郁葱葱,唯有中部坡沟山腰白如须发,覆盖冰雪,又或者在某个凹谷山坳漆黑裸漏岩壁。

    在白如须发的山坡平下雪林间,隐隐约约有一些白色的影子在动,仔细看去,竟然是蒙了白鹿皮的甲士。

    “爹,已经快两个月了,咱们粮草已经见底,老帅怎么还不派人调回我们,难不成他要把我们放在这里饿死?冻死?”

    在一雪林斜上方的山坳,一面面依山壁林木撑起的大帐早已被积雪覆盖,远远看去,与山体无异。

    李天虽然裹着野鹿皮,可是盔甲里面的棉麻布衣早已磨得窟窿连连,稍一不注意,寒息就会灌进冰冷的盔甲,冷的他牙齿打颤。

    李谬拿起酒葫芦,闷了一口烈酒,道:“你带上斥候,沿兰河谷河道坡一线刺探,辽源军、东州兵、蛮兵都在那一带!”

    “刺探,刺探,已经刺探数月,有什么结果!”李天暴躁一句,结果李谬一鞭子抽上:“来人!”

    “将军!”几个亲兵浑身雪晶的冲进来。

    “把这斥候小校拖出去鞭笞二十!”

    此时外面鹅毛飞雪,虽然李谬怒火满目,可是亲兵们依旧不敢将李天拖出去鞭打,要是这顿鞭刑下去,李天得丢半条命。

    “都愣着作甚?拖出去!”自始至终,李谬目盯地域图,根本没有瞧李天一眼,且李啸看不下去,挥手退下亲兵,让后示意李天,李天带气离开。

    末了李啸道:“爹,我觉得二弟想法有可能真是对的,试想,老帅让我们在这,可是这里战事全无,即便先前的骁武皇二军溃灭,也都在西向九十里外的鬼嚎坡,哪里是辽丘正向方位,这里属北安所的西尽位,谷坡至河谷向北都是广袤的湿地,这里不会发生大战的…我们再坚守下去,毫无意义…”

    ‘咣当’一声,李谬将酒葫芦置于面前。

    “老帅如何令下?我如何做?若你二人有想法,等到你们自领一军再说,现在,去整军巡查,我要保证铁骑营随时可以出战!”李啸无奈,只能转身离开!

    兰河谷西向河道至谷坡的雪林间,李天带着十几名斥候纵马前行,由于雪大,已过马膝,故而他们行进十分缓慢,一斥候看了看雪林下的河道:“头,咱们去下面行走吧,哪里没有什么积雪!”

    李天当即回绝:“不行,那会留下痕迹!”

    这边话落,一阵马鸣传来,李天急声:“窝马!”瞬间,李天等十几个斥候骑兵翻身下马,以缰绳压身,将马完全压在积雪中,随即李天等人挥手扯开身上的白鹿皮,好似小帐篷般搭在身上,如此远远看去,除了白皑皑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大约一息功夫之后,百十骑出现在李天眼中,透过茫茫大雪,李天瞧不清楚那些骑兵的甲胄装扮,不过从马形体躯估测,应该不是草原马,看清那些骑兵顺着河道向东奔去,李天心下已经急思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