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寒地冻

    “主子,尤俊龙那些家伙怎么处置?”

    王俊低声,齐王牟子闪过寒光,觉察到那股杀气,一旁的李默然赶紧请声:“殿下,尤俊龙虽然是个没脑子的废物,可他是内军外派、陛下亲点的将领,若殿下一时冲动,为了泄愤而杀之,待战事结束,殿下回朝,怕是会招惹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后面的话李默然没有说明,但齐王心底自知,他稍稍缓息,压下愤怒:“先关着,无用的废物,无用的…骁武军!”

    辽源军大营。

    秦懿裹着一张虎皮裘袄盘坐在温热的牛皮毡子上。

    “老帅,不出您的所料,骁武皇二军执意孤军独进,三天前,在兰河谷鬼嚎坡遭遇埋伏,全军溃灭,只有数千残兵逃出,咱们的斥候还探听到,那些家伙已经进入齐王统率的东州兵营盘!”高崇涣小声说着。

    秦懿听了,往前躬躬身子,试图离火盆更近些:“人老了,越来越怕冷!”

    “老帅!”如此答非所应,让高崇涣心里一颤,且那个‘老’字更是让身前的秦宇至、何叔桓、夫如贞等嫡系中军将领心酸。

    秦宇至上前给火盆添了些炭,尽力将火苗拢的高一些,道:“老帅,天寒地冻,北蛮既然守着退路,我们强杀也没什么便宜可占,要么我率兵护送您回源镇安养?若您在这有个好歹,咱们辽源军可就…”

    秦宇至是秦懿亲子,现为中军骁骑将,看到爹爹如此憔悴,他心下不忍,且他这话让何叔桓、夫如贞等将赞同之至。

    “老帅,眼下骁武皇大体溃灭,唯有耿廖那家伙以补充粮草军备、驰援临、襄内境为借口带着三万多人逃出一条命,在这种情况下,辽源若不夺出战功,介时北蛮退去,陛下问罪我等出军延误之罪该怎么办?”

    高崇涣不合时宜的抛出这话,让秦帅深叹一息:“这就是老夫在此缘由!”他使劲咽了口冷气,拄地起身,秦宇至赶紧近前搀扶。

    “骁武皇溃灭,实属新军成建太短,那些中都内军将领,大多浮漂无实,这样的结果其实早都注定了,只是可惜了那十余万大夏男儿,抛去骁武不提,辽源军出军延误,非我惧敌不出,实属军内不稳,宵小作乱,贸然北进,只会被蛮子重伤,到那时,秦王殿下河西军固守他的西州地界,北境可就没有能战之兵了,这个苦果,我不能让北境数百万子民吃下!”

    中军参将夫如贞稍加一思:“老帅,除了鹰字营,重甲、飞骑、强弩三营军力,不都清理出了蛀虫,难不成现在…还有其它?”

    只是秦懿没有应夫如贞的话:“咳咳…”

    秦懿咳嗽两声,冲高崇涣道:“传令狼字营、鹰字营沿兰河谷一线东向推进,从河谷北面发起攻击,传令御卫营、重甲营、强弩营正面结营,从鬼嚎坡缓缓逼近黄金家族,告诉他们,不得鏖战,遇击则退,敌退勿追!”

    “老帅,您这是要进攻?”听到这,几人惊声。

    秦懿回身坐下,使劲裹了裹虎皮裘子,继续说着,他转头看向何叔桓:“飞骑营现在整治的如何?”

    何叔桓抱拳粗声:“犹如末将手足,操控自如!”

    “甚好!”秦懿说这话时略有伤感,揪起根源,还是为当初飞骑营游击将军于成背叛而难受:“你亲率飞骑营在辽丘以南,兰河谷以北的地界上自寻战机,记着,你,只准速胜,不可拖败!”

    “末将领命!”何叔桓应声出帐。

    虽然秦宇至、夫如贞、高崇涣三人心中不解,可老帅无言,他们也不能再问。

    秦懿来到帐前,望着漫天大雪,他心思涌动:“陛下,老臣忠心大夏六十年,为大夏镇守边塞六十年,这一战,恐怕也是老臣最后一战了…”

    辽丘,黄金家族主儿乞大营。

    远远望去,那一顶顶牛皮大帐好似土堡般起伏在雪地中,寒冷之下,浓厚的烤肉味随风飘散,让人五脏触动。

    “立窝木克汉万岁,立窝木克汉万岁…”

    随着一声声呼嚎飘入寒空,在那顶庞大、顶着狮头华盖的金色大帐里,十几个北草原小部落埃斤正在欢呼草原英主的恩泽。

    “此番多亏立窝木克汉为我们守卫后退生途,不然我们就要被那数万骁武皇兵丁给拦在河谷之地,若是像这般大雪来个一两日,我们可就要活生生饿死在哪里!”说话的是一身披豹裘、腰缠白狐绒的部落埃斤,此言得到了其它部落埃斤的认可,他们纷纷举杯,恭敬立窝木克汉。

    “草原的子民,我的兄弟,苏门达圣指引我们来此寻的生途,又怎么不给我指引,让我守卫你们的回家路途?你们要谢就谢苏门达圣的慷慨!”

    立窝木克环顾帐下,亚里木焰部埃斤依托扎扎当即接声:“苏门达圣指引立窝木克守护我们,他就是上天派来的真神,让我们用自己的热血和忠心来向苏门达圣的宠儿立窝木克汉表达自己的尊敬!”

    当这十几个部落在群情中掉入立窝木克的温柔陷阱时,才撤回辽丘的主儿多和主儿克部则在愤怒中与寒冷为伴。

    “该死的辽源军,若非他们搅事,我们岂能这般狼狈!”

    主儿克部世季乎突埃斤怒然大骂,只是大帐里冷寂不堪,木花黎、蔑乐河这些人也都低头不言。

    由于辽源军、东州兵的及时出现,他们在小砀山灌木平原损失数千勇士,还失去了数个小部落的追随,眼下,主儿乞美其名曰以守卫辽丘,为其它部落保卫退路为由,宣扬黄金家族的恩泽指引,但是实际中,它不过是羞辱主儿克与主儿多部的无能,让北草原的小部落和南草原的部落都看看,它才是苏门达圣的宠儿。

    “主人,纳牙波澜达埃斤来了?”

    愤怒中,牙呼进来低声,世季乎突埃斤沉思:“那个家伙来作甚?”

    “父亲,主儿乞独占风头,不管纳牙波澜达埃斤有何阴谋,单凭他一部之力,是无法对抗主儿乞的威压,而我们也需要援手来承接主儿乞的强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