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二章罪消

    当气氛愈发冷硬时,耿廖身后的将校列中,一人出列请声。

    “将军,林仲毅虽然鲁莽,造下此罪,但还望将军看在小砀山、临城退敌的功劳上,免了他死罪!”众将校看去,是北进军参军黄汉,不待黄汉退位回列,又有一人出列请声,且这个将领让耿廖心思涌动,一时不得其解。

    “将军,黄汉说的不错,林秀虽然放荡不羁,野性难巡,但他终归是我骁武皇的骁将,又是接下来北进军的先锋之一,若是现在斩了,对于北进军,轻骑营而言,都是一个惊雷!”

    顾恺之沉声拱手谏言,那般模样让其它将校心下议论。

    “咱们参军今个抽哪门子风?竟然给林秀这匹野马说情?”

    “他难不成忘记林秀当初顶撞违令的事了?”

    听着身后议论,顾恺之面容无动,让后他看向姚启圣:“郡守大人,人罪出于怒,但怒从何来?此为关键,林秀此前乃国子学士,熟知军律义理,在某些程度上比你我都不错几分,他若能气愤到失智杀人,恐怕其中有些罪责应在临城啊…别的不说,前不久的街斗民乱…大人总不能将干系推个一干二净!”

    “你这将领,如何说话?”听出顾恺之的话外指责,姚启圣尴尬满面,饶是一旁的于海龙怒然呵斥,那吐沫星子几乎喷到脸上。

    只是顾恺之懒得和于海龙这等官家狗斗嘴,转身躬拜耿廖:“若是末将说错了,将军尽可斩我人头,末将绝无一丝怨言!”

    林秀跪在地上,听着这些谏言怒言,心里也乱作一团,黄汉求情是因他原为自己的校尉,可顾恺之到底为何?这个只会撤退的参军被自己当众顶撞,应该嫉恨自己,怎么现在反向为之?

    林秀微微抬头,看到耿廖望向顾恺之的面容也是冷热不均,似乎与己有一样的心思,在耿廖心思燥乱不解,怒气飙升时,远处,一群犹如乞丐的百姓向这里奔来,见此,亲卫营、督查营的甲士当即抽刀持盾,顶压上去。

    蒋赣、马钟赶紧高声:“将军,且慢,这些都是我临城百姓,切莫伤他们!”

    耿廖旋即示意,吴莫之纵马上前:“尔等退下!”待亲卫营、督查营的人退回,吴莫之纵马来到百姓群列前:“尔等这般,是想要围扰我家将军不成!”

    “不敢,将军就是给我等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围绕将军啊!”

    一老汉跪地叩头,其它人随之跟着跪地。

    与此同时,马全不知何时悄悄来到马钟近前:“爹,都办妥了,一人十文钱,外加一干两稀的糙饭,我让他们集体请命谢恩林同知,如此之下,那将军和郡守大人看在民意的份上,或许会轻饶林同知!”

    马钟点头:“谨记,切莫外漏!但是结果如何,还得看林秀自己的造化。”

    “儿知道!”说着,马全看向那林秀,心说:‘林同知,这次你可欠我们马家一个大人情了…’

    “全都退下!”吴莫之怒声,可是老汉非但不退,还哭泣满脸:“将军,那林小将军是俺们北地的人,他解了临城的危,他是俺们的恩人啊,眼下我们都要按照郡守大人的离城令回返各家乡村,想在走之前再面见林小将军,向他告谢救命之恩!”

    闻此,吴莫之心下一烦,暗骂一句,而那耿廖、姚启圣、于海龙等人的面目也都是扭曲不定,显然陷入困窘之地,饶是跪地的林秀心下长出一口气,他已经嗅到其中的味道,那是有人暗中鼓动百姓告谢自己驰援临城的恩情,如此之下,耿廖再想斩,也得换个时机,只要拖到他们先锋北进军离开,这颗脑袋差不多就能保住了。

    ‘不知是谁如此行事?救我性命…’

    林秀心想之下,耿廖面色几经转变,最终他长出一口气,回身来的林秀近前,一双眼睛恨不得瞪死林秀这个不服缰绳的野马坯子:“林秀,你驰援临城,退蛮兵,此功已经深入百姓人心啊…”

    听到这话,林秀赶紧应声:“不敢,此乃将军运筹有方索然,且罪将知错了,罪将愿北进辽丘,带着弟兄奋勇杀敌,为将军搏功,为骁武皇搏功…”林秀顺话下坡,让耿廖拥堵的心稍微那么一畅。

    “但你当街搏杀,乱了军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应军杖一百,但北进在即,暂且记下,待回来后刑罚,现在,你要当这所有人的面,向郡守大人告罪,向临城百姓告罪!”

    话落,耿廖回身上马,林秀则躬身来到姚启圣身前,重重一叩首:“郡守大人,罪将知错,请大人责罚!”

    话虽如此,可姚启圣还没傻到在人家将军面前惩治刑罚,且他们官家的面子搏回来了,他也不再刻意为之,上前搀扶起林秀:“小将军,日后行事要谨慎稳中,切莫这般冲动了!”

    次日,耿廖在城东为抽调出来的北进先锋送行,此时虽然晨时,可是浓厚的乌云已经遮蔽天空,寒风中,零零散散的冰晶悄然飘落,随着点将台上高呼奋起,以原右军将士为根基组建的万余北进军将士纷纷端起面前酒碗,豪饮烈酒,暖胸畅腹,兴许是应了将士们的呼啸英魂,也就瞬息的功夫,那零零散散冰晶竟然密了,不多时,那白茫茫的纱衣好似丧服一般暗暗出现。

    看着这般景象,北进军右列轻骑营,林秀伫立于马,他伸手接住那冰晶,仅仅一瞬,五棱形的冰晶已经化作一点湿润,身旁,李虎懒得听那将台上的废话,便低声说:“秀哥,此番北进辽丘,咱们弟兄…不知道又要留下多少在哪?”

    林秀黯然回首:“虎子,怎么说这般丧气话?”

    “大雪天降,银色满目,就如那白事行头,再者,这个耿廖处在将位,却无将之才能…”

    “住嘴!”

    赵源制止李虎低说,要是这话被督察营的家伙听到,恐怕又是一阵麻烦,赵源呼着白气,四目扫看,道:“阿秀,我等爹娘由你那林同知照看,是否唐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