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僵持

    行营官邸旁的宅院门前街道上,郡城衙门的差役捕头已将林秀、林怀平等人围在门前石阶下,而在街道出**错位,赵源、李虎二人也已带着本部弟兄赶到,与巡查卫、哨骑郡城兵相抗对峙。

    “造天杀的畜生…这个浪荡子当初就不是什么好种,现在又来仗势欺压我等,甚至还想要我等的命啊,求大人给我们做主啊…”

    随着哭嚎刺入耳廓,众人才看到宅院门前的石阶上,有一妇人跪地扑天,嚎啕不止,这般模样让林怀平怒火满目,恨不得一刀砍了她。

    半个时辰前,林秀教训完林沙氏等长家娘们后,想要带着爹娘离去,结果得到衙门差役消息的蒋赣、马钟已经带着郡城兵、哨骑赶到,把路拦的结实。

    觉察情况不对,林秀亲兵悄悄从宅院内翻墙离去,回营搬人,赵源、李虎知晓此事,二话不说,各带本部弟兄纵马奔来,此下,近千人拥堵在宽敞的行官道上,不知道还以为又发生民乱街斗了。

    “小将军,让你的人住手!”

    马钟高呼,当他意识到街头残尸是林秀所为时,心下惊诧,甚至暗骂林秀猪脑子,不知征途军行的暗流,此般做作,必将给他带来大祸。

    可是林秀饱读史书义理,忠孝乃为人之根,当自家爹娘被人欺侮的生计难安,他骨子里的北地男儿血性容不得他低头。

    “蒋指挥使,马都司,此乃我林秀家事,敬请两位大人让开一条路!”林秀敬声。

    “放肆!”两人还未应声,身后的郡城兵闪开一条小道,于海龙拥着姚启圣走到近前,于海龙对林秀之前坠了官家颜面一直怀恨在心,此番当街对峙郡城官威,更是肆意妄为,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放过这个无知妄为的小将。

    “林秀,枉你身为临城人氏,你三番两次扰乱临城事宜,你到底是何居心?眼下,你当街杀人,必须给临城官家一个交代,不然,你休想离开!”

    于海龙大声,在他后面,被哨骑、巡查卫拦在外面的赵源、李虎闻言怒喝:“你们这老匹夫,我等在沙场与蛮子搏命,你们却在后面把我等爹娘往死路上退,若早知此况,我们必定先宰了你!狗杂碎们,给老子让开!”

    李虎怒骂,壮臂直挺,长柄刺锤‘唰’的落在面前一巡查卫盾牌上,那巡查卫抵挡不住,直接被刺锤打翻,旋即,巡查卫、哨骑们发出骚动,李虎身后的轻骑弟兄们也都齐刷刷持枪抽刀,准备冲击,但赵源心知冲击后果,当即喝声:“都住手!”

    “源哥,这些王八羔子欺人太甚...”

    “我说住手!”赵源硬声,旋即拨马上前,那些巡查卫见状挺枪阻挡,却被赵源一个枪出平扫,打落手中的蜡杆枪。

    “郡守大人,事已至此,非到万不得已,我不愿手中的兵刃捅进自己人的身躯,让我与都尉言说几句可否?”

    于海龙刚想叫嚣,蒋赣先一步说:“大人,末将觉得让他们说几句无妨,毕竟当初他们驰援临城,有功在身,知晓爹娘境况...这于情于理,任谁处在哪个位置,都会失控发怒...”

    “这...”姚启圣犹豫。

    “大人,指挥使说得不错!”马钟赶紧同请:“此番临城民乱事况严重,方才马全来报,那小将麾下将领的弟弟差点被人当街打死,就这一点,便是我等失职...”

    “也罢!”姚启圣不愿事况越发激化,便让巡查卫让开一条道。

    赵源进去前,冲李虎低声:“若发生其他事况,告诉弟兄们,即冲,但不能伤人!”

    李虎点头,收回长柄刺锤,宛若一尊人熊似的伫立马上。

    赵源穿过巡查卫、哨骑人墙,拨马来到林秀身边,看着林懋夫妇和元氏娘俩,他道一句:“林叔、婶婶,有我等在,你等无需害怕!”

    林懋脸色煞白的点点头,林秀看着赵源,长出一口气:“你们怎么带人来了?”

    “多亏你的亲兵报信,否则我们根本不知道你的情况!”赵源侧目回首,扫了一眼:“若我们不来,你现在恐怕已经被那些个老匹夫抓紧府牢了…”

    “可是这样咱们算是踏进火坑了!”林秀苦笑:“其它人呢?”

    “黄齐、林胜他们在营盘里,你知道,黄齐贫苦,没有爹娘,痛恨官家士绅,林胜有爹无娘,自小贫苦哀命,俨然把林氏一家子当做仇人,他们二人来了,我怕一个混乱,就发生冲杀,那时就不是踏入火坑,压根直接踏入阎王殿了!”赵源顿了顿,道:“阿秀,事已至此,你有什么法子没,这事怎么收尾?”

    “收尾?此番我真没想到,眼下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当双方对峙时,马全带着麾下赶到,他来到马全身旁,附耳低声:“爹,估计林同知要造大难了?”

    “什么?”

    “我打听到,林同知骁勇善战,但在沙场上抗拒过他们将军耿廖的撤退命令,就在一刻前,郡守大人关于此事的告令已经发给耿廖,耿廖当即召全军将领问罪,已经斩了数人脑袋,现就挂在城北校场的门庭前!这会儿估摸着已经率兵向这里赶来!”

    听完,马钟快速急思,那蒋赣说的不错,此将出自中都内军,好不容易外放,必然要抓住任何的上爬机会,林秀闹出这事,若是按照某些将军护犊子的个性,也就屁大点事,可是他却不然,他不会让任何一个威胁自己权位的人活下去。

    只是马钟看好林秀,他更不愿这么个英勇的北地男儿死在龌龊事中。

    当下,他冲马全低言几句,马全转身离去,一旁,蒋赣将马钟的行径全都看在眼里,待马全离去,蒋赣微微拨马,向后靠了几步低声:“都司,我怎么觉得你对那小将颇有照顾啊…”

    马钟挑眉:“指挥使大人,此话怎讲?”

    蒋赣笑笑:“此子能以国子学士之身拼杀于征途之上,就是良驹一匹,但性情耿直,又是致命的弱点,若他圆滑一些,眼下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不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