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八章节外生枝

    “这些家伙…未免太过放肆了”马钟低声咒骂一句,旋即叱声小吏:“立刻派人告知马全,让其带哨骑营过去…等等…”

    小吏几欲得令离去,又被急言喝住,险些闪着老腰。

    “眼下骁武皇大军在此…这事到底是耿廖的意思?意欲施压临城?从郡城军行奉下再多要些粮草军备?还是麾下将领私自为之?”

    马钟快速思考,约有半杯茶的功夫,他重新穿上刚刚脱下的轻甲胄:“你去告令马全,让他带着哨骑先去收尸,我自顾寻郡守大人!”

    林中涣的那所大院子,几个长家婆娘正在低声议论。

    “你们说那骑兵该不会真是林怀平吧?要真是,长姐,你家老爷那般做派,这林怀平会不会找你等麻烦?”

    “是又怎么了?一个不知几时就会丧命的种,有何能耐?他找麻烦?呸!”

    林沙氏一脸不屑,只见她眉头高挑,腔转调高:“翰儿马上就要进官家任吏,就算老四家的卑贱种侥幸没死,在俺儿面前,他一个征役兵崽也得给俺儿作揖拜服!”

    “行,就你儿厉害…但是我说长家姐,你别忘了老三家的那个才子?这林怀平、林秀一道出去,老四家回来了,老三家的那么有才能,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呢?”

    提起林懋的儿子林秀,林沙氏气势有那么一刹慌乱,但长家气势让她瞬息稳住:“那个不守礼数,妄拦县令夫人车驾的浪荡子…他有什么能耐…不过沾了国子学士的名,但根子还是商贾的卑贱,哼…”

    对于这番妄言,侧厅房里等候婆娘回来的林懋脸色铁青,恨不得冲出去怒骂,可是他瘫在竹椅上,又如何来发泄心下的不满?但人在做,天在看,林沙氏身为林中道的正妻,非但没有林氏一族长家主母的魄力,还蛮横行事,十几年来,孬事积攒不计其数,随着一声怒喝传来,老账旧恨在这一刻随着怒喝全都被翻在台面上来。

    “林沙氏,你这长舌妇…一刻不憋住你那张烂嘴,是不是就活不下去?若不想活,我立刻宰了你!”

    猛地一怒声传来,让林沙氏浑然惊颤,回身看去,大门前,张氏、元氏、林曦玥在数名甲士的跟随下,昂首阔步进来,那股子气势,前所未有。

    在张氏身旁,一七尺有余、八尺不到的明光铠黑甲将领怒目直视,在他右臂甲胄臂铠上,隐约还沾着些殷红痕迹。

    “你…你…你…”

    一时间,林沙氏反应不过来,连带声音都结巴了,其它几个长家的婆娘妻妾早已在惊乱中认出,那张氏身旁的人正是方才言中的老三家浪荡子林秀。

    “让我妹子去给官家病种当冲喜暖床丫鬟,除了林中道、林中涣这两杂人,你们这些长舌贱人谁还有份?”

    元氏紧紧拉着林曦玥的手,身旁,壮硕的林怀平挺枪上前,威压逼迫,在此之下,听到动静的几个族中长辈颤颤巍巍从侧房厅室出来,为首的老者头发花白,胡须三尺,他是林中道等人的叔伯,林氏一族现在的族阁祭祀长辈林阁爷。

    “林秀,林怀平,你们回来了…你们回来了…”

    与此同时,林懋自己用臂撑地,从自己的小屋也出来了,林秀看到林懋,完全不应林阁爷,大步冲向林懋,在身前三步之处,双膝一曲,跪地叩头:“爹,儿回来了,儿不孝,让爹娘受累了!”

    林懋神情涌动,泪痕几欲落,婆娘张氏早已过来,推开守在门前发愣的家丁:“老爷,咱们秀出息了,成将军了,咱们一家…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

    哽咽中,林秀亲兵跑来,二人一人一头,将林懋坐的竹椅抬起,这般姿态高涨让院中的长家人全都愣神不可相信。

    “林秀…林怀平…你们回来了…”

    林阁爷被老三、老四家忽视,颤微着上来,结果林秀猛然转身抽刀平指林阁爷:“老东西,退下!”林阁爷被吓的一哆嗦,险些瘫倒。

    “你身为林氏一族的族阁祭祀,这么多年来我爹娘受到欺侮无数,四姨娘家生活贫困,你可说过一句公道话?现在,看在你把老骨头的份上,我敬你是长辈,不与你动怒,但你也别指望晚辈听你说的那些废言!”林秀怒声后,转头盯着几个长家婆娘和他们的家丁。

    “我平弟的话,你们都聋了?回答我,除了林中道、林中涣,你们谁还在后面撺掇算计我四姨娘和曦玥妹子!说!”

    吼声冲耳,横刀刺目,林沙氏这些个女流早已呆傻,也就这时,林中道、林中涣追回来了,望着院中的景象,这个林氏族长早就没了以往的威风,他小跑上来,扑倒林懋近前,哭泣哀声:“三弟啊,三弟啊,当初是我的错,让四弟家遭难了,让你遭难了…可是咱们终归是兄弟,咱们是一家人啊…”

    林懋虽然怒火满腔,可他生性耳根子软,林中道这么一哭求,他的心也就软下来,末了他冲林秀发话:“秀儿,要么算了…”

    “算了,什么算了?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怎么看咱们?”张氏插话怒声,可是林懋到底顾忌林氏血脉亲情,强声唤回林秀,林秀尊父孝顺,即便再怎么气愤,也只能忍下,末了,他威压道:“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若再敢欺侮我爹娘,我定然斩了你们的脑袋!”

    怒喝之下,满院子的林氏各家犹如羊羔小畜,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府丞家院的后街巷,马全看着地上断头尸首,心里一怒:“这些骁武皇的兵未免太放肆了!”

    “谁说不是,不过话说回来,校尉,这事就是个烫手的烙铁,咱们都司哨骑最好别碰,让郡府衙门判理,免得得罪骁武皇那帮人!”余五建议,马全点头:“说的不错,你带人把尸首带回郡城衙门,就说都司哨骑忙于乱民定罪,百姓安置,无空查管此事,我这就去郡守府回告事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