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七章怒火

    “该死的,该死的,那车驾呢?去哪了?”林秀来回拨马,急的满头大汗。

    “我看到他们进来了…林怀平应声,这时,隔街方向传来叫骂,让林秀一愣:“那声音…我娘,是我娘的声音…”

    瞬间,林秀激情愤慨,在接连不断的叫骂中,林秀纵马冲去,在转到城中直道上时,由于马速过快,险些撞到一队押解乱民前去顶嘴的衙门差役。

    “格老子的混账,你怎地行路!”差役当即叫骂,可是林秀理都不理,拨马奔开,当他转过街巷,看到远处的一幕,林秀顿时怒火四溢,只听马鞭抽响,战马嘶鸣,远处的几个家丁浑然一惊,回头看来,一骑已经狂奔袭来。

    “混账畜生!”

    怒声咆哮,林秀抽刀,寒光一抹,杀气冲击,为首的矮家丁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感觉的眼前白光一闪,他的脖子就像脱轴的车轱辘,向后盘转,待他闭目时,他看到自己的无头身躯正在喷血。

    “杀人了,杀人了!”

    矮家丁瞬间亡命,让其他几人惊嚎,只是林怀平也已冲上,他马鞭抽打,唰唰唰三下,三名家丁直接被抽个正着,在大力的携带下,三日面皮肿胀,后仰倒去。

    张氏与元氏看到此景,几乎吓的失神,林秀一个箭步飞跃,冲到妇人近前,看着妇人憔悴不堪的模样,林秀嘶声一喊,将张氏的胆气心魂全都给叫回来了。

    府丞后门前,管家看着林中道身旁的少女,满意的点点头:“你们候着,我去见老夫人!”

    林中道、林中涣点头弓腰,结果街巷处传来一阵杂乱,让管家皱眉:“怎么回事?”身旁下人很有眼色的向街巷跑去,探个究竟。

    “那些个贱民,一日不离,临城一日不安!”管家嘟囔着,结果他的傲慢自大还没有败完,方才去看究竟的下人竟然一脸煞白的奔回来。

    “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

    “什么?”管家惊讶:“难不成那些乱民又来闹了,快,快去都司衙门报官!”

    “不是乱民,是…是黑甲的兵士将他们的家丁给宰了!”下人惊怕的看着林中道、林中涣二人,闻言二人心下惊跳。下一秒,二人就看到数骑甲士纵马奔来,在马后,自己的家丁就似牲口一样被马鞭捆着双臂,拖地而行。

    “林中涣,枉我爹当年出资助你进考,现在你竟然怂恿这帮畜生惊吓欺侮我娘,妄自利用是四叔表妹,你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怒喝袭来,林中涣身子一颤,险些吓尿,还好林中道胆子稍壮些,挺臂扶了他一把,且林中道已经瞧清马上甲士模样,虽然他一身黑甲,面容沧桑,颌下已经生出一层蒙蒙的黑须,但是那牟子、神情、声音无一表明——林家老三的娃子林秀,回来了!还是活生生的官居都尉之职回来了!

    “我妹妹在哪?老匹夫!”

    不待林中涣缓下惊诧的心绪,又是一声咆哮袭来,且那长枪锋刃已经探臂指来,正压林中涣的脑袋,但凡长枪主人发力三分,林中涣的脑袋就得出现一个血窟窿。

    “曦玥,曦玥,我是娘亲啊…”

    与此同时,张氏、元氏二人出现,那车驾上,林曦玥探身出来,而车夫看着眼下境况,也不敢多言阻拦,任由林曦玥奔下去。

    林怀平手持长枪,怒目相向,鼓动的腮帮子牙齿相撞,恨不得把林中涣这个老畜生给撕扯烂了。

    “林秀,林怀平…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是你们大伯啊…”

    事到眼下,林中道彻底软怯,甚至想要用那微薄的血脉亲情来缓解威压,可是林秀、林怀平看到自家娘亲受其家丁欺侮,此番能够威压逼迫,绝对是老天恩赐,若是林胜或李虎那般性情阴冷急躁之人,早就送二人见阎王去了。

    “你们到底何人…胆…敢在我府门….前乱事行凶,来人….与我拿下!”

    府丞管家平日作威,此番见状,骨子里的狂妄竟然他哆哆嗦嗦的出言喝止,可他一个东西,如何能震得住林秀这些青丁汉子。

    “老匹夫,没你的事,滚开!”

    林秀亲兵抽刀威吓,让管家后退数步,身后的下人更是怵了胆子。这时,方才被战马冲撞的押解差役们发现了街巷后的人命尸首,已经追来。

    “你们这些人,竟然敢当街行凶,还有没有王法…”差役捕头抽刀怒喝,结果林秀根本不在乎,他上前冷目,几乎滴出冰晶的面颊让林中涣、林中道不敢直视。

    “人生在世,天道轮回,你们对我爹娘的欺辱,今日我全都讨回来!”

    此言即出,横刀在手,寒光射眼,让林中涣当即瘫软,跟着一股骚臭味从其身下传来,眼看林秀颤动身子,恨意飙升,就要抽刀砍下,张氏已经从后面扑上,一把按住林秀的臂膀:“儿啊…不可…不可这么做啊…”

    且那些捕头差役觉察事况不对,已经去唤都司哨骑了,在张氏的拉扯按耐下,林秀眉抽目瞪,但最终没有落刀,不觉中,林曦玥泪眼轻声,拉住林秀甲胄:“大兄,我就知道你和大哥会回来的,我就知道…”

    看着林曦玥,林怀平环目四周,发现十几个差役围簇不动,他缓了口气,抱起林曦玥放在马背上,身旁亲兵扫目车夫:“你,给老子把车架行过来!”

    车夫不敢违抗,轻甩马鞭,越过林中道兄弟二人,林怀平将张氏、元氏扶上车驾,冲林秀道:“秀哥,我们走!”

    林秀缓息收刀上马,最终转身,那些差役看了,并不敢硬拦。

    当林秀带着人离开,林中道几乎吓破的魂才算回来,殊不知,身旁的林中涣已经昏死过去。

    “什么?当街杀人?”都司衙门,小吏大惊,民乱刚安不久,这就又发生搏命,一旁,马钟沉声:“何人所为?”

    “都司大人,我等不知,好像是骁武皇的兵,他们骑着高头大马,一声黑甲,就在府丞大人的家院的街巷后!”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