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六章畜生

    由于石狮子后就是押解队,捕头害怕那些贱面看到,再生出其它事端,便开口冲赵源道:“你们快走,眼下郡守大人正在惩治乱民,你们这般,全是老子看在都司哨骑校尉的面上,若是由此出事,老子可不会给你们担着!”

    闻言,赵源忍下心绪,与李虎带着爹娘快速离开。

    都司府,林秀、林怀平急急赶来,府门前,马钟刚刚与姚启圣将粮草事宜操办完,看到骁武皇的骑兵,马钟眉头微皱,止步瞧个清楚,林秀下马奔至近前。

    “都司大人,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马钟沉声,他挥手左右,哨骑亲兵进入府衙,马钟将林秀引至府旁的门堂石,说:“你到此作何?为那些即将接受刑罚罪责的刁民求情?”

    “不不…”林秀有些急促:“此番是为私心而来!”

    马钟快速急思:“说吧!”

    “我等爹娘当初都在临城避难,之前所托马全兄弟为之探寻,结果没有消息,眼下我等即将北进,寒冬已到,若是爹娘安危不定,我…我…”

    看着林秀面色焦躁的模样,马钟稍加思索:“既然全儿已经为你探寻过还未音信,怕是你等双亲已经在前些日子的民乱中…”

    这话让林秀即刻愣神呆傻,恍惚中,他只感觉冷气从心底直冒,马钟还有事宜要处理,便不多言:“回去吧!”

    出了都司府,林秀木然,他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可是马钟却直言刺人,林怀平虽然燥乱,可是他毕竟不如林秀聪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就这时,一辆车架从都司门前街道行过,由于马车走的急,架帘被寒风吹起,林怀平有那么一瞬间看到车驾中的人。

    “林中道…”

    林怀平惊声,只是车驾眨眼功夫就行到五六十步外,而林秀还在心绪困杂中,林怀平伸手拽了拽林秀的甲胄:“秀哥,那车驾里的人是林中道…”

    “谁?”林秀急中回神。

    “是林中道…”

    林怀平再度还声,如此让林秀急言:“追,快追,他乃林氏长家,一定知道我等爹娘在哪!”

    旋即上马紧追。

    于海龙的府院后的街巷,张氏与元氏已经赶早一步到此,此番张氏用一根银簪换来行营官邸旁的车驾院双辕车驾,冲车夫作了不知多少揖,就是要在两个老畜生把林曦玥送进这该死的官家大宅前,拦下他们。

    “姐姐,那样的话,怀安怎么办?他…他杀了人…眼下那么多人被定罪,怀安他…”元氏泪眼婆娑,泣声不断,张氏怒然:“怀安的事决不能用曦玥来缓,林中道,林中涣这两个混蛋,除了那曦玥给自家人铺路,他根本不会在乎怀安的死活,否则还整什么借路门道,你真是傻到姥姥家了!”

    话音刚落,林中道的车驾转入街巷,车夫看到张氏和元氏,当即勒马停车。

    “老爷,前面有人挡着道!”

    林中道知晓此事应急不应缓,听到有人阻路,顿时火起:“是何人拦路?郡守大人正在治乱民的罪,尔等也太大胆了!”

    撩起车驾帘,林中道大声,但是看清拦路人后,尤其是张氏那张黑中透着怒火的脸,他心里咯噔一下,像是被石块砸中一样。

    “老畜生,你个王八杂种,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算计自家人,当年老夫人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杂种,你怎么不被老天爷一道雷劈死…老四死了,怀平沙场不知,怀安入狱生死无卜,你现在又要把自己的侄女当做筹码利用,你简直该死到祖坟里去!”

    张氏昂首掐腰,怒骂一通,只把林中道骂的脸色青白不定,林中涣一直恶心老三家的这个野婆娘,当即冲出车驾:“你个贱妇,我林氏的事,岂有你说话的份,来人,给我把她们轰开!”

    怒言之下,几个随车家丁左右看看,他知道张氏是林氏老三林懋的婆娘,一时并未动手,结果林中涣怒骂:“你们这些狗东西,吃着长家的饭,难不成连长家的话也不听?白养你

    这些玩意儿了,再不动手,都给老子滚回地里抛食!”

    “林中涣,你个白眼狼的烂命种,当年我爷们给你资助进考,你现在这么做,就不怕嘴大闪了舌头,一口气噎死!”张氏也气到极致,想林氏四大家,眼前的两名长家却如此畜兽,几乎把张氏憋的气炸于胸。

    “反了,反了!婊子娘们儿都能顶嘴,都给老子动手!”在林中涣几乎失去理智的咆哮下,这些个家丁只能忍心上前,要用强。

    车驾中,林曦玥早就被这景象吓哭,她不顾刚刚梳妆好的眉头,上前抱着林中道的腿:“大伯,你们别这么做,我三婶娘是好人!我愿意去哪官家…”

    林中道心乱如麻,伸手推开林曦玥,冲车夫呵斥,车夫甩鞭,朝前行去,而张氏、元氏已经被几个家丁推搡到一边。

    “林中道,你这畜生,你这么做你良心能安么?你对得起你四弟么?你对得起你自己么?把林曦玥给我放下!”张氏不断推搡家丁,奈何女人力小,如何顶的过?

    眼看车驾离开街巷转弯就到于海龙的府门前,几个家丁才出声:“夫人们,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我等的赎身契都在大老爷手里,若是惹恼大老爷,我们可就完了!”

    “滚开,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年我家老爷走商旺的时候,你们谁没有受过三老爷的恩惠,你给放开!”

    兴许林懋已经败落,几个家丁也被张氏叫骂的烦了,一不留神中,一个矮个家丁将元氏推到,张氏直接一巴掌抽上,却招来矮家丁一踹,这一脚只把张氏踹的腹部剧痛,倒地哀鸣。

    “我说你作甚呢?”八字胡家丁斥责,矮家丁倒不在乎:“怕什么?一个过败落的商贾家,在这耍泼,也不长长眼色!”

    在府丞街巷的临街道,林秀、林怀平纵马奔来,却被七转八拐的巷子搞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