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二章刺骨6

    出了郡守府,林秀驻马而立,望着姚启圣远去的车架,心中颇为气愤,想数日前自己率轻骑解了临城危难,姚启圣、于海龙这些官家是如何的感恩热情,结果几日功夫,就似变了个人。

    “林同知,你在此作何?”

    懊恼不解中,林秀听闻背后传来一声,转身看去,马全一身甲胄,手持长枪纵马走来,后面还跟着百十名哨骑弟兄。

    “马全,你这是要作甚?”林秀反问。

    “先前临城乱民街斗,抓了不少人,此番得空,奉郡守大人之令,着手处置这些乱民!”马全大眼扫了林秀一眼,小声道:“林同知,你是不是有事找郡守大人?”

    林秀先是点头,紧跟着又摇了摇头,这般模样让马全心下不解:“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这倒显得婆娘性情了…”

    面对笑言,林秀叹息:“想我们拼死从数百里外驰援而来,现在蛮子退了,可是我等爹娘却依旧没消息…郡守大人不知何故,竟然推脱先前所付…”

    “原来如此!”马全当即明了缘由,他应声:“这样,待我将那些乱民处置完,着人去都司的吏户门瞧瞧,当初百姓们入城避难,都由各自乡县官人登记造册,以备后时之需,虽然现在十几万人乱做一团,但是细心找找,还是会有消息的!”

    “如此就多谢马兄弟了!”林秀抱拳一躬,马全接连摆手:“林兄弟,你我之间不必如此!”

    话落,林秀与马全并驾齐驱,由于都司牢门在城北与城东官家行邸区的空栏区交汇处,对于马全接下来如何处置那些乱民,林秀颇感好奇:“马同知,这些乱民大多都是普通庄稼百姓,完全是受制于饥饿和泼皮混账的诱引挑拨才生事,此番处置,下场或将怎么样?”

    马全侧目瞟了林秀一眼:“我说林兄弟,你怎么还说这般话?难不成这两天的功夫,你就把我之前说的给忘了?像潜意识得罪官家士绅的言语,切莫再提了,兄弟多言一句,那些庄稼汉,只要他们挂上乱民的帽子,就是命不好,该怎样,就怎样!”

    “马同知,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毕竟我等爹娘也都在临城避难,我害怕他们受其牵连…”

    “是这样…那方才多有得罪…”马全知晓林秀忠孝义理的性情,抱拳回话:“如此请告知兄弟二老尊名,待会我让麾下弟兄留意一下,万一碰到,我自将他们带走,免了那罪责!”

    “这…”林秀有些不信,瞧此,马全摇头:“林兄弟,你这样性情可不利于你的才学军行前途啊!”

    说完,马全拍马上前,留下林秀一人矗立沉思。

    在城北与城东的官家行营空栏区,上百个被挂上乱民帽子的庄稼汉首尾以麻绳捆绑相连,在衙役、官差、哨骑等官人监看下,一个个往前面的大囚车走去。

    囚车旁,有几张桌子,每张桌子旁有几个都司门掌管刑罚罪责的小吏,他们随意两句,大眼一扫,就给这些青壮判了罪,或是罚到临城牢囚营当几年苦力,或是以刁民乱律压入大牢,再或者严重的直接送往菜市口,一刀砍了脑袋。

    也就这时,乱民队中,一黑脸汉子竟然抽拳朝桌子后的小吏打去:“你这阿杂菜,老子就是稀里糊涂的被抓来,你竟然给我定下入牢的罪,凭什么…”

    “反了你了,瞧你这模样,绝对是地痞混子,压入大牢都是轻的,应该砍了你的脑袋,免得祸害乡里百姓,来人,给他压入囚车!”瘦脸小吏怒声,几个差役拎着哨棒冲来,对着黑脸汉子就是打来。

    身后,林怀安与老汉直接被那粗暴的差役撞到在地,老汉爬起,跪地求声:“官家老爷,他不是乱民,他就是普通的庄稼汉,生来丑了些…”

    只是小吏如何会信老汉的话?在他们眼里,这些和牲口没什么区别的家伙就是野地里的蛀虫,除了啃草根,别的什么都不配。

    听着老汉的呱燥,这瘦脸小吏跃过桌子,上来就是一脚,踹在老汉脸上:“老东西,一副混账痞子样,也押入大牢!”

    由于老汉年长,身子骨脆弱,瘦脸小吏直接把老汉给踹的倒仰栽地,两个差役过来就拖人入囚车,林怀安心记老汉的情分,加之这些官家走狗不分青红皂白,让人怒火满腔,他便抽冷子甩开身旁的衙役,挣脱绳子,对着那差役就是一拳一脚,突如其来的黑手让两个差役嗷叫一声摔倒,这在瘦脸小吏眼中,绝对不可饶恕。

    “反了,反了,你们这些乱民,活该你们饿死,来人,把他们抓往菜市口,都给老子砍了!”

    此言彪出,十几个衙役冲来,不过瘦脸小吏的话也激起了民愤,后面百十个汉子不断挣脱,想要反抗,远处,马全见此,怒喝一声,百十名哨骑当即挺枪持盾冲去。

    “都给我拿下,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马全怒喝,哨骑冲上,几个迎面躲闪不及的乱民汉子直接被战马撞飞,瘦脸小吏见到自己的人马赶来,气焰更涨三分,盯着十步外的林怀安等人,他唾沫横飞,眉横眼瞪,恨不得一口嚼碎这些个臭虫。

    “你们这些走狗畜生,除了欺负我们,还能做什么…”

    黑脸汉子拼命反抗,结果眼前的衙役恼到极致,恍惚中,他狠目一瞪,刀鞘拖地,寒光一闪,黑脸汉当即呆愣原地,短暂之后,他感觉腹部湿热一片,而面前的衙役则满脸湿红印记。

    “贱骨头,让你作乱!”衙役怒骂一声,猛地抽刀,黑脸汉子当即后仰倒下,在他胸口,硕大的血窟窿不断往外喷着生息,林怀安和老汉瞧见此景,两人顿时惊呆,旋即一人大哭,一人怒嚎。

    “你们这些狗东西,难不成人命在你们眼中就这么溅!”林怀安怒骂狂飙,那双暴凸眼眶的红目就似疯狗野畜,这在瘦脸小吏等人官家走狗眼中,已经彻底沦为刁民乱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