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一章刺骨5

    “行了,回去整兵结营,我们就要轻装出发了!”乌正交代一句,便自顾离开,当林秀带着这个消息回到轻骑营盘时,赵源等人闻此消息,顿时炸了锅。

    “这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辽丘,我等命大没死,小砀山,我等疯杀没死,临城,我等硬是逼退数万蛮子,斩了几千个脑袋,依旧没死,怎么现在还让我们去打?难不成他骁武皇只剩下我们了!”李虎怒骂不断,对于这话,身旁众弟兄皆为赞同。

    “秀哥,眼看这天,大雪马上就要来了,临城这般境况,咱们自己的爹娘还都无音无信,就要北进,这不是逼迫着咱们家破人亡么?”林怀平忧心燥怒,此番临城民乱,他们私下想要找到自己亲人,可是临城十几万人,怎么说找就找?

    看着众弟兄,林秀安下心绪:“众位弟兄,从临水村起,我们的命就不在自己手里握着,想来可悲,命由己生,却不由己控,但是众兄弟有没有想过,将军为何这般对我们?”

    赵源、李虎等人当即住声看来:“还不就是当初我等执意违抗他撤退的军令,在小砀山搏杀蛮子,救出那些南逃的屯民百姓!”

    “正是如此!”林秀硬声一语:“在将军眼中,我们就是即将脱缰的野马,他确定不下我们的雄心所属时,就会斩断缰绳,让我们自生自灭但是,我们北地男儿不是奸诈狡猾的恶徒,我们忠于自己的血脉,忠于大夏的旗帜,所以此战,我们不会躲,我们要将北地男儿的威名彻底响彻整个北疆,让辽源军,东州兵,秦帅,齐王这些云端上的人瞧瞧,北地热血,刚毅勇悍,永世不屈”

    “但是秀哥,能不能走之前,让我入城找娘亲和弟妹安置好她们”林怀平小声,林秀当即点头:“我早已告知姚启圣,让他帮忙巡查临水人氏,在走之前,我们必定安置好自己的家人,这点,你无需忧心!”

    临城都司监牢。

    在这里,依旧昏暗,依旧腥臭,那潮湿的气息就像迷烟一样缓缓侵蚀着牢中的可怜儿,不过让人庆幸的是,牢头的一时善心让林怀安捡回一条命,此时,他背靠牢门栅栏,与那老汉低声交谈着:“老伯,我昏睡几日了?”

    “这这里昏暗,我也估摸不清,兴许两三日,兴许四五日,总之你昏睡时间不短,险些吓死我们!”

    “小子,出去了,你可得好好谢谢老伯,不是他跪地向牢头求情,你小子早就没命了!”黑脸汉子咧着大嘴冲林怀安说,林怀安晃动下肩膀,可是插在肉里的木棘刺痛的他难以忍受。

    老汉赶紧叮嘱:“娃子,别乱动,那木棘刺插得深,我们怕出事,就没敢动!”

    “老伯,无碍,我自小随大哥习武,身子还行,小小木棘刺,要不了命!”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能耐,不过话说回来,你大哥是谁?怎么还不来救你!”黑脸汉子随意一问,林怀安当即神色急转,深沉下去,老汉瞪了黑脸汉子一眼,斥责他不会说话。

    也就这时,牢道里传来脚步声,让后几十个衙役在牢头带领下走到各个牢门前:“把这些街斗乱民都带出来!”

    老汉见此,小声问:“牢头大爷,你这是打算放了俺们么?”

    “放你?”牢头旁的矮牢差冷笑:“老头,看来你是在这呆傻了!”

    在一众嬉笑中,林怀安、老汉这些人被衙役官差们粗暴的拖出,向外走去。

    于海龙府邸,后门前,林中涣一脸谄媚的笑,五旬上下的管家背手挺立,那股子态势简直就是官家老爷。

    “你说的可当真?”

    林中涣笑声硬语:“管家,此绝对错不了,不知能不能通见府丞老爷一眼”

    “不必了!”管家决然:“眼下临城事宜众多,我家老爷操忙骁武皇大军,这事由夫人操办即可!”

    “那在下林氏子弟入实缺位的事”林中涣扭捏一言,管家侧目鄙夷,旋即笑声:“林中涣,你我打交道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区区几个小吏位置,我家老爷又岂能反尔?明日,你带着你那侄女来府,让夫人见过之后,若可以,留下侍奉公子,不可,你自带回!”

    说完,管家转身离去,留下林中涣在原地躬身连连道谢。

    郡守府。

    姚启圣坐于上首,面容焦躁,那股子心底难安的模样让于海龙暗自思忖,说:“大人,骁武皇,陛下亲旨军系,咱们还是将粮草备置齐全,给他们送过去吧!”

    “三万多人,十万石粮草,那可不是小数啊,临城十几万百姓还在贫饿中,再者言,按照郡城军行奉的规矩,也不过三三分供,怎么现在全落在我临城头上?”姚启圣心中愤懑,自顾怒言。

    “大人,谁让现在北境贫瘠呢?黎城、襄城远在数百里外,要他们运粮来,那耿大将军怎么可能等下去,之前我去犒军,从中得到消息,不出三日,骁武皇大军即将再度派兵北进,若是咱们误了大军军行,一旦耿廖诉令中都,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最终,姚启圣忍下心,开仓放粮,议完供给骁武皇粮草,门堂来报,林秀求见。

    “这个家伙来作甚?”于海龙皱眉,姚启圣稍加思索,冲门堂说:“带他进来!”林秀进入厅堂,俯身一拜:“郡守大人”

    “小将军,起来吧,我知道你为何而来!”姚启圣直言:“只是街斗民乱方平,骁武皇大军粮草又在筹备,事宜众多,你等家人,还未有消息!”

    闻此,林秀心下失落:“大人”

    “小将军,你要理解本郡守的难处啊!”姚启圣冷热不淡,把林秀的话全都驳回,于海龙更是趁机出声:“小将军,我等要去粮草监察,你就先请回吧!”

    “这”

    林秀一言未出,姚启圣、于海龙已经离府而去。

    府外车架中。

    “这个家伙,先前那般纵容部下,搏了咱们临城官家脸面,要我说”于海龙愤怒自说,姚启圣沉声一语:“够了,此事已过,休得再谈!”话落,车夫甩鞭,郡守车架向临城西仓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