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章刺骨4

    林中涣颜面稍变,沉声:“这于海龙的次子天生怪病,传闻于海龙信卜道术,要为次子寻觅及笄少女,为其冲喜,咱这小侄女生的俊俏纯美,温和安然,也都符合于海龙所寻稚子的要求,若是讨得他们欢心,振儿、翰儿步入郡府就不成问题,至于元氏,只要借着林怀安入狱命危,我等仅为救其儿,她也只能应了,所以,我意指此事只可急行,绝不可缓慢!”

    “这…眼下乱民街斗刚过,各地乡民离城在即,于海龙会放着大小事宜不顾,去为其子行私?”林中道仍有顾忌,毕竟林振、林翰的谋途是以元氏一家为代价,他多多少少心有不忍,加之又是紧要关头,万一不成,林氏白费银钱事小,一旦被人捅出明面可就是事大了。

    “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般犹豫,我实话告诉你,若是临城事宜安稳下来咱们再动,这官家良位怕是没有了,试想,无灾无事,于海龙怎么会放出实缺?还不就是借着为上效力之名,私下放权谋私?再者,我做官家小吏这么多年,那些家伙什么样我一清二楚,大哥,我敢断言,不论何种事况,只要牵扯到这些官家人自身利益,他们都会以己为先,难不成你真当他们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在林中涣的撺掇下,林中道狠心怒声:“如此就这么办,老二,你这就去见府丞管家。”

    临城北校场。

    耿廖独自坐于中军大帐,身旁,参军顾恺之为其掌案,看着伏案上的北疆地域图,耿廖眉宇愈发紧皱,顾恺之稍加思索,道:“将军,何故如此焦躁?”

    “寒冬已至,大雪不日天降,辽源军、东州兵、骁武皇二军真是占的好时辰…不废多大气力就能取得退蛮的功劳!”

    “将军,此言差矣!”顾恺之低声反之,耿廖瞥目往来,顾恺之拱手势力,旋即一指点在地域图上:“将军请看,这是何地?”

    “辽丘!”

    “将军,当初我大军想要固守辽丘,将北蛮拦在燕城、兰河谷至源镇一线北面,可是黄金家族主儿乞部凶猛善战,一日就将我军战退,若非将军一时果断撤离,怕是骁武皇三军的旗帜已经没有了!”

    说起当日辽丘之战,耿廖就似吼中卡了根鱼刺,上不出,下不进,让人难忍,也正是那一战,让他损失整个右军,以至于后来右军残兵当众违令的腌臜事都是因此生来。

    一旁,顾恺之看着耿廖沉思模样,再度开口:“将军,北蛮南下以来,黄金家族主儿乞部一直驻守辽丘,死死把这个北向之地握在手中,现在北地境内各个蛮部开始撤离,全都得从那离开,末将猜想,辽源军,东州兵解了燕城危后,都会奔向此地,在蛮兵离开前,再战一场,以此殊荣,上报中都!若是骁武皇三军也可以在这一战中大放光彩,介时骁武皇军系回都,将军想不高升都难!”

    此言直接挑起耿廖心底的权势之火,在职殿卫中郎将这个虚职十几年,终于换来大权在握,此般心性所使,让他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搏的权势机会,哪怕骁武皇三军已经战力疲惫。

    也就这时,帐外执戟郎秉声:“将军,先锋轻骑营,林秀求见!”

    话落,林秀入帐,顾恺之扫了这个后起俊才一眼,牟子旋即划过一丝寒光,让后他转身冲耿廖道:“将军,末将前去巡查临城供给的粮草,以备接下来的战事所用!”

    顾恺之离开后,帐中之下林秀、耿廖二人,面对耿廖这只壮年老虎,林秀心底不稳,不觉中额头已经渗出蒙蒙汗珠,这一切全被耿廖收入眼中,大约半刻功夫,执戟郎再度禀告,让后乌正及几个原右军的将领入帐。

    “都坐吧!”耿廖出声,可是乌正、林秀这些人无一动身,饶是耿廖再度言语,乌正、林秀这数个将领才分列两侧,跪坐于牛皮毡垫上。

    “知道为什么唤你们过来?”

    听闻此声,乌正等人纷纷低头,耿廖将目光钉在林秀身上,直看的林秀心底发憷,才道:“你们都是原右军的将士,也是我骁武皇的精锐所在!”

    “将军言过,我等只是奋勇拼杀,一切战果皆是将军运筹所得!”已任先锋将的黄汉出声。

    这话听在林秀耳里,生分做作不已,可是他却不敢多说什么。黄汉话落,耿廖起身,将顾恺之方才整理的军报置于众将面前:“这是北蛮的战况,寒冬将至,他们北撤离开,辽源军、东州兵已经北追,我们骁武皇因粮草和蛮子掠夺腹地原因,奔至此处,待军备补充完毕,我决意再度北进!”

    此言即出,让林秀等人心中一愣,这难道是?

    “乌正,黄汉,林秀…眼下骁武皇已经不足以全军北进,与辽源、东州兵共战北蛮,故我意派你等精锐骁勇,从左、中军调拨兵将一万二千人,轻装北进,携以我骁武皇的骧旗,为陛下、为大夏、为那些丧生在蛮子手下的北地百姓再战!尔等意下如何?”

    “这…”

    乌正稍加疑虑,不成想与耿廖对目瞬间,他当即转息硬声:“将军令下,末将安敢不从!”

    “我等领命!”

    须臾之内,这些将领稀里糊涂的便叩地领命,饶是离帐之后,林秀还茫然不可知。

    “乌先锋,将军这到底什么意思?”离开校场时,林秀拦下乌正,想要探个明白,乌正叹息,将林秀拉至僻静之地:“什么意思?将军心急大功,又忌惮我们这些原右军的将领,此一举两得的军行大略,他如何不使?”

    一言中底,让林秀心胸压抑,不成想乌正叹而转笑:“这样也好,此战看似凶险,实则命门生途,若是我等随东州兵、辽源军搏战黄金家族,战中脱颖而出,介时功劳簿上,以秦帅和齐王殿下的性情,必定不会抹了我们…”剩下的话,乌正没有说完,但是林秀隐约感受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