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八章刺骨2

    低骂冷笑完,吴莫之便朝郡守府疾驰去。

    “该死的,该死的”纵马奔至东城门期间,林秀从那戏虐中想到什么,当即接连暗骂该死,如此模样让赵源等人心生不解,满是担忧的道:“阿秀,你怎么了?”

    黄齐以为是自己行径给轻骑营带来灾祸,当即沉声:“都尉,若是因为我顶撞那老匹夫,给你惹来罪难,你大可无忧,北地的爷们儿,敢作敢当,我自割了脑袋,担下这罪名,绝不连累都尉!”

    结果林秀抽鞭缓息,叱令众人:“我暗叫该死,与尔等无关,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由我一人承担,再者,尔等路途长远可期,若是真生出一二事况,决不可再莽撞而行!”

    忧心中,林秀已经望见城门前的骁武皇骧旗大囊,离的还有百十步,林秀扯缰下马,奔跑上去,此番模样活脱脱传令的小兵崽,这让赵源等人矗立原地,困顿不解,还是林胜心思略深,旋即明白过来,便冷声道:“都傻看什么?林秀这是自担罪责去了!”

    话落,林胜下马,率先跟随上去,赵源几人相识一看,一同上前。

    看到林秀步行而来,蒋赣冷面沉目,心思不断:此子才运加身,若为骁武皇的基石,也未尝不可,但无形中加了秦王的印记,我到底该不该留他只是他怎么步踏近前?如此卑微,莫不是小崽子意识到什么?

    暗说思虑后,林秀已奔至近前,面对耿廖,林秀顾不得喘息,一拜到底,头叩尘土:“末将林秀,迎驾大军来迟,恳请将军降罪,以笞末将怠慢之行!”

    此言即出,耿廖旋时愣住:好小子,竟然这般弃功请罪,如此倒让本将不能借机叱令了

    心下急思,耿廖大喝:“林秀,看在你驰援临城,退敌破蛮的功劳上,你此番罪责当与脑袋记在督查营,待大军安置妥当,你自去督查营领军杖三十,长长军行规矩!”末了耿廖心中暗骂:小崽子,算你走运

    “末将谢将军笞罪!”听闻刑罚军杖三十,林秀心里当即长出一息,仿若千斤重担散去不留。

    同样的,位于将校列中的乌正也松了口气,若是方才林秀莽撞,先言战功,再请罪责,加上之前的种种,耿廖怒威喷薄,保不齐林秀就要人头落地,只是让人惊诧的是,殊死相搏中,林秀已然学会自保,也算无愧于杨老夫子名师之恩,只可惜龙驹错路征途,没有跟对龙首啊想到这里,乌正不的恶哀叹一息。

    一时躲过罪责,林秀心大气轻出,但依旧不敢有任何疏忽,他畏畏缩缩从地爬起,身后,赵源、黄齐等都伯分列两侧,担了城门卒的身份,恭迎耿廖,这般卑微的形色让耿廖心中傲气得到极大满足,身为将者,将威不可侵,也不过如此。

    耿廖拨马上前,鞭指城内,质问林秀:“骁武皇大军日前来告,大军不日将至,为何临城这般模样?城门洞庭大开,寂寥无人,是本将旗手令兵中途延误,未传告令,还是临城郡守、官家百姓都被蛮子给屠戮殆尽,只余空城了?”

    “回将军的话!”林秀拱手一礼:“临城遭野狐、青狼等十几个南草原部落围攻掠夺,方圆百姓入城避难,当下蛮子虽退,可百姓未离,寒冬之下,十几万百姓缺衣少食,临城郡守及官家士绅一时处理不当,发生民乱,先前先锋轻骑营就是入城平稳街斗去了!”

    “哦?”耿廖迟疑:“民乱全城?”

    恰逢此时吴莫之告令归来,在他身后,姚启圣等一众临城官家士绅尾随跟上,见此,耿廖拨马入城,顾恺之等参军将校随之。

    “临城郡守姚启圣率临城官家士绅,恭迎大军迟来,安请将军赎罪!”姚启圣躬身拜说的功夫,吴莫之莅位耿廖身侧,低言:“将军,这老匹夫说的不错,临城发生民乱,方才平压不过半刻!”

    耿廖点头示意,吴莫之退下,耿廖下马躬身抬臂,礼示姚启圣:“本将已经知晓临城境况,如此就无需多言,骁武皇三军北征数月,现人困马乏,敬请郡守按照军行城奉,为大军供给些许粮草,已安军心!”

    “将军之令,本官莫敢不从?请将军与众甲士前往城北校场暂歇,大军只有人去安抚犒劳!”

    “如此本将就多谢了,待择日上报中都,定然少不了大人之劳!”

    “不敢,不敢!”

    稍稍客套之后,耿廖带着将校亲卫随着姚启圣前往城北校场暂歇,乌正路过林秀时,目光繁杂的看了他一眼,林秀想要从中得到些许提示,奈何乌正已经拨马离去。

    当于海龙带着府吏为城外的大军备粮犒军时,马全借着四下无人之机,来到林秀近前:“林同知,可否短谈片刻?”

    林秀与马全来到城门下的巡查卫所屋,余五带着两个哨骑守在门外,马全冲林秀低声:“同知,你可知自己已入众矢之的的位置了!”

    “马兄弟,此话怎讲?”林秀虽然猜测到一些,却不慎明了。

    “不是我一个外人多言,你的部下实在妄为放肆。此番临城民乱,事关临城安危,首当其中就是官家颜面受损,先前府丞请你们入城平乱,为的城安,深意更是官家士绅的利益,可你呢?”

    马全叹息:“我知道那些乱民百姓可怜,但天命所使,命贱仅如是,他生来贱民,在世风之下,除了坚忍熬过去,又能如何?你倒好,放言麾下不可伤乱民性命,且麾下恼火冲撞大人,竟然不第一时间维护官家颜面,惩治麾下将领,反倒借机向郡守大人,为贱民搏情,你可知你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

    “请马兄指点?”林秀听闻至此,额头已经布满汗珠。

    “指点说不上!”马全略有焦躁的说:“原本你是才武加身的龙驹,可是你这般做法,在一时间内得罪了整个临城官绅士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