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七章刺骨

    林秀奔来此只安民阻拦,防着郡城兵、巡查卫屠恼火之下戮乱民百姓,可当他看到黄齐秉着性子几欲乱来,更是惊出一身冷汗,郡城军系不归同属,如此唐突,实为军行大忌,故而林秀抽鞭怒喝:“黄齐,不得放肆,你给我滚回来!”

    黄齐闻声忍下怒气,扯缰撤位,身后,黄玉明及众亲兵轻骑也都纷纷后退。

    林秀抽鞭纵马,奔过黄齐这些轻骑弟兄,来到姚启圣面前,他跃马跳下,一个弓步挺立,扶住几欲倒地的姚启圣:“郡守大人,看在北地遭劫的份上,万不可再屠戮这些劫后得生的百姓,你我都应该知道,他们不过是庄稼百姓,甚至我等的亲人也在里面啊方才麾下皆出自贫苦庄稼地,见不得百姓遭罪,这才冲撞了大人请大人”

    “小将军,非本郡守这般做,只是你这部下要造反啊,百姓皆乱,搏打强砸,你这麾下不协助本郡守平复安定,还当众斥责怒骂,那态势几欲夺了我这临城官位?老朽自己年长力衰,尔等青壮有为,若你们想要此位,老朽上旨请辞,给你们就是了!”

    姚启圣言不对语,暗怒其中,那股子焦灼让林秀当即跪地。

    “郡守大人,我等身为北地男儿,自当保家卫国,护民安生,岂敢有乱思之想?郡守大人,看在我等退蛮保城的份上,此番差错就此按下吧”

    也正是林秀毫不顾忌自身威名功劳的行径让蒋赣、马钟心底浊气平复,随即纷纷退下,于海龙也不愿在这大庭之下,当着乱民贱民轻薄官家颜面,便借机出口,搀起姚启圣:“大人,林小将军如此通明知礼,乱民街斗方才平复,再者,此地不是说话的地,街斗乱民刚刚平复,临城百废待兴,敬请大人赶紧回府,主持临城事宜!”

    “敬请大人回府主持事宜!”

    马钟、蒋赣同时出声,姚启圣神情复杂的看了林秀一眼,便转身离开,至于林秀,因为黄齐的妄自行径,使得他原本准备好的一腔肺腑为民之言,生生烂在肚子里。

    当姚启圣带着蒋赣、马钟率郡城兵、哨骑营压着乱民离开时,黄齐刚想出声,却被赵源摇头示意,阻拦下。

    待这些临城官家消失在街面尽头后,黄齐才怒声:“这些混账,起先我以为真有乱民造事,结果一路看来,根本就是官民相冲,一个守着粮仓不放,一个快要饿死见了阎王,若早知如此,我们还拼什么命来保临城?还不如让蛮子破城,大伙一同死球算了!”

    “胡说什么!”林秀心烦不已,怒吼一腔,压下黄齐的乱言,刚要离开,远处奔来数名哨骑,为首是马全副手,余五。

    余五拨马急停:“我家马校尉有话带给林都尉!”林秀听得是马全稍话给自己,赶紧上前。

    “有何话,请兄直言!”

    “都尉,借一步说话!”

    余五引着林秀来到角落处,低声:“林都尉,此番你的部下闯大祸了!马校尉让你立刻重刑于方才的将领,前往郡守府请罪,如此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说完,余五抱拳离开,留下林秀独自呆然原地,身后,边洪上前,低声道:“都尉,怎么办?”

    林秀回头,看向黄齐,黄齐似乎觉察到什么,当即下马:“都尉,我是贫苦百姓出身,此番我莽撞行事,我自己会承担!”林秀孥动着嘴,到底没说什么,与此同时,林秀透过黄齐这些人望见了那殷红的青石板上,还流淌着不知姓名贫苦百姓的鲜血。

    临城东门,骁武皇三军统将、殿卫中郎将耿廖驻马而立,面前,破败不堪入目的东城门就似一面年久失修的栅栏斜倒在干涸的护城河里,偌大的城门洞内,连个郡城兵都没有,短暂之后,耿廖面色冷峻几欲凝出冰晶。

    “临城郡守在哪?先锋轻骑营又在哪?如此大张门庭,岂是迎军之礼?若是蛮子来袭,临城就如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吃!”

    听闻耿廖怒斥,身后一众将校皆闭口不言,唯有乌正一脸紧张,在望阳坡前,他已经嗅到一股子暗流之味,且暗流走向直指沾染上秦王少师的林秀,此番迎军之礼即出,绝对是林秀的罪责失误,他想出言缓下境况,不成想顾恺之在一旁低语相劝:“乌先锋,这个时刻开口,怕是要热火上身啊,再者,你才任偏将先锋,是将军器重的人,前途明亮,可你那部下却有个秦王少师夫子,此番污迹,与骁武皇的骧旗上,着实难看啊”

    闻听此言,乌正顿时心惊胆颤,几乎到嘴边的话也在军途前行中硬生生咽下去。

    “来人!”耿廖怒声。

    “末将在!”左军先锋将吴莫之拨马上前。

    “派人去告知临城郡守姚启圣,就说骁武皇大军临驻临城!”

    “得令!”吴莫之当即带着亲兵冲入城去。

    临城郡守府前的直道,林秀率领麾下众兵才从城北回来,正好撞见吴莫之,见到吴莫之,林秀心底浑然一惊,才想起辰时骁武皇派来的传言旗手,只因自己着急临城民乱,一时给忘了。

    “林都尉,此番疾援临城,你轻骑营战功卓著,我吴某可是钦佩之至!”吴莫之早就瞧见林秀,当即驻马出声,但林秀已如热锅上的蚂蚁,焦乱万分:“先锋之言,林秀莫不敢当,皆因临城发生乱民街斗,为保民安,林秀才率部至此!”

    “将军已至东城门林都尉,还不快向将军邀功去”吴莫之冷笑,且最后这一言让林秀犹如掉进冰窟,浑身僵硬,甚至于先前奔驰压制街斗的热气也都消散开来。

    “末将这就去向将军告罪”

    林秀不敢再言,当即带着麾下朝东门奔去,看着林秀的背影,吴莫之一副旁人观火的戏虐:“黄口小儿,自你当众搏了将军面子,就已经命到亡时,不成想接二连三躲过死劫,眼下你不顾军系郡城之别,插手临城事务,秦王已经远回河西,没了杨大学士开言,本将倒要看看你这个文武全才的龙驹如何蹦过脚下的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