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五章刁民乱6

    在乱言杂语之下,林秀紧握刀柄,压下心底的躁动,不让面前的百姓杂言冲了自己。

    三息之后,乱哄哄的声音消沉下去,方才那乱民青壮再度上前,愧疚愤怒混于一腔道:“既然你当着老天起誓,又言自己是临水人氏,俺们信了你…实话说,俺们也不想造乱,俺们就想讨口饱饭…是那些官家太混账…就在几天前…俺的儿已近…已经…”

    还未说完,这青壮眼睛已经红了。几天前,青壮刚及三个月的娃娃因为婆娘饥饿,不下奶水,硬生生饿死了,如此痛心下,官家的事宜未加妥当,就下离城返乡令,这让只求一口饱饭的百姓怎能不怒?

    “大叔,我林秀在此言明,若护不得尔等安稳,就让老天降雷,劈死我这个口出大言的混账!”林秀怒目高声,一语过后,面前数千百姓终于按耐下心中的愤恨,在低语抽噎中扔下手中棍棒,纷纷跪地认罪。

    “边洪,带人护着他们,在事况未妥善之前,若是那些哨骑、郡城兵不分青红皂白,敢来捉拿乡亲父老,你大可动刀,宰了他们!”

    “末将令命!”

    话落,边洪带着亲兵队的几十号弟兄上前,将这些乱民引离街面,还器物库一个安静,而林秀则与赵源、李虎率部直冲城北商市街。

    行营官邸旁,林中涣给林氏一大家子寻来避难歇息的院子,此时不仅没了舒适高贵,反倒让一众林氏担惊受怕。

    院落中,看着愈砸愈烈的大门,林中道急的大吼:“都使点劲,顶住,一定要顶住,别让那些贱民冲进来,老子平日白养你们了!”

    嘶吼中,家丁和小辈们鼓足吃奶的劲,死死顶在大门后,至于那些说风凉话的各家婆娘们,也都逃回各自屋内,担惊受怕去了。

    “妹子,别怕,别怕,咱们不似那些长舌毒妇,咱们不作孽,老天不会断了咱们活路!”

    张氏将元氏和小侄女领进自己屋里小声安慰,林懋则奋力撑着两臂,将桌椅顶在门后:“他娘,四弟妹,你们看看有没有后门,赶紧逃,那些百姓都被饿疯了,见人就打,什么都顾不了了!”

    “没有,我早就寻过来了,林中涣这老畜生,把咱们强行带到这,现在算是造了大罪,再者,他个老畜生花大价钱寻得是人家行营官邸的后房屋,以前就是杂货院,根本没有后门!”

    张氏急言,先前街斗,元氏的二子已经被抓,生死不明,眼下他们一残废老爷们,两个妇道娘们儿,真要被那些乱民撞见,绝对死路一条。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大门破裂,浑然倒落,两个家丁躲闪不及,直接被门板砸在下面,那些个乱民就跟疯狗犯病似的抄着棍子柴刀一轰冲进来。

    “把这些官家走狗全都打死!”

    “打死他们!”

    喧杂叫骂中,林振、林翰这些小辈咬牙攒劲,带着十多个家丁抄着哨棒与那些乱民轰打成一团,至于林中道、林中涣这些老家伙,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林中涣平日作威惯了,此番没了气势,想要逃开,却发现两腿直打颤,压根跑不动。

    一浑身脏兮兮的少年崽子瞧见他吏服深蓝袍子装扮,当即抄着一把柴刀冲过来,不过林中涣虽孬,生的儿子林振倒有几分胆气,但瞧林振一棍子抽翻两个乱民,余光扫见老子要亡命贱民刀下,林振嗷叫一声,撤身冲林中涣奔来。

    “爹,趴下!”

    林振嗷的一嗓子犹如虎嚎,震的那乱民少年一颤身子,林中涣借机趴地,让后林振鼓劲,六尺哨棒携风扫来,直接打在乱民少年脑袋上,少年一个晃身,仰面倒地,林中涣吓的直踢腾腿,把倒在身上的少年踢开。

    也就这时,大院门外响起一阵杂乱,让后那马叫嘶鸣声快速压来,这些冲进大院拼打的乱民当即如蝗虫般向外逃窜,一时间,林中道这些人根本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下一秒,数个黑甲轻骑纵马奔过门堂,进入院内。

    “尔等如何?”

    闻言,林中涣顾不得身体疼痛,当即上前跪拜:“将军忧心,我等无碍,我们都是这大院的人…多谢大人援救…那些乱民刁横野蛮,将军一定要把他们…”

    轻骑显然没工夫听林中涣废话,当即沉声:“尔等无碍就好,此时切莫出门乱走,否则我等刀枪不认人!”

    轻骑威吓一声,拨马急出,门外,数百轻骑好似猎手追逐猎物般,将那些乱民给撵的四处奔逃,不远处,林胜持枪纵马,沉眉冷目的看着眼前景象,当数个受伤倒地的乱民逃脱不及时,林胜冷笑抽马上前,但见他伸臂长枪横扫,直接给这些个乱民肩头留下一处血窟窿,如此疼的乱民原地打滚,嗷嗷惨叫。

    “林胜,你在作甚?”

    十几步外,林怀平纵马奔来,看到这一幕,他当即怒喝,谁知林胜桀骜不驯,手持长枪,回身扫指林怀平:“你我都是都伯,你的令可压不到老子头上,这些个贱民,聚众闹事,不给他们留个念想,他们是不会长记性!”

    “秀哥有令,不可伤他们!你这般做,我定然要告诉秀哥…治你这个疯子的罪…”

    林怀平话音未落,林胜眉目抽动,嘴角微扬,随着他杀气迸射,胯下战马一个冲步,那七尺长枪随臂挺上,宛如银龙,携风刺来,如此偷机狠招让林怀平猝不及防,即刻抽刀抵挡,结果林胜枪走一半,又似流星反月,瞬息撤回,这般奚落着实让林怀平招了个狼狈。

    “哈哈哈…平弟,咱们都是在数场大战里搏得生途的爷们儿,你身为斥候都伯,竟然还是这般娇弱模样,实在有辱我们先锋轻骑营的脸!哈哈哈…”

    林胜冷面撤去,哈哈大笑,转身纵马疾驰去,只是他的这般戏虐实在过火,林怀平咬牙握缰,浑身崩的紧直,身旁,亲兵上前咒骂:“这个林胜,十足的疯子,早晚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