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刁民乱5

    与临城的哨骑、巡查卫、郡府兵不同,这些轻骑甲士才经历一场大战,血杀之气十分浑厚,那些街斗乱民起先想要凭借蛮横热血抗拒一番,结果轻骑稍微冲击,一个搏杀威慑,就将这些乱民百姓给压制住。

    临城郡府器物库前,近千的乱民从城北一路抢夺而来,期间已有不少官绅大户遭到劫掠,当他们看到器物库的铜狮大门后,这些血气上头的百姓汉子纷纷奔上,将库门差役拖出门庭,乱棍打在地上。

    只是不待他们打开库门,冲抢进去,数百轻骑从街口驰来,瞧见这些黑甲长枪的杀神,一些胆小的当即四散奔逃,但是仍有不少胆大爷们挺立不走,妄图与之对抗。

    远远瞧见器物库府前的境况,林秀当即喝令:“尔等听令,绝不可伤他们性命!”

    这话让紧随其后的李虎很是不解:“秀哥,这些家伙都疯了,我们不伤他们,他们可是会要我们的命,你瞧他们那架势…简直就是疯狗搏命…”

    “住嘴!”林秀呵斥一句,就这须臾功夫,轻骑已经冲破数道乱民组成的人墙,而林秀更是以刀鞘为棍,借着马力奔驰疾走,迅手在这些乱民颈项打下,乱民吃痛,捂着脖子倒地,缓了一息,林秀才沉声叱令:“这些都是临城境地的百姓,伤他们就是伤了自己的亲人,虎子,绝对不能伤了他们!”

    反复叱令之中,看不到头的乱民已经抄棍冲来,见状,林秀扯缰急停,不敢再冲,否则数百轻骑冲上,单凭马蹄冲撞,就能把这些面皮清瘦的百姓给踏死。

    看着眼下,李虎燥怒一吼,当即抽鞭,战马嘶鸣急奔,越过林秀,在距乱民还有十余步的位置时,这个胖如肉球的家伙脚踏马鞍,飞身直跃,下马冲到最前面,那些乱民当即抄棍打下,李虎则反臂发力,将长柄刺锤拄进青石板,赤手空拳打去。

    “砰”的一声闷响,一汉子直接被李虎抡拳打在面目,巨大的力气将他掀翻离地,向后砸倒十几个跟随者。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怎么了?都给虎爷醒醒!”李虎得空大吼。

    可是乱民群情激愤,区区一个李虎,又如何压制得了?不过李虎纵深下马让林秀旋即想到一个法子,他呼喝边洪,边洪通晓其意,与一众亲兵下马持盾挺立上去,以盾阵围压这些百姓,迫使他们束手。

    看到这些骑兵下马围压,围攻器物库的乱民不敢再冲,换之捡起石块瓦砾,朝林秀众兵砸来,李虎位于盾阵之外,一时被砸的头破血流,如此气的李虎当即抽起长柄刺锤,就要挥杀上去。

    ‘啪’的一声,林秀伸臂马鞭,甩在李虎的盔甲上:“你给我退回来!”

    “可是他们…”李虎目瞪血丝满布。

    “你给退回来!”林秀接连两声怒喝,李虎不得不怒视着那些疯子一样的乱民,退回盾阵后。

    也就这时,街巷尽头传来阵阵马蹄声,林秀回目看去,是赵源率部奔来,在他的骑队中,似乎还有几个老汉。

    “让你去护粮仓,你怎么跑到这里?”

    面对林秀急问,赵源扯马急停:“阿秀,这些人都是临城境地的避难百姓,绝非乱民,切不可伤他们!”

    “这些我自知!你来此作何?若是粮仓被破,后果不堪设想!”

    赵源望着远处的混乱,也来不及多言,冲身旁马上的黄脸老汉道:“老伯,拜托了!”末了赵源才冲林秀道:“让边洪他们撤下,百姓们被流言征令激愤,我们施加兵威只能适得其反!”

    那黄面老汉与几个爷们下马向前面奔去,林秀、赵源跟着下马护卫上去,免得混乱过度,引发人命。

    “父老乡亲们,住手吧,这样是没结果的!”

    黄面老汉嘶声大吼,那乱民前数个青壮怒声:“老狗,你也成官家走狗,老子要是有刀,就先宰了你个王八货!”

    “我不是官家走狗,我是临城西水河人氏,和你们一样,都是庄稼百姓!”黄面老汉大声解释:“眼前的兵不是临城的官家走狗,他们是驰援临城赶走蛮子的骁武皇,咱们北地人的子弟兵,他们老远拼命而来,就是为了保咱们这些人的性命,又怎么会让咱们饿死在寒冬?看在北地人的面上,别这么造乱了!”

    听闻轻骑是驰援临城的北地兵,不少企图围攻器物库的乱民们稍微安静下来,在混杂的叫骂低声中,那质骂黄面老汉的青壮再度打着胆,粗声道:“你说他们是北地人,又有何凭着?你可知道城北商市街那边,官家走狗已经开了杀戒…”

    听此,林秀一惊,上前数步:“姚启圣命郡城兵下杀手了?”

    “你以为呢?否则我们为何要造乱!”青壮愤恨:“俺们就是想要些口粮,不然,寒冬里俺们咋样活下去?他们官家西仓里十几万石粮食,宁愿存着放坏,都不愿给俺们分发一点…”

    知晓缘由,赵源、李虎咬牙怒目,林秀也只觉的胸口憋了一息,想起那夜姚启圣与临城官绅大户摆下犒赏宴席,那般大手如何会让人想象到今日的境况?

    想到这里,林秀沉声高喝:“父老乡亲,我等骁武皇先锋轻骑营,我乃都尉林秀,临水县人氏,我在此立誓,绝不会让父老乡亲饿死!”这话一出,乱民群中当即议论成片。

    “林秀,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莫不是临水县南那个跑商老汉的儿子?”

    “是不是几年前的县考小状元…”

    “什么小状元,听说他当街拦县令夫人车驾,实为浪荡子…”

    “放屁,那是县令夫人坑害于他,谁不知道林家老三的娃子眉清目秀,文韬武略,是个才人,只是可惜参了兵役…半年前大伙还都议论着这娃子死在外面了…不成想现在回来了…林家老三这下算是扬眉吐气了..”

    “哪有那么巧,征役贱命,北上沙场,去十回二的结果,怎么就林家那娃子能活着?我不信那个商贾贱种有这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