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章刁民乱

    “妄言可恕,本王准了!”

    “谢殿下!”李默然长喘一息:“末将估量,此前骁武皇二军的狂言一决雌雄,实则与笑言无异,殿下应知,骁武征役,立军不过半年,一军溃灭,三军败退,而这二军…说一句坠了士气的话,在主儿乞部眼里,它连鱼肉都算不上,且主儿乞是黄金家族的雄狮,凶悍无比,麾下曳落河勇士,更是以一抵百,双方交战,两千蛮兵,即可屠灭之…”

    此话一出,齐王牟子精光迸射,那股子寒意让众人心底发颤,良久之后,齐王冲王俊道:“传令,本王决定东州兵北进,同时派人命燕城郡守前来觐见,这个老东西,本王千里迢迢来驰援,他不能一个子都不出!”

    “奴领命!”

    王俊得令离开,旋即,齐王背手望向西南方向,那里是中都的方向,在阴云昏暗之下,他梦寐以求的皇尊之位就在中都的城墙之后,在那金銮之上。

    “父王,骁武皇,一支新丁弱旅,您到底因为何意而让它存在呢…此番蛮兵退去,世子大位,您心里已经定下了么…儿做的…还不够好么…”

    望阳坡下,大火一直灼烧了一天一夜,直到次日凌晨寒霜天降,燥热猛烈的大火才算被熄灭,即便如此,那焦烂腐臭的人尸气味四溢飘荡,引来无数在寒冬里觅食的野狗鸟兽,那般景象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天明时分,初升的冬阳缓缓越过地平线,将微弱可散的柔光照耀在这片土地上,随着骧旗挥动缓缓移动,骁武皇三军终于到达此地,当先锋队列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立刻停止前进,回告中军。

    中军队列,令兵纵马奔来,急言禀告:“将军,前方发生异况,简直…简直…”

    令兵谈吐杂乱,耿廖眉目抽动:“发生何事?快快言来!”

    身旁的顾恺之、乌正等将领也是心下困顿,且在晨雾寒息中,他们仿若闻到了一股子尸腐臭味,让人肺腑作呕。

    “将军,您还是亲自来看吧,漫山遍野,全都是烧焦的尸体…”

    此言让耿廖众人一惊,旋即纵马奔去,来到望阳坡上,耿廖等人扫目望去,顿时惊诧一时,但凡视野所见之处,大道、坑洼、沟壑、坡谷里,全都黑乎乎一片,好似被大火烧过,若在细眼寻之,定然能够看到黑乎乎的焦灰下,那形状各异的东西全都是被烧焦覆盖上寒霜的尸体,饶是耿廖这些见惯沙场的人也都无法压下心中的震撼。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耿廖自问出声。

    “将军,将军…”

    旗手队正从后面上来,手里拿着一纸军告令:“将军,这是昨夜先锋营令兵送来的战况,收得军告令的旗手昨夜巡查给忘记了,方才想起交于我,现在我已让他滚到督查营领了二十军棍!”

    旗手队正连声解释,递上军告令,耿廖仅仅扫了一眼,面色当即铁青起来,身旁的顾恺之心下疑惑,纵马上前,探头侧目一瞥,只看得首行的字:“将军在上,骁武皇先锋轻骑营攻袭围城蛮部,杀敌数千,青狼、野狐等诸多蛮部败退北逃,已解临城危…”

    当耿廖看完,瞬即明白,眼前的这一切全是那轻骑营所为,在身后众将的注视下,耿廖将军告令扔给顾恺之,不再言语,纵马向临城奔去,其余将领见了,当即跟上,倒是乌正嗅到一股子其它味道,他来到顾恺之身前,低声:“参军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军告令写了什么?”

    顾恺之瞟了乌正一眼,冷热不均,细小一声:“乌先锋,你那林都尉可真争气,竟然以两千轻骑击溃数万蛮兵,在死路里夺了一条军功大道,眼前这火海人尸遍地的杰作,怕也是你那林都尉的杰作,顾某在这先声攀言乌先锋一语,您那都尉部下怕是要鱼跃龙们,飞入凌霄众万里了…”

    闻言,乌正面色呆愣,就这功夫,顾恺之甩身离开,叱令全军起行,旗手队正便拍马向大军后列奔去传命:“将军有令,全军加速,在临东城外驻营歇息…”

    当临城在冬日温暖下从黑夜里苏醒,杂乱便成为唯一的格调,蛮子退去,这些避难的百姓就要面临离开的命令,但是这些百姓们都知道,蛮子掠夺而来,定然把自家那一亩三分地给掠夺的一干二净,没了吃的,他们这么离开临城,岂不是要冻死在破败的房屋里,随着这消息传开,百姓们又开始躁乱起来,甚至比先前的街斗还要严重。

    对此,姚启圣派出千余巡查卫威压,结果却是巡查卫们被百姓群起而攻之,进而使得躁乱更加严重。

    “大人,再这么下去,怕是要生出事端啊?”

    蒋赣从外面急急回来,一千余名巡查卫,此番出去被打了多半,蒋赣还是在亲兵护卫下,才脱身,瞧着他那股子焦躁面色,姚启圣本就嗡嗡作响的脑袋更是乱了三分。

    “这些刁民!”于海龙咒骂一句,旋即冲姚启圣道:“大人,眼下咱们的府仓已经空了三分之二,余下的都是临城各部各营的用粮,就算全分出去,也不够十几万百姓食用过冬!”

    “不是还有苗制仓,农仓么?这两处仓内至少二十余万石存粮,开仓分与那些百姓,躁乱即刻能平!”都司马钟疑声。

    “马大人,你是真傻还是装蒙!”

    情况紧迫,于海龙言语也变了味,他瞪着马钟,怒言出声:“那是谷种和明年青稞税制的保底存粮,若是青稞税制收缴不上来,没有这些保底存粮顶充上去,不光郡守大人,你我都得掉了脑袋!”

    “即便如此,连过冬吃食都没了,你还指望明年有什么青稞税制上缴…”马钟被于海龙一言冲的肺腑火气,急声顶出。

    本来事况就急,两人同时对呛,直接入干柴触火星,轰然灼烧。

    “姓马的,你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难不成你要和那些刁民一块打进郡府来,眼下街门混乱,你不带着麾下去平复街乱,在这作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