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九章牢门2

    在老汉的急问中,‘林..怀..安’三个字才缓缓飘入众人的耳中,老汉当即冲黑脸汉子等人急声:“你们现在要连着喊叫,千万别让他睡过去,睡过去可就没了…”

    有了老汉的叮嘱,黑脸汉子和其它人小心翼翼将林怀安稳靠在中间,用身上的粗布麻衣为其缠绕下伤口,免得被牢房里的臭虫脏玩意儿沾上,引起腐烂,至于老汉,则扒在牢门的栅栏上,扯着嗓子冲监牢尽头大吼:“牢头大爷,救命啊…这有人快不行了,牢头大爷,快来人啊…”

    呼嚎中,寂静的牢房热闹起来。

    “呦呵…听这动静…是哪个短命鬼要歇菜了…”

    “老头,别吼了,这地方,从来都是活着进来,死的出去,那些个混账玩意,巴不得咱们都死在这,再嚎,小心那些混账拿哨棒招呼你!”

    “就是,省省力气吧,吼的跟夜猫叫似的,让人燥心!”

    在一众囚犯的扯呼下,老汉气的差点一口倒气闷过去,可是林怀安不过弱冠,在他眼里还是个稚嫩的娃子,如此就稀里糊涂的死在街斗上,那才是天理不容,老天瞎眼。

    此时,在吵闹的呼嚎中,林怀安疲惫沉如铁块的脑袋缓缓抬起,一双肿如馒头的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俺…俺娘…她有危险…俺得去护着俺…娘…还有俺…俺妹子…”

    断断续续的喘话让黑脸汉子恨的直咬牙根,要是没有白日的街斗,他们这些人怎么会进到临城大牢?

    缓下心气候,老汉继续扯着嗓子大吼数声,牢房尽头这才传来阵阵低骂,让后就看到牢头带着两个牢差抄着水火棍急急走来。

    “娘的老东西,大半夜不睡觉鬼嚎什么?难不成白日里的街斗还没把你等贱种打舒坦了?非要爷们几个给你一顿棍子炖肉才安生!”瘦牢差拎着棍子快步跑来,对着老汉就是一棍子抡下,老汉心怕急躲,一个踉跄后摔倒地,不过隔着监牢栅栏,棍子打在牢门上,震下一坨青苔木皮子。

    可是眼看那林怀安受伤出血脱水,再不救治绝对一命呜呼,老汉只能冲着牢头一咕噜跪地,咣咣几个响头,

    “牢头大爷,我等真不是什么刁民乱贼,白日里也都是稀里糊涂被卷入了街斗,眼下这娃子受伤,眼看就要没命,大爷,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求大爷开开恩,给救救命吧!”

    一旁的瘦牢差抄棍子在牢门栅栏上打了几下,呵斥:“老头,爷的话你当放屁是吧,还嗷嗷叫,爷告诉你,你们这些街斗..”

    “打开门!”牢头皱眉沉声,这让正在叫骂的瘦牢差当即闭嘴:“头儿,你真要管?他们这些当街搏斗的混账玩意儿…”

    “给老子开门!”牢头瞪了瘦牢差一眼,瘦牢差撇撇嘴,嘟囔着转身开门:“老头,算你们走运!”

    开了们,牢头进到监房内,瘦牢差驱开黑脸汉子那些人,矮牢差上去把林怀安从地上抽起,拿手在他脸上抽了两下:“醒醒…小子…醒醒…”

    可是林怀安从白日里到现在滴水不尽,又伤的颇重,能活着也就是自小身子骨好,换成别人,早就咽气了。

    “头,看来这小子情况不妙啊…”

    牢头从腰里拿下酒葫芦,喝了一口冲林怀安脸上喷上去,烈酒的刺激让林怀安抽了抽鼻翼,微微抬头,牢头这才直起身子,缓了口气,将酒葫芦扔给老汉:“给他灌两口,冲冲肚子里的浊气!”让后他冲矮牢差示意一下,矮牢差当即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一指高的瓷瓶。

    “这是金疮药跟活血丸,往日都是给那些打点过的伤犯准备,爷今日知晓蛮子退了,心情好,就赏你们了,能不能活,就看你们自己造化了!”

    说完,牢头带着两牢差离开了,至于老汉则冲着三人背影扣头千呼万谢,回过头来,在黑脸汉子的帮衬下,老汉将药给林怀安敷上喂下,又用酒水给他润了润喉,至于深陷肩肉里的木棘刺,他们不敢乱动分毫,只能等出去了,找来郎中为其医治。

    燕城境地。

    燕东哨镇,旌旗飘荡,战马飞奔,酷寒干裂的土地上,乌红的血迹是一层又一层,以至于寒霜天降后,散发着乌红光泽的大地彰显出几分血煞气氛。

    “殿下,令旗来报,骁武皇三军已经南进临、襄,辽源军日前朝西追杀蛮部溃兵,至于殿下在东州境内征役的骁武皇,则准备北进辽丘,与黄金家族的主儿乞部一决雌雄!”

    近侍王俊冲齐王景俞天低声禀告,只是齐王听完后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让王俊心下困顿,一旁,辽城行军司马、东州兵的暂立指挥使李默然上前低声:“殿下,眼下燕城已无危机,东州兵马再做停留,那燕城郡守怕是会多想啊,再者,骁武皇二军虽然目前一鼓作气,未尝败绩,可这都是辽源军再前面冲杀的结果,要知道骁武皇一军已经全部溃灭,骁武皇三军从辽丘败退,殿下任由骁武皇二军独自去辽丘对决主儿乞部,万一…”

    “嗯?”齐王拖声,让李默然当即跪地:“殿下恕罪,末将多言乱语,惹了殿下心情…末将知罪…”

    扫了李默然一眼,齐王道一声起来,便出帐来至东州兵临时营墙之上,其余将领纷纷跟随。

    望着远处苍凉破败的燕城,齐王道:“你们说骁武皇二军的八万人马能够与主儿乞部决一决雌雄么?”

    李默然等将领相互看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来沉默。

    “本王问你们呢?难不成都聋了…”

    齐王怒言,李默然这些将领再度跪拜,如此让齐王回身目视李默然:“李默然,方才你自知言错,现在本王给你个改正的机会,你来说,但是说前考虑好自己的脖子是否够硬!”

    闻此,李默然心中接连叫苦,可又不能不说,短暂之后,他叩首低声:“殿下,末将恳请殿下先免了末将的妄言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