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八章牢门

    “罢了罢了,休再哭泣!”林中道也有些燥烦,沉声一语。

    让后他示意林中涣,林中涣明意点头,冲元氏直言:“四弟妹,咱们林氏想要借此机会为小辈们搏几个官家位,日前,郡守府丞于海龙为了操办临城事宜,需要进些良家子弟,补了手下的小吏空缺,银钱我等已使了,但还缺一些助力,我等与叔伯商议后,想到些眉目,而这些助力唯有弟妹能够使然!”

    “大哥,贱妇现在就一贫寡之人,有何助力可使?”元氏不明。

    至此,林中涣与林中道同时转目看向卧榻上熟睡的元氏女儿林曦玥:“弟妹,府丞大人的次子已入弱冠之年,想要收一贴身丫鬟,而咱们曦玥生的小巧俊美,聪慧雪灵,府丞大人肯定愿意,介时林氏子弟入官家位,怀安的事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听到这,元氏旋即明白两位长兄的意思,碎心之痛,泪凝如晶….只是曦玥也是自己的孩子…且年不及笄…如何就要担了那人妇丫鬟之苦?

    在别房屋内。

    “老爷,林中涣与林中道这两个老畜生竟然如此行事…原来他们把咱们带进这里,是为了打咱们家底钱财的主意…该死的老种混蛋…我…我…”

    当张氏听闻林懋猜测藏有家底银票的布包是被林中涣等人设计掳走后,这个妇道女人怒气满腔,来回踱步,那股子态势恨不得将两个人面畜生给活剥了。

    不过林懋说完也就出来口气,眼下,钱财没了,自己又是个瘫子,如何再应付林中涣这些家伙?哀心之下,林懋又想起自己的儿,若是林秀在,凭借儿子那番勇武睿智,他们谁敢这么做?只可惜老天不开眼,把林秀夺去了。

    是夜,临城被沉静所笼罩,林秀与众位弟兄在城北的临时营盘修整,同时林秀派出令兵回告骁武皇。结果丑时的时候,姚启圣又派于海龙前来犒军,为先锋营的弟兄送来肥牛烤羊,这让疲惫搏杀数月的男儿们总算吃上一顿丰宴。

    “林都尉,郡守大人有言,明日一早,请都尉前往郡守府,商议临城接下来的事宜?”

    闻言,林秀赶紧回应:“府丞大人言过了,我们不过外系之兵,如何有资格参与临城事宜的官谈?请府丞大人回话郡守,我等在此修整,迎候大军到来,介时去留,自有将军定夺!”

    于海龙也会是老油条一个,看着眼前略带稚嫩的小将,暗笑回礼后,便离开了!

    当于海龙离开后,赵源上前:“这个老东西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

    “什么?”林秀不明。

    “他们都是在官场滚了一辈子的人,一丝棱角都不会给人留下,那股子官臭味让人恶心!”赵源低骂两句,道:“我带人去城中医馆,将李虎接回来,这孙子,一觉睡得可真够长的!”

    说完,赵源带着亲兵向临城奔去。

    看着赵源背影,林秀心下思量,当前,自己麾下弟兄里,赵源对官家憎恶万分,李虎又小谋小虑,林胜冷硬猜不透心思,如此长久之后该怎么办?着实是个难题。

    这时,林怀平巡完营来到身后:“秀哥,弟兄们都安置好了!”

    “那你也早点歇息吧!”

    林秀应语将走,结果林怀平欲言欲止,林秀疑惑:“有何事?”

    “秀哥,关于咱们的爹娘,这郡守如何答复的?临城现在十几万各乡镇百姓,我娘带着弟妹避难,真不知怎么样了?”

    林秀抬手搭在林怀平越发健壮的肩头:“放心,我已经询问过了,在蛮子到来前,乡村百姓们就在各县官差带领下进入临城避难,再说有我爹呢,他手里有些钱银,你娘亲和弟妹不会饿肚子,我估计,也就这两日吧,肯定会有消息!”

    临城都司牢房。

    昏暗的监牢内,墙根水沟里的臭水散发出让人窒息的腥涩,白日里参与街斗的汉子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关在这里,每隔两刻,就会有牢头提着灯笼在牢房内巡查一圈,免得那些家丁府奴们又和青壮民汉干起来。

    在一间牢门内,几个汉子面皮青肿,其中一人回头扫了墙角草垛床上的家伙,疑声道:“这小子是不是死了?怎么半天没动静?”

    “不会吧?”一人应语,他捡起脚边的石子砸向那人,却没反应。

    “搞不好真死了,进来时,我见这小子满身血!”一年长些的老汉焦心道:“这些大户走狗,真不把咱们庄稼汉当人看,得着机会就把咱们往死里打!”

    “谁说不是呢?我哥参加征役,到现在没个音信,也不知是不是死了,这次在临城避难,老子又在城头玩命,好不容易换来十两银子和五年免除课税,结果又被那些畜生给搅和了!”

    一黑脸汉子叫骂几句,让后他打着胆子看向草垛床上的人:“我去看看,小兄弟年纪不大,可别真死了!”

    来到草垛床前,黑脸汉子用手拄了拄他:“小兄弟,小兄弟,没死吱个声,别吓大伙!”

    一连拄了四五下,草垛里的人才回了一声:“没死……渴…”

    “兄弟,这是牢房,哪来的水!”黑脸汉子见人没死,便出了口气,伸手将他扶起:“兄弟,别老躺着,我瞧你伤的有些重,起来说说话,别睡过去了…”

    待这人直起身子,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由于昏暗,众人并看不清楚,此番离得近了,才发现他面皮青肿,乌红的血迹下泛着白光。

    “不好,他脱水了!”老汉扫眼一惊,疾步过来,从黑脸汉子手里接过这人,上下一检查,当即大呼:“我的老天啊,孩子,你这是怎么弄的,那些官家畜生,竟然这么狠…”

    顺着老汉的手看去,在这人后肩上竟然插着一根入肉数寸的木棘刺,肯定是打斗中家丁府奴手里的哨棒打劈烂插进来的,定然经伤着身子骨。

    “孩子,撑着,撑着,千万别睡!”老汉急声:“孩子,你叫啥名,快说叫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