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远虑

    林秀还没开口,黄齐也上前应语。

    “都尉,赵营尉说的不错,蛮子如蝗虫,早就把北境给搜刮净了,我真不指望那些官人会开仓放粮,咱们拼杀至此,不就是为了一条活路?眼下寒冬将至,咱们必须得为自己的亲人考虑生途…别到最后保了什么临城…自家人却因为没吃的饿死了…”

    说话功夫,林怀平和其它轻骑弟兄围聚过来,从他们的目光中,林秀显然觉察到他们对于赵源的赞同。

    看着那一双双期盼、刚毅的牟子,林秀心口非常的拥堵,就像有根棍子在内心搅拌起来,虽然弟兄们的做法与他心中的义理大道相悖,可是众弟兄们说的话也并没有错..官家..百姓…官家终究是百姓面前的一座山…

    思虑中,当爹娘的模样无意出现在眼前,林秀恍然一愣,随即深深咽下一口气,不做任何言语,转身纵马,向临城奔去,边洪叹了一息,赶紧带着亲兵追去。

    至此,赵源、黄齐、林怀平、林胜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后,还是林胜冷声:“你们这群家伙还傻愣着互看什么?林秀不说就是同意,赶紧将这些粮食、干肉、钱财找地方埋下,待过后再来寻,免得再生出其它事端!”

    临城郡守府。

    姚启圣面色红晕,性情大跃,当他听闻马全话言蛮子撤退途中又被来援轻骑一举击溃,杀敌数千后的喜讯,姚启圣更是惊笑不断。

    如此使得马全跪地抱拳,硬声高呼:“大人,末将随那林都尉一行冲杀,就在望阳坡前,林都尉将两千余轻骑弟兄发挥的如千军万马,威势震天,硬生生围杀逼迫万余蛮子深陷火海,当时末将等哨骑弟兄离那望阳坡还有一二里远,依旧被裂火灼烫面皮,无法呼吸!”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让姚启圣笑声甩袖,似乎将那万余蛮子迫入死地的就是他自己本人。

    “想我北地男儿,骁勇刚毅,威名天下,此番临城危机,再度被后辈解于掌中,实在天眷临城,天眷北地,我要拟报中都,为我北地男儿请功…对了…”

    说到性情处,姚启圣忽然转音急问:“马全,方才那都尉是你的县学同知,此话怎讲?”

    “回大人,这林都尉本是临城临水人氏,姓林名秀字仲毅,三年前,我与他一同参加北地四城二十八县县考,当时头筹小状元就是他,后来进了黎城书院,再后来就不清楚了…”

    “林仲毅...此名本郡守好似听过…”姚启圣眉宇几经舒展变化:“本郡守想起来了,是临水县陈玉治下的大才子,当时那个县令还请报本郡守为此子批注,进考黎城书院呢!”

    “正是!”马全应声。

    听着堂中对话,坐在一旁的马钟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儿子从进府起就跪拜于地,便起身道:“大人,眼下临城危机已解,这林都尉乃属骁武皇的先锋营,我等当大开城门,为其犒军,不然让骁武皇的将军知晓,还以为我临城薄眼,怠慢他们!”

    “都司说的是!”姚启圣挥手退下马全,马全这才起身,稍微活动下麻木的腿。姚启圣快步来到蒋赣面前,叱令:“犒赏大事,由你操办,不要小气,决不能寒了我临城子弟的心!”

    “末将领命!”

    离开郡守府,马钟父子径直回府,数月的紧张疲惫终于可以在今日消除,不过马钟似乎有心事于胸,他四下一瞧,见无闲人奴仆,便将马全唤进书房,低声道:“儿,你对林同知了解多少!”

    马全沉思片刻,回话:“文能提笔安政途,武能持刀征沙场,是个难得的大才,我若是能有他一半的才能,咱们马氏自当名散临城,爹,你问这话何意?”

    “儿,爹有句话,你要着心记下!”

    “谨遵爹爹教诲!”

    马钟一改面色,凝重道:“世子风流,政堂难料,郡城私弊,文冲武衰,这就是当前大夏的境况,临城乃一小城,军途大行,顶天了也就蒋赣那从六品的飞骑尉,爹搏到现在也不过一个七品都司,但凡灾祸降临,我们这些卑微的弱将都是摧之即散,推之即倒的命!”

    听出马钟话里的潜在意思,马全面色几经三变:“爹,您怎么这么说?大雪不日则降,蛮子不出十日必定撤离夏境,如此怎么还有灾祸?您…您…”

    “住嘴,听爹说完!”

    马钟止住马全:“世风变化如此之快,你年岁尙小,不甚理解,可为父摸爬滚打一辈子,岂能猜不出一二?现在,蛮子南下不过是潮流前的一波水浪,真正的灾祸还在后面呢,那骁武皇战前成军,深意乃陛下亲军,此番已然一战搏名,地位何其尊贵,你那同知才运加身,不过半年光景就成为先锋营一营的都尉,当前你那同知经此一战,只要功到中都殿前,必定声威北地,虽然现在无品无级,可一旦领功受封,决不会低于蒋赣的级别,所以为父料他不是什么池中物,为了咱们马氏一族,你要与之交好,就算退一万步来讲,为父看错你那同知的路途,你结交于他,也只会有利而无弊….”

    听完马钟的话,马全已经被惊住,他想过很多,却从未想到这些,在他眼里,大夏安稳如山,何来灾祸?可是看着爹爹的模样,听着那渗心的话,马全只感觉后背凉风四起,让人不得安稳…

    入夜,林秀率部进入临城,只是临城已经挤满了各县乡镇的避难百姓,林秀不愿轻骑营搅扰百姓,便言谢姚启圣的犒赏。

    可姚启圣决然不依,最后两相交合,只能将犒赏摆置城外,是刻,临城的富家、官绅及郡守部分官员一众作陪,如此场景让林秀心下急促紧张,在灯火交畴中,身旁的林怀平、赵源、黄齐等弟兄也都没了杀伐之样,恍若中还有几分心燥。

    当酒满杯盏,姚启圣再度起身,高声一语:“临城的众位,端起你们的酒杯,再向骁武皇先锋营的弟兄敬酒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