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烈火

    待信号发出,林秀叱令轻骑横列排开,以一字长蛇阵压向蛮兵。同时又喝令十几个亲兵纵马在骑队后拖草于地,荡起浓浓烟尘,以做迷障,惊骇蛮子的胆气。

    如此威压使得那些战势已溃,一心只想撤退的蛮子提不起一丝搏杀胆气,在他们眼中,烟尘之后,必定是上万的夏骑杀神,连青狼、野狐都能吃掉的强大勇骑,他们怎么可能应对的了?

    此时,林怀平等数百轻骑弟兄立于望阳坡的东坡之上,由于地势高耸,他牢牢的把远处蛮兵境况瞧的一清二楚,待刺耳刮魂的响啲信号从西南面袭来入耳,林怀平抽刀大喝:“快听,秀哥的信号,立刻燃火砍绳,放出滚木,让后随我冲杀蛮子!”

    得到命令,麾下弟兄快速将火种引燃一捆捆沾满火油的干草,将干草塞进已经涂满火油的滚木中,当干草冒出火星燃烧整个滚木时,这些轻骑抽刀砍断捆绑着石块上的绳索,大量的滚木就像火棍般向望阳坡下滚去,让林怀平等人飞奔至东坡后上马,由东向位朝蛮部冲杀去。

    随着后面的夏骑列阵缓缓压来,蛮兵混乱已成定局,万余蛮子被拥挤在望阳坡前丘壑之地,当一些蛮子在自己埃斤旗帜引领下向望阳坡奔去时,赫然发现望阳坡的右坡上冒出滚滚浓烟,让后一根根缠绕着烈焰的滚木从坡上滚下,更让人恐惧的是滚木所过之处的土地上竟然也生出幽红的火苗,似乎整片土地在惊嚎哭叫中变成了火舌地狱。

    “快…快躲开…”

    嗒岚部埃斤苏德勒大声呼啸,可是滚木就似水崩冲山,接连不断,不过眨眼功夫,整个望阳坡被烈焰所覆盖,不少勇骑本就难以在混乱中控制下坐骑,眼下烈火惊扰,大量的坐骑直接变成惊马,一些蛮子直接被坐骑甩下马。

    眼看滚木越来越近,火势蔓延快速,为了不让烈火燃烧自己,不少蛮子自顾逃命,纷纷跳入洼地沟河,谁知林怀平、林胜二人早已将这些地方也都洒满火油,但凡一颗火星飞溅,都会燃起一大片火海。

    “苏门达圣…睁开您的眼睛…看看您的子孙吧….”

    当逃生无路时,一些蛮子跪地叩拜,渴求他们的神灵降下生途,但是回应他们的只有无尽的哭嚎、烈火和刀锋。

    “噗…噗…噗…”

    夏骑一字平推,上千把连击弩将仅剩的弩矢全部射出,那沉闷的箭簇入肉就似深夜的惊魂钟,让人心裂。

    也眨眼功夫,那些躲避烈火、混乱逃窜的蛮子如割麦子般一茬茬倒下,饶是枫林部的多耳木埃斤想要做最后的抗争,让自己死的更有尊严些,可是天命不在,眷顾已失,他带着本部数百勇骑还没冲出混乱的蛮兵阵列,就被迎面的弩矢射穿老脸,旋即淹没在混乱的人海中。

    与此同时,在望阳坡东坡方向,林怀平、林胜二人率领数百轻骑手持火引箭矢,朝蛮部的右翼飞袭来,只听林胜一声放字,数百只火引的羽箭朝蛮子落去,须臾之后,蛮子脚下的土地也燃起烈火。

    至此,蛮子深陷火海,无处可逃,听着那哀鸣,看着那惨景,一些轻骑似有不忍,不成想林胜怒声:“都睁开眼看着,让蛮子知道,我夏人之威,绝不可侵!”

    随后林胜、林怀平二人在蛮兵右翼掠阵冲杀数波,将企图逃出的蛮子给压回火海,才来到西位与林秀会面。

    林秀看着漫山大火,他内心撼动无比,当初他不过是稍微一思,设下此计,那想到战果如此庞大?

    “你二人到底从那弄来这么多火油?”面对林秀的问话。

    林怀平看向林胜,林胜沉声:“距此七八里的村子有一油作庄户,在角料棚中堆积不少废弃的油渣滓和火油,我全都给取来!”

    感受着远处的灼热,林胜哈哈一笑:“不成想将这么多蛮子烤成人炙…如此搏杀…实在让人痛快啊…”殊不知林胜这般狂笑时,林秀的心已经焦躁暗动起来,只是根源何在?林秀还无法触摸…

    大约半刻后,林秀眼看火势有继续扩大趋势,为了避免自己弟兄受伤,也不愿再看那些惨死火中的蛮子,林秀便下令轻骑弟兄回奔临城,暂做歇息,结果林怀平一言提示,让林秀想起来大道上散落不少蛮子扔掉的布包粮食。

    望着昏暗的天际,感受着股股寒息,眼下大雪将近,若是没吃的,指不定多少百姓会饿死在寒冬里,故而林秀率部回临城时,叱令麾下弟兄分散,犹如耗子般将蛮子扔在杂草枯丛、沟壑低谷里的布包、粮食袋、干肉等都捡了回来,不等到临城,这些轻骑的马鞍上已经挂满了粮食、干肉和钱财麻袋。

    看着这些东西,赵源忽然扫见与林秀并驾齐驱的马全,他皱眉低思,让后示意纵马奔到林秀身前:“都尉,后队几个弟兄出了点问题…”

    闻此,林秀一愣,印象里追击中不曾有弟兄受伤,怎么赵源如此说话?

    “都尉,那几个弟兄情况不妙,怕是…”不知何时,黄齐也纵马上来,且他有意无意扫了马全一眼,马全在临城都司待了这么久,岂能没有一点眼力价?这是借口支开他。

    稍加思索,马全冲林秀等人抱拳:“林同知…不…林都尉,还有众位骁武皇的轻骑营弟兄…此番尔等驰援临城,解了临城之危…我定向郡守大人为尔等请功,现在我就带着哨骑先行一步,为临城传达捷报!”

    “那就有劳马同知了!”

    林秀回应一语,马全当即带着数百哨骑提了马速,向临城奔去。

    待马全离开后,赵源才道:“阿秀,天气愈发寒冷,我等亲人都在临城,可是临城地界的蛮兵离开也就是两三日的时间,介时百姓亲人们被遣回各自家乡,为了让他们能够度过冬天,弟兄们捡回来的粮食、干肉也有不少,就别带进临城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