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鏖战4

    ‘噗噗噗’闷响,人倒命丧,一时间哭嚎、哀鸣、咒骂就像地狱鬼头坨的引魂息,让人惊骇。

    蛮部洪流后,围杀逼迫的林秀、蒋赣两支夏骑当即勒马止行,进而转道北位和南位,从蛮部侧翼疾驰,借着蛮部回撤搅扰蛮骑的机会,他们就像两把尖刀,脱鞘入肉似的直奔阿姆达所部。

    “拦下他们,拦下他们!”

    阿姆达一边怒吼,一边急撤勇骑,虽然蛮骑机动,可是此地是夏地临城东向,旷野虽大,却沟壑相连,加之李虎所部冲阵混乱,一时间数千蛮骑竟然难以脱战。

    也就数个呼吸之后,疯如野人的蛮部洪流与蛮骑抵御列相接,瞬间,马撞人飞,人冲马倒,如此景象让阿姆达眼目崩裂,血气聚头。

    “千户首领,我们快撤,夏骑从溃散蛮兵两翼袭来,我们的勇骑抵挡不下啊!”

    角手咆哮,结果话音未落,一支弩矢飞袭而来,直接洞穿了他的咽喉,角手呜咽一语,口喷鲜血落马而亡,下一秒,阿姆达望见那些血染黑甲的夏骑俨然杀神降临,飞驰冲过混乱的蛮骑阵列,向自己所部冲来,那平举的连击弩‘砰砰砰’作响,闪耀着寒光的弩矢‘嗖嗖嗖’急音不断,自己引以为傲的草原雄鹰在这一刻竟然薄弱不堪,犹如枯草。

    远处,察台喇埃斤看到此番景象,气的一股热息冲上咽喉,旋即污血顺嘴而流,如此模样让门户奴隶者勒惊吓不已。

    “主人,主人,您怎么了?”

    察台喇埃斤粗豪嘶声,以手擦拭,旋即他目瞪欲裂,举刀咆哮:“杀,必须将这些夏人贱骨头给我杀光…草原的英魂是不可能失败的…”

    但兵势已散,望着青狼勇士败退如山倒,其它部落埃斤已经心生畏惧,他们之所以绕过源镇侵入夏境腹地,就是知道辽源边军的厉害,不愿与之相战。

    眼下搏战激烈,即便来援的夏骑不过两千,可是那般冲杀气势定然是边军无疑,且不少埃斤都知道,夏人沙场征战,总会先派出一支先锋队,赢了,全军士气大振,即便输了也能够消磨掉敌人的威势,从眼下境况稍一结合,部落埃斤们已经认定,在这支骁勇的夏骑后面,必定有夏朝大军跟进,且天气俞冷,寒霜已降,他们再不走,一旦大雪封路,他们怕是要亡族灭部。

    思绪至此,无可撼动,在青狼勇骑、攻城蛮部溃退刺激惊诧下,察台喇埃斤的攻杀命令还未散去,数个部落埃斤齐声压迫:“眼下夏骑兵锋强悍,我们已经不敌,不如就此撤离!”

    “什么?”察台喇血目回身盯看,那股子恨意似乎想把这些埃斤们给活吃了,但那些埃斤心意已决,为了保全自己的部落,他们不会再跟着察台喇卖命,不等察台喇语嚎出口,这些埃斤已经转身北撤,眨眼功夫,埃斤本部便走了数万勇士。

    看到这里,窝阔心思躁动,愤恨惊讶相杂,他思绪片刻,道:“撤吧,此番态势必定是大夏边军,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之相抗!”

    “你…”察台喇一字憋胸,身旁门户奴隶者勒更是怒喝彪骂:“你这个狐狸崽子,当初是你求我主人来袭临城,现在你竟然要言说退离?那我部损伤的勇士怎办?”

    者勒粗暴,让窝阔的门户奴隶乌突突目瞪如牛,当即弯弓搭箭,锋向察台喇:“埃斤大人,让你的奴隶对我主人尊重点,否则我不介意射穿你的脑袋,我乌突突的箭术,埃及大人是了解的!”

    一时间青狼野狐各部勇士刀锋所向,但凡一人晃动心神,手松箭出,此地必将厮杀一片,血贱飞散。

    不过窝阔并不愿与察台喇为敌,当初两部搏命,已经损耗严重,若是在此相斗,恐怕就离亡部不远了。

    窝阔深吸吐言:“察台喇埃斤,我,野狐的部护,恳请你撤离,兵势散尽,兵溃如水,这是曾经给我耻辱的夏人兀立扎海所言,我们的勇士不能白白消耗在这里。日后,我们终有重回此地的时机,那时才是我们屹立大夏之时!”

    “呜呜…..呜…呜呜….”

    悠长而急促的号角声响起后,巴托与阿姆达看到远处的埃斤大旗回撤向北,二人心怒一息,明白察台喇埃斤已经放弃搏战,要退回草原了。

    至此,二人且战且退,在留下千具尸体后,终于摆脱了那些夏骑的纠缠。

    林秀将最后一名蛮子砍落下马,旋即刀甩血贱,夹在马鞍的刀槽上,抬眼看去,蛮兵大旗斜跨挥动,部落转向于北,这是撤退的迹象,但是这些蛮子还带着从夏地掠夺而来粮食和财富,如此林秀怎能让他们安然离开?

    身旁,李虎血迹斑斑的纵马靠前,他喘息一口:“秀哥,此番,我冲杀如何?”

    “我的兄弟,北地男儿,骁勇刚毅,无可睥睨!”

    听到这话,李虎苍白毫无血色的面皮上当即漏出一丝笑意,只是瞬间之后,李虎眼睛一闭,仰面栽倒,摔落马下,如此突然让林秀惊然大叫:“虎子,你怎么了?虎子!”

    也就这个时候,前去临城其它城门方位,掠阵袭扰蛮子的赵源、黄齐已经与蛮部脱战,由于青狼号角言退,那些本就被硬撑着攻城的部落纷纷撤离,如此赵源、黄齐基本没有损伤多少弟兄,便急急赶来汇合。

    当赵源老远看到李虎摔落下马,当即心惊一息,儿时的玩伴,搏杀的弟兄,虽然先前他当众呵斥李虎,也不过是为了林秀的军略计策,心底之情,却是无法掩盖,此番李虎落马,着实让他心碎。

    “虎子,你别吓哥…虎子…”林秀奔至近前,奋力托起李虎,可是李虎闭目仰面,毫无反应,赵源奔来,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他牙关欲裂,额头青筋暴凸:“畜生养的蛮子…啊….”

    赵源咆哮,不待平复,当即拨马奔杀离去,黄齐生怕赵源一部出事,道一声‘都尉,我去为赵营尉掠阵!’便带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