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鏖战2

    “大人,末将一同请命!”

    此时,蒋赣已经从来援夏骑的搏阵冲杀中瞧出一二,他心下意识到这统兵将领是一名独木行桥、剑走偏锋的主,为了不让蛮兵扰其斜招,败中夺势,他大声疾呼于姚启圣:“大人,此番蛮兵攻势溃散,皆是内外夹击的压迫,若我们无动于衷,外面那千余夏骑一旦势散力消,介时独木难支,恐有溃败的可能,蛮兵若因此气势大涨,反攻杀来,这临城可就收不住了!”

    眼看姚启圣犹豫,蒋赣焦躁面紧,前步跪下,嘶声:“大人,为了临城十几万百姓,切不可犹豫,否则战机一失,后果不堪设想,末将方才已经估测,巡查卫、行军都司、郡守府兵虽然疲惫匮乏,但绝对可再拼凑出六百余骑,若与哨骑营相合,八百骑足够我们冲杀接阵,将蛮兵迫退,请大人恩准!”

    一息犹豫,城墙外的夏骑已经呈锥形阵横插进蛮兵洪流,那股子威杀就如刀锋捅进皮肉般惨烈。

    由于蛮兵兵势不稳,各部力心不齐,也就眨眼功夫,数千人的蛮兵阵列各自为战,见此,巴托直骂这些生来贱种命的羔羊崽子,旋即呼喝,所部青狼勇士当即抽力回战,以免其它部族蛮兵在夏骑的冲击下溃散波及自己。

    奔杀而来的林秀瞧见此景,旋即判断出蛮兵洪流西位阵脚压稳如石,决不可硬冲,倒是中位与东位混乱彰显,那些旗帜各异的蛮子在拥挤咒骂嘶吼中各自为战,如此给了林秀可乘之机。

    也就瞬息之间,西位青狼部在巴托的率领下横杀向左翼后撤,直接把中位给暴露在林秀这支轻骑的兵锋之下。

    林秀躬身压背,持刀扯缰,夹腹提速,战马一音嘶鸣,瞬即如冲车飞落般向中位与东位蛮兵部族的阵列缝隙插去,且他高声呼喝,紧随身后的边洪鼓吹号角,数百轻骑弟兄闻之改变冲击阵列,快速收缩骑队,由锥形冲杀变为月牙双刃,以两角的突刺相合彻底冲开蛮兵的防御列。

    ‘砰砰…’的闷声撞击响起。

    那些被充当人墙、来不及躲闪的蛮兵直接被奔袭而来的战马撞飞离地,且无数的横刀、长枪散射寒光,在蛮兵脑袋上飞舞四动,至此,各部的千户、百户首领在混乱中怒骂咆哮,所有矛头全都指向擅自撤离的青狼狗崽子。

    只是蛮兵溃散已成定局,兵势败如风墙破,杀意犹如饿狼吼,在林秀等数百轻骑的血杀冲针中,巴托彻底将其他部落扔进了泥潭,自顾向外撤离。

    也就数个号角的呼啸,林秀这支黑色轻骑已经冲出蛮兵的洪流,数千混乱不知自家旗帜在何方的蛮兵阵列彻底被夏骑一分为二,其中践踏死于同族人的可怜儿不计其数。

    “好…好…大夏男儿…勇悍可泣…好…”

    如此的威势搏杀让姚启圣连声高呼,旋即他硬下心底,喝声发令:“尔等统率临城所有骑兵,即刻出城,与我大夏勇骑齐心恶战,搏杀蛮子,但…”话音至此,姚启圣腔调骤转:“但尔等…必须安然回来…临城…需要你们…此乃军令…”

    马全、蒋赣心底一暖,齐声应语:“末将得令!”

    “杀!杀!杀!”

    林秀手持横刀左劈右砍,一路冲杀,所到之处,血贱头飞,惨叫不断,当整支轻骑列冲出回转方向时,殊不知黑色的轻骑队已经变成红色,那腥涩粘稠的血液沾附明光铠上,就像死神的镰刀让蛮兵看了心惊畏惧,连举起刀的胆气都不复存在。

    不过一阵号角传来,让林秀浑然一惊,他放眼望去,李虎所部已经与那些冲来的蛮骑相接,数千蛮骑就如铁桶般将李虎的几百骑给围聚其中。

    “都尉,李都伯情势不妙啊!”

    边洪急声,殊不知林秀早就看在眼里,他知道李虎为人焦躁,此番与己同行就是为了掣肘他的性子,让他分列袭扰蛮骑,是给自己冲破蛮兵的阵列赢取时间,结果这个家伙竟然如猛虎般一头扎进蛮骑列中,实在让林秀心骂焦躁。

    与此同时,又是一阵阵号角从临城城墙上传来,林秀一愣,回首看去,那城墙之上‘嗖嗖’急音不断,林秀当即意识到,这是弓箭抛射,要在蛮兵阵列回撤中给予最大打击,故而林秀扯缰拨马,顺着蛮兵阵列的中位北向一路狂奔,将羽箭躲过。

    “噗噗”的箭簇穿身,让本就混乱的蛮兵再度溃散三分,待两波箭雨射下,林秀已经绕北回南,再度冲向蛮兵,望着远处陷入蛮骑阵列中的李虎,他忽然想起草原上狼群追逐兽群的场景。

    此时,数千蛮部溃兵在各部旗帜的带领向南撤离,距东南位的蛮骑搏战阵列不过三四里,两相之下,林秀思绪飞转,将自己这数百轻骑弟兄置在了狼群之位。

    “边洪,你奔杀向中位西南向,折转于东南!”

    战马狂奔中,林秀急呼,边洪不过一北地粗人汉子,根本不明白林秀话里的意思,这让林秀焦躁不已。

    也就这时,在轻骑东北位方向突然冲出数百骑兵,这些骑兵身着皮甲,俨然就是郡兵服饰,且那骑队前列,一令兵不断的吹响号角,林秀细耳听了,再看那临城骑队的冲杀方向,赫然就是撤退蛮兵的东位列。

    瞬间,林秀欣喜高呼,苍天有眼,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有人看出自己已杀搏势的军略,冒死与己相合,着实让人狂喝豪迈。

    望着如兽群的蛮兵洪流,无一言语相知,无一相谈交错,可两支骑队就像左右双手般切合分杀,直接将撤退溃散的蛮兵轰向了几里外的蛮骑战场。

    “狗日的畜生,来啊,你虎爷就在这儿呢?”

    蛮骑围杀阵中,李虎纵马左突右奔,俨然一头发了怒的雏虎,一杆长柄刺锤在不断的挥砸之下早已血光透亮,不过李虎焦躁莽撞的性格让所部轻骑弟兄接二连三的被蛮骑砍下战马,化腐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