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三章附离

    “附离,你的埃斤父亲背叛苏门达圣英魂途,他的懦弱已经用血来冲洗,让你的部人放弃抵抗,联盟会推举你为西鹅族的新埃斤,否则,你就随你的懦弱父亲一同前往上苍,向苏门达圣忏悔请罪!”

    听到这话,附离部护只觉的一股子怒火要撕裂胸膛一般,他愤然发力,手握长斧纵马奔来,几名野狐勇士携力围杀,却被附离斧砍扫落,一时间残肢飞溅,惨叫连连。

    只是木铁丹早有准备,他听闻西鹅部护骁勇之名,为了尽快压下西鹅族的混乱,他呼喝一声,几十名野狐勇士已经抽弓搭箭,附离见状拨马躲闪,只是野狐勇士骑弓锁目,连珠箭一股脑的射来,附离坐骑眨眼间成为刺猬,以至于马卧人飞,附离泄力就地翻滚,快速爬起,这时,几十个西鹅勇士从围杀中奔马冲来,附离瞧准时机奔上一匹黑棕马,西鹅勇士冲附离大吼:“部护大人,快走,你是西鹅的希望,若你也想首领那样,西鹅族就亡了!”

    结果话音刚落,四周飞袭来的羽箭已经洞穿了十几个西鹅勇士的身躯,其它人见了,怒啸狂吼的冲向木铁丹。

    看着此景,附离目充热血,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埃斤父亲到底做了什么?更想知道察台喇埃斤为什么要将西鹅族斩尽杀绝?

    可随着周围反抗声越来越小,附离知道,再不走就要亡命于这些畜生的刀下,旋即,附离咬牙忍下一切愤恨,带着残存的本部向晨雾深处逃去。

    半刻之后,西鹅族营盘重归平静,一些死忠于瓦拉和附离的西鹅勇士全都倒在血泊里,剩下则跪拜苍天,以苏门达圣为誓,归顺青狼,继续为草原的英魂途而战。

    “秀哥,秀哥!”一连串的急呼从晨雾中传来,边洪等亲兵旋即上马警惕,林秀起身伸望去,林怀平纵马奔来,他急声道:“秀哥,西南面发现蛮部溃兵,不到百人,看起来像是经历一场恶战,正沿着北官道小路一线往北逃!”

    “百人?溃兵?”林秀闻言怪笑一声:“我们还没有动手,这蛮子能和谁打起来了?他们又攻战临城了?”

    “没有。咱们在临城附近的斥候没有传回消息!”

    由于斥候队只能放到青狼野狐部落的五十里外,所以对于这种意外的境况,林秀只能靠自己的判断来估测可能会发生事。

    “我带人将这些蛮子截杀回来,留几个活口一问便知!”赵源将最后一口干饼塞进嘴里,起身上马,林秀交代了句:“小心点,快去快回!”

    北官道小路南面,附离纵马狂奔,身后,仅仅跟着五十多名西鹅勇士!

    “该死的…青狼…野狐…还有其他部族…我不会放过你们…”

    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让附离心碎,他血目泪流,若不是草原上西鹅老营里的十余万西鹅族人还在等待着,恐怕附离已经血拼而亡。

    只是附离忘记了,他在夏境,就在他心恨青狼野狐时,一阵风吼撕裂的急音传来,也就眨眼功夫,数百支弩矢从晨雾里飞来,没有任何防备的附离及西鹅勇士们当即落马,附离也被一支羽箭射在肩头,箭簇撕裂皮肉的痛苦让他一息怒吼

    待残存的数人从地上爬起后,四周的晨雾里缓缓走出数百夏骑,那黑色的明光铠,小巧却威力十足的连击弩,这一切都彰显着来骑的身份。

    赵源手执长枪,透过冰冷的面盔看向这些蓬乱长发、衣甲邋遢的蛮子。

    “畜生玩意儿,杀了他们!”

    赵源的亲兵队正冷声,几十名轻骑当即抽刀冲上,结果让人惊愕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附离咬牙怒吼,一把扯出入肉的箭簇,恍惚中赵源可以看到挂着箭簇上的皮肉,如此的勇悍实在让人惊愕。

    “该死的…苏门达圣…难道您真的抛弃西鹅族了…难道我们就要在他们的贪婪中灭亡…”附离哀嚎中,急奔两步捡起甩落出去的长斧,面对奔杀来的夏骑,附离立足磐石,随着勇力释放,长斧直接将三名夏骑从马背上砍下。

    至此,赵源皱眉,挺枪冲上,附离瞧见夏骑将领模样的家伙冲来,他血泪满目,嗷嗷吼着:“你们这些该死的夏人…为什么不给我们留一条活路…为什么……”

    哭嚎震天,赵源心魂一乱,力道乱了三分,即便如此,“噹”的一声,赵源长枪捅刺,被附离的平收的斧刃挡下,那股子震撼让赵源臂膀发麻,虎口欲裂。

    “头儿…小心!”亲兵队正急呼,旋即,一众亲兵抄起连击弩,准备射杀这个勇悍的蛮子,结果稳下心神的赵源已经放声:“住手!”

    这一声止住亲兵,也让附离一怔。

    几步之外,附离哭泣哀鸣,血目直直盯着赵源,他不明白这个夏骑要做什么?难道要像青狼、野狐那般,将他们屠戮至死?

    当赵源刚刚收声的瞬间,附离突然跪下,冲着赵源怒声嚎啕:“夏人…西鹅部已经被青狼野狐置于死地…你们贵为上邦…难道也要屠戮贫弱的西鹅残命…”

    这话刺耳震心,赵源勒马落地,来到附离面前五步之处,附离自知反抗无用,在所有的恨意、愤怒冲击下,这个西鹅勇士彻底崩溃了。殊不知他的哀鸣已经改变了赵源的杀心。

    赵源皱眉:“青狼、野狐到底发生了什么…说…说出来…我饶你一命!”

    半刻之后,附离带着四个仅存的西鹅勇士上马,看着眼前的夏骑将领,他心绪稠杂,再度一声:“你…为什么要放过我…我们是敌人…”

    你无需知道,你…西鹅族的部护…附离…记着你欠我一条命…”

    “我记着了!”附离说完,踌躇须臾,再度多言:“你们夏人勾心斗角,军军相搏,连你们首领的儿子都相互残害,你们这些底层的勇士与我们又何尝不一样…现在青狼、野狐也像夏人首领一样陷入贪婪的漩涡…终有一日,他们都会死在的枷锁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