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二章西鹅族

    “我…我是裘落部…埃斤旗手…尊贵的大夏老爷…求您绕我一命…”

    “旗手…”林秀眉目抽动,侧目赵源,赵源拍马近前:“将军,骁武皇三军和辽源军发来军令,让将军带着本部军列立刻进发临城,务必把青狼、野狐等蛮族部落给围堵在临城地界!”

    “本将得令,着你立刻集合本部军列!”

    林秀沉声,让后冲旗手冷言:“我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青狼、野狐那些草原崽子,我大夏的土地已经很久没有浸灌养料了,此次就用你们的尸体来灌溉土地…”

    裘落旗手直接被这话吓的打了个冷战,让后身旁的亲兵牵来一匹马递给旗手:“畜生玩意儿!滚!”

    旗手先是不信,但是眼看这些夏骑都没有动,且远处夏骑军号不断响起,他才慌乱上马。

    但是蛮子毁人家园,林秀如何会让他安然离开?就在旗手转身上马的瞬间,林秀冲黄齐点头,黄齐知会意思,立刻纵马奔上,不待旗手反应,长锥刃出,寒光慑息,从旗手一肩快速落下。

    旗手呆愣,待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一臂已经飞离脱躯,旋即一股子痛彻肺腑的折磨从断臂处传来,而黄齐这些夏人则放声大笑。

    生死折磨,刀刃胁迫,旗手不敢说什么,只能咬紧牙关,将痛楚往肚子里塞,让后夺路狂奔离去。

    晨曦,太阳越过山头,将柔和的暖阳洒在北境大地,随着寒息骤降,大地上的晨雾越来越重,那股子酷冷厚重就像有一层蒙障压在人的脑袋上。

    临东,丘林,远处的晨雾里时不时传出马鸣声,待近望去,原来是青狼、野狐等部落在起营,只是在马蹄嘶鸣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分歧的叫骂。

    “全都住口!”察台喇埃斤目瞪如牛,大喝一声,可是面前数个部落埃斤依旧在嚷嚷对峙,谁也不愿听从谁,自然也把察台喇给忽略了。

    “眼瞅着大雪不日天降,此地早已无可掠夺,我们还不撤回草原,留在此地作甚?”说话的是西鹅部埃斤瓦拉。

    “我让你住嘴!”

    察台喇埃斤又是一声怒吼,他从牛皮毡子上起来,抽出自己的弯刀,大步冲到瓦拉埃斤身前:“你个乌鸦种,我们是在苏门达圣的指引下来到夏境,为部族寻找生机,你部不战言退,到底什么意思?再胡乱多嘴,信不信我宰了你!”

    “察台喇,你真以为我西鹅族怕你!”

    瓦拉早就受够了无休止的征战,作为小部落,他不如青狼那般野心庞大,他只想带着足够的食物回到草原,回到自己那贫瘠的老营,安然渡过冬天。

    可是察台喇心中惦记临城里的工匠、器刃和所有的好东西,他想成为南部草原的王,就必须有更多的准备,否则如何与北部草原的黄金家族鼎力苍天大地?

    故而在西鹅族言明撤离后,察台喇直接拒绝,甚至拿出苏门达圣的信仰为英魂名来压迫瓦拉,可是瓦拉此前从裘落部身上看到了自家部族的身影——他们西鹅部此番南下六千部族勇士,掠夺所得却少的可怜,若是察台喇继续攻打临城,他的部族很可能会像裘落部那样被派上去当炮灰,这对于小部落而言,就是灭顶之灾,没了勇士支撑,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其它部落吃掉,因此,瓦拉这两日联合两三个与西鹅族差不多的部落,请命察台喇。

    “都静一静!”乱糟糟的吵闹让窝阔心烦,他出声喝止,可是这些埃斤根本不把他这个野狐部护放在眼里。

    一时间遭受到小部落埃斤的蔑视,再加上窝阔一心想要斩了那个享誉兀立扎海的夏人林秀,两相交合,窝阔怒火中烧。

    在众人对持时,窝阔冷面招来门户奴隶乌突突,附耳低言几句,乌突突快步离开,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察台喇与瓦拉对持怒骂几乎挥刀劈砍对方时,窝阔突然箭步冲上,在所有人没注意的情况下,他抬手发力,将匕首捅进了瓦拉的后心。

    “老畜生,如此懦弱,活着是对苏门达圣英魂的侮辱,去死吧!”

    听着溅骂,瓦拉恍若不信,他想反抗,可是浑身的气力已经被匕首抽干,他的那可儿还没冲上来,就被乌突突等人从后面冲上,乱刀砍死。

    如此一来,几个还要言明撤退的小部落埃斤当即收声,而察台喇借此大声:“我的埃斤兄弟们,夏人孱弱,犹如羔羊,草原强大,堪比翱翔的雄鹰,强弱殊分,我们为何不在离开前夺取更多的财富?而那些财富就在夏人低矮的城墙之后!”

    “可是…可是夏人似乎已经兵到临、襄境地了…”一小部落埃斤低言:“万一他们围堵了我们的退路…后果…”

    “难道你认为孱弱的羔羊能够战胜飞翔的雄鹰?还是说你自认为我们的勇骑战马抵御不了夏人的刀剑?”

    察台喇截声怒喝,将这名埃斤的话压到肚子里,也就这个时候,帐外东北位,西鹅族营盘方向传来激烈的厮杀声,这让帐内的部分埃斤心里一紧,窝阔抽回匕首,没了生息的瓦拉软绵绵倒在地上。

    “众位埃斤首领,我们是苏门达圣眷顾下的英魂,而英魂决不能言退,否则就是对苏门达圣恶侮辱,这样的人,就是我野狐的敌人…”

    “部护大人,怎么会这样?”

    西鹅族营盘前,瓦拉的儿子、西鹅部护附离清晨时分顺从父亲的交代,拔营准备,只待瓦拉回来就撤离,结果瓦拉埃斤没有回来,青狼、野狐和其它部落的勇骑到来了。

    这些形色各异的草原汉子屠杀夏人宛如恶魔,不成想屠杀西鹅族的勇士时也是这样,一个冲杀,西鹅族的营盘被冲破,不少还在整理大帐的勇士就在糊涂中倒在了其它部族的刀下。

    “该死的!快去找埃斤…快!”

    附离奔马冲向营盘帐门,却被迎面杀来的窝阔门户奴隶木铁丹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