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一章先锋骑8

    黑夜中,寒风刺骨,战马狂奔,林秀与赵源并驾齐驱,身后仅仅跟着二人的亲兵队三十来骑,至于本部弟兄,则全都被拖在进了屠杀混战中。

    此时,林秀微闭眼目,死死盯着七八十步外,快速移动的黑影,就心而言,他的突袭军略可没有料到此部埃斤竟然这么勇猛,活生生冲出赵源的后列围杀,且随着追击离混战地方越来越远,林秀的心也揪起来。

    虽然是在夏地,可是在临城这地界上,大夏兵将却只有他们这一支,若是碰到青狼、野狐那些部落放出的散骑,后果无法预料。

    可是为了接下来的纠缠搏战,林秀必须把这些蛮子杀光,否则他这支先锋营轻骑列的根底就有可能被逃脱的裘落老畜生们猜测出来,到那时,他袭扰搏战青狼、野狐的战略就会受到影响。

    “首领,那些夏骑还在追赶!怎么办?”

    从混乱中夺路而出至此,忽必本就心躁发狂,几千部族勇士就这么没了,可是他连那些夏骑的脸面都没瞧清楚,现在夏骑还在追,如此耻辱让忽必埃斤无法忍耐。

    狂奔中,忽必转头看去,果然有一些夏骑在追赶,忽必咬牙心狠几欲喷血,想他统率八千裘落勇士南下,此时竟然落得仓皇逃离,即便能够回到草原的裘落部老营,在这般耻辱之下,他能不能继续占据埃斤之位都是未知数。

    想到这,忽必恨声大吼,旋即勒马止行,在这瞬息间,他抽弓搭箭,一记回身三连珠射,须臾之后,追击的夏骑里传来几声急促的惨叫声,那是有人落马了。

    如此让忽必高声狂啸:“如羔羊般的夏人杂种,快来受死…”话音未散,弓弦再度颤动,追击中的林秀急声一吼,赵源这些人当即躬身伏在马背上,止行躲闪,不敢再度追赶。

    “哈哈哈….”林秀等人的反应让忽必埃斤狂声大笑:“软骨头终究是软骨头…生来羔羊的贱种命…永远成不了翱翔的雄鹰…”

    “他娘的老畜生…”

    边洪怒骂,方才的突然三连珠射将几个亲兵射落马下,若非林秀反应迅猛急喝,恐怕他也中箭落马了,在一言彪怒后,边洪当即要抽刀纵马冲杀上去,不成想林秀横臂挡下边洪:“慢着!”边洪气急,看向林秀。

    “蛮子箭术不可小视,此五十步的距离,足够那些畜生两记三连珠射…我不能让自己的弟兄平白伤亡!”

    “那就任由他们嘲弄于我们…都尉,咱们北地的汉子…没有怕死之徒…”

    “北地的汉子…刚毅之至…如何会怕死?但是拼杀不单单是搏命,不过一刻,那些嘲弄的畜生就会步入地府!”

    听到这话,边洪等亲兵才稳下心绪,旋即,林秀压抑怒火,低声冲赵源一语,赵源立刻扯缰纵马,带着十几个轻骑亲兵消失在身后的黑夜里。

    几番骑弓平射,追兵不进反退,如此让忽必狂啸愈发嚣张,进而使得那生于骨子里的蔑视充斥满整片夜空,面对嘲弄辱骂,林秀全身气发,筋骨凝结,手握缰绳几乎能将其扯碎。

    随着阵阵马蹄逼近,林秀知道那些畜生已经反杀回来。

    借着黑夜,忽必埃斤带着几十名勇骑不断弯弓搭箭平射来,试图在此地挽回一丝荣誉,而林秀这些人则抄起马鞍旁的蒙皮盾,缓缓后撤,以盾抵挡。

    当双方距离越发靠近,忽必这些蛮人在二十步的位置猛提马速,抽刀呼呵奔杀,也就在这一刻,林秀眉目怒睁,那一抹精光如寒冬风息般迸射,随之恶狠一声:“夏人软骨头…羊羔子…老子还给你们…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草原畜生…在老子们的眼里…你们才是未开化的猎物…”

    “杀…北地爷们…誓死不退…”边洪这些亲兵当即咆哮,在缰绳的拉扯下,战马嘶鸣,前蹄高高扬起,让后飞跃冲上。

    ‘砰砰’数声闷响,战马相撞,兵刃袭砍,黑暗中,忽必的刀刃砍进了一名亲兵的脑袋里,亲兵血崩落马,可是林秀的横刀同样捅进了错身奔过的蛮兵皮甲,随着刀刃划破皮甲,搅动撕扯,蛮兵身烂惨叫而亡。

    也就是这一刻,赵源已经带着十几个亲兵绕到忽必身后,如此忽必所谓的草原雄鹰在瞬息间变成囚笼内的猎物,任人宰割。

    当赵源的长枪闪烁着寒光捅来时,忽必正与林秀刀劈在一起,故而枪刃入体,忽必颤身,林秀更是双臂发力,犹如山起风嚎,忽必的手腕直接刀飞力散,下一秒,寒光扫过眉眼,他的头颅已然飞入天空,直至黑幕与其视线相融。

    一盏茶的功夫,忽必埃斤及几十名奔逃出来的裘落勇骑在林秀与赵源的两面夹击中,无一例外的化作北境大地的养料,当林怀平与黄齐带着本部数百弟兄奔来后,战况已经结束。

    “呼…”林秀立于马上重重喘了一息,让后冲奔来的林怀平黄齐二人问道:“那些蛮骑畜生如何了?”

    “已经完全被冲散了,剩下的有林胜和李虎收拾!”

    听到这,林秀才稳下一丝心绪,结果边洪从远处奔来,在他的马鞍上,似乎有个活物,来到近前,边洪抬臂发力,将马鞍前的活物扔下战马,几个轻骑当即持刀顶枪上前,林秀扫目一看,竟然是个蛮子。

    见此,黄齐怒声:“竟然还有个活的,如此让我来绝了他的命…”

    “慢着!”赵源忽然出声,黄齐转眼看向林秀,林秀没有发话,黄齐只能退下,这蛮子似乎看出这些夏骑要留他一命,便跪拜于地,哀求告饶。

    “阿秀…”赵源纵马来至林秀近前,低言几句,林秀疲惫的面颊上漏出几丝惊异,旋即冲赵源投以敬佩:“源哥,此言甚好…”

    赵源沉声:“阿秀,我只想为弟兄们多争取一些生机罢了!”

    这话让林秀心思触动那么一瞬,不过蛮子的哭嚎引回他的神思,来至蛮子身前,林秀以刀为手挑起蛮子的下颌:“你的穿着,是什么蛮子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