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九章先锋骑6

    “怕个鸟,老子实打实的北地爷们,从辽丘就跟着秀哥一路杀到这里,你丫的不过中军调来家伙,再叽歪老子干翻你…”

    听着弟兄们的嘀咕,林秀心里稍有不稳,五万蛮兵对于眼下的他们,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望而敬畏,可是为了生养自己二十多载的土地,为了躲在临城避难等候自己回去的爹娘,为了在寒冬中能让百姓们有口粮活下去,他只能这么做。

    林秀沉声:“弟兄们,我知道蛮兵势大,可我们是兵,手握刀盾保护自己土地的兵,此番蛮兵毁我们家园,抢我们粮食,决我们活路,此恨此仇,唯有血杀死战来偿!”

    话落,赵源怒声:“都是在辽丘一起活下来的北地爷们,现在,自己的家都被蛮子给糟践了,要是不拼杀一番,夏人软骨头这个贱名就永生永世脱不下去,你们连声响屁都没有,难不成都想当软骨头?”

    众兵被赵源的凶狠激的一愣,在他们印象里,赵源永远都是一副老钟模样,沉稳不动,可此时赵源目瞪充血,抽刀顶天,实在让人惊诧。

    赵源缓息继续沉喝:“夏人软骨头,这种卑贱的名字,老子就是死也不愿背上,都他娘的给老子听清楚,怕死的,现在就滚,不然让老子发现,老子现在就砍了他!”

    赵源话糙,可是意深言浅,且他与本部弟兄相知甚解,不像林秀升任都尉后,操劳军行,一时偶有疏忽麾下弟兄,故而在赵源刺激下,其本部数百弟兄旋即在什长、伍长带领下接声吼起。

    一旁的李虎当即皱了眉头,他心里感到不对劲,源哥一直很沉稳,如何会这么躁动?秀哥突然此言,难不成要让弟兄们去做什么根本没有胜算的事?

    林胜则稍皱眉头,旋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心下冷笑起来:“阿秀,你的变化太大了,小吏梦,军行途,看来你选择了后者!”

    至于黄齐与林怀平二人,林怀平稍有愚钝,疑惑的看向林秀时,想从中探些明白,结果黄齐不动声色的策马靠近,低声:“你的本家堂哥要拼命去了,你这个堂弟还不赶紧撑着?”

    此一言让林怀平骤然明白,旋即抽刀:“我等誓死遵从都尉令,血战蛮子,捍卫临水…”

    瞬息之后,在赵源的带动下,林怀平、黄齐这些人纷纷随着言风而行,唯有李虎一人,依旧闷声不语,瞧见这一幕,赵源阴眉冷目,纵马上前,李虎想说什么,赵源手里的鞭子已经抬起,怒声:“虎子,别让老子看不起你,别给老子丢了北地爷们的脸面!”

    这话直接刺激的李虎目瞪如牛,他重重喘息,吼声彪出:“赵源,老子活这么大,就没怕过,格老子的,不就是五万蛮子么?老子第一个冲,这次我部先锋诱敌,谁他娘的给老子争,老子先劈了他!”

    旋即,李虎侧目看向林秀,有那么一瞬间,林秀似乎感到受到了李虎杂乱的心绪,只是为了他脑海逐渐清晰的骧旗大义,为了临城这十几万百姓,他们先锋骑必须要用血来践行一切。

    寒夜骤冷,忽必埃斤率部在此等了足足三个时辰,可是查干巴拉还没有回来,这让忽必埃斤心有不安起来。

    “派出去的散骑还没有消息?”

    忽必埃斤冲角手低问,角手摇摇头:“回主人,没有!”

    角手感受到忽必的躁动,小声道:“要么在派出一些散骑?”

    “不必了!”忽必埃斤起身发令:“传令,裘落部转道向临西,我亲自去!”

    三息过,四千裘落勇士跟随忽必向临西奔去,殊不知,在忽必不远外,一骑在黑夜的笼罩下,飞奔绕道,同向临西奔去。

    荒芜的林中,林秀正闭目于马背上歇息,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一骑从南面奔来,早有边洪等候,来骑正是先锋营列的斥候,他使劲咽了一口,道:“约有四千蛮兵向此赶来,据此十里!”

    边洪闻言奔至林秀近前:“都尉,那蛮兵离这里还有十里地!”

    林秀睁目,身旁,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黄齐五人围聚上来。

    “此番战况多亏林怀平的斥候敏锐,才使得我们没有陷入困境!”林秀率先一言。

    一个时辰前,林秀率部刚准备从于家镇向临北进发,寻战青狼、野狐等部族,结果半途发现有蛮兵散骑的痕迹,林怀平派人将其拿下,严训得知,在于家镇被干掉的千户蛮兵是裘落部的杂碎,而他们埃斤正在临北与临西交界北进北安所的地方等候,若是当时林秀率部大意出现,必然被裘落部从后袭击。

    林秀顿了顿,道:“这支蛮兵掠夺完就想走,未免太狂妄了!”

    “四千人,我们两千弟兄,若派一千,一人斩杀四个就足矣!”林胜冷言。

    “你当那是猪?站那由你砍?”李虎呛话,林胜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无需斗嘴,此番对我们弟兄就是个小战,比起辽丘、斜坡林,状况好太多了,且这里地形平坦,适合轻骑冲杀,我们要借着蛮部无察觉的间隙,瞬间攻杀他们的埃斤本部,记着,草原人的埃斤就是部族首领,身旁必然有抗着大旗的角手,那是标志,杀了他,蛮兵必溃!”

    林秀转头看向赵源:“冲杀埃斤,由你与我相合而行,无论如何,也要把埃斤给斩了!”

    “埃斤大人,查干巴拉大人会不会出事了?”

    行进中,角手有些忧虑,忽必埃斤沉默不言,其实早在一个时辰前散骑没有消息传回,他已经起了疑心,且他想起在临城前,青狼部的一个勇骑伤逃带话,说什么夏人软骨头回来了。当时他以为是乱言,现在看来,怕是真有夏骑将领在这临城地界游荡。

    想到这,忽必犹豫是否继续去寻找查干巴拉那千余骑,可是再想到掠夺来的食物和器物还在临西,他便心有不舍,若是把这些辛辛苦苦夺回来的东西丢掉,那他们裘落部南下就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