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八章先锋骑5

    只是这鹅石破裂迸溅出一些粉尘,黑夜里,黄齐躲闪不及,直接被迷了眼,见此,查干巴拉竟然调转马头,要在逃走之前决了这夏骑的贱命。

    “畜生,安敢伤我弟兄!”

    忽的一声怒吼,查干巴拉刀劈错位,被黄齐肩头的明光铠挡下,让后一骑脱离搏杀混战,直冲而来。

    “夏人软骨头,去死!”

    查干巴拉目观只有一骑,骤然雄心大展,可是他忽略了来人正是先锋列、轻骑将领——都尉林秀。

    瞬息间,一骑犹如流光闪电,疾驰奔杀,一骑如山石矗立,严守抵杀,只闻‘噹’的一声清脆,林秀与查干巴拉兵刃相撞,那股子反斥力道让二人手臂发麻,虎口崩裂,不过林秀自知蛮子悍劲极大,故而拨马侧身,手腕松弛,那股子反斥力道瞬息泄掉,而查干巴拉只顾全力压下刀刃,想要斩断林秀的脑袋,结果就在马身相错,弯刀几乎压倒林秀肩头时,林秀抽刀压柄,一个躬身撤臂,从马鞍下抽出一柄腰刀,扫砍打在查干巴拉的手腕处。

    一抹冰冷,一抹湿热,下一秒,查干巴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握刀的大手与弯刀一同飞起,脱离身躯,不待他神思回聚,林秀虎目直射,杀气扑面,查干巴拉直觉的视线中闪过一丝亮白,林秀得空的横刀已经自下而上,劈划在查干巴拉的胸前。

    “噗…”

    皮甲撕裂,血喷人落,没了主人的草原马飞奔前行不过几十步,便缓缓停下,哀鸣厮叫起来,林秀撤马回身,盯着地上尸首,那查干巴拉还未死透的身躯依旧在挣扎着,见此,林秀上前,刀落头断,让后将查干巴拉的脑袋绑在马按下,来到黄齐近前:“有无大碍?”

    “无碍!”

    此时黄齐已经用随身携带的水袋冲洗眼睛,好了不少,待他看到那蛮子尸体,骤然怒骂,手中长锥刃一记捅杀刺入早已没了生息的躯体,以此发泄内心的憎恨。

    “狗畜生,险些毁了老子的眼睛!”

    林秀沉声:“行了,我们走!”

    故而二人再度回转于家镇的镇道正口,此时,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四人统率本队将千余蛮兵全部围聚绞杀在此,看着小山高的残躯,众人皆无表情,赵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冲林秀说:“阿秀,你来看看这些!”

    林秀跟着赵源进到蛮子暂时藏匿粮食、器物的大户院落,扫眼看去,院落里堆满装好入袋的粮食,就这么一瞬间,林秀想到了一个即将发生在北地百姓头上的灾祸,那就是百姓们暂时躲进临城活了一条命,可是大雪将近,若是这些食物被蛮子带走,单单于家镇这上万人的村落要饿死多少,无可得知。

    “他娘的杂碎,这得把村落的地皮挖多深,才能找到这么多粮食!”

    李虎、林怀平这些人也都惊叹起来,林秀稍加思索,当即发话:“李虎,林怀平,林胜、黄齐,你等带领本队将这些粮食搬到先前的杨树林中埋起来,做好标记!”

    “秀哥,为嘛这么干?这么多粮食,咱们得搬一个时辰…”

    “让你干就快点!”林秀瞪了李虎一眼,李虎收声,带着本队弟兄开始干苦力,林秀来到赵源身前,示意将其拉到一旁,低声道:“源哥!”

    听闻二字,赵源心里一愣,自沙场搏战,林秀已经很久没这么喊过他了。

    “源哥,天气愈发寒冷,大雪最多半月便降,那时蛮子退去,必定会带走大量的粮食,介时满目疮痍的北境就会面临寒冬饥饿,这些粮食一定要藏好,到时可以救不少人的命,另外,我有个计划,不知可不可行!”

    “阿秀,你是都尉,行军策论、军途大略比弟兄们强,你只要说了,弟兄们都会撑着你做!”

    这话让林秀心底一暖,在杀伐中,众人从稚嫩向冷硬成长,甚至于那份兄弟情也在不觉中慢慢的被军令所取代,这般变化在某种程度上也刺激着林秀,从赵源话中,林秀稳下心性,道:“青狼、野狐这些部落既然绕过源镇进入临、襄境地,必然掠夺不少,我想把它们抢走的东西给夺回来,再不济也拖住他们,等候骁武皇到来…”

    赵源听之一愣,顿时明白了林秀的意思。

    虽然林秀是都尉,赵源不过一营尉,可是在众弟兄们位置逐渐发生变化时,林秀的命令也必须有最亲近的弟兄支持,否则一旦都营之间发生分歧,就算林秀强压下去,后果也尽人意,且林秀话里意思很明显,要用一个营列的弟兄拖住蛮子,如此后果,九死一生!

    “源哥,当初我们入了这征役,为了活命奋战至此,可是眼下,家乡被毁,就算我们能活着回去,没了爹娘,没了赖以生活的家…”

    “阿秀,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赵源深深喘了一息,那股子浓重神思好像有座大山压在肩头。

    赵源转身看向那帮正在藏匿粮食的弟兄,道:“一会儿结队,把你的命令说出来,剩下的,我来做!”

    “他娘的狗杂碎,真看不出这些蛮子都长了狗鼻子,竟然能找到这么多粮食!”

    李虎晃动着浑身的肥肉,骂骂咧咧的将一袋谷子扔进先前挖好的土坑里,边洪带着亲兵队找来大量的油布毡,盖了上去,让后挖土埋起来。

    等到把这些粮食给藏匿完,林秀传令众兵集合,看着气喘吁吁的弟兄们,林秀缓息道:“斥候探得青狼、野狐等蛮部正驻扎在临城北三十里外的丘坡林!数量至少五万以上!”

    这个数字刚一出口,弟兄之间便传来一阵惊喝。

    “五万,天啊,这么多蛮子!”

    “他们在临城做什么?难不成想要攻城?”

    “你们瞧都尉那神情,该不是想让咱们去和那几万蛮兵拼杀吧,要真是,这也太离谱了!”

    “要真是那样,咱们这么点人,岂不是羊入虎口,不对,应该是蚂蚁入虎口!”

    “闭嘴,都尉怎么说,咱们怎么说,难不成你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