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七章先锋骑4

    马钟闻言,抹了一把眼睛,与马全再度一同跪拜谢恩。

    日落西山,天色昏暗,裘落部离开使得以青狼、野狐为首的南部草原联盟出现了裂痕,且青狼散出去掠夺的骑队被屠,仅留一虚命人回告,这突然的事况就像乌黑蒙障一样从天而降,让身在北境腹地的各部族埃斤忧心起来。

    在此之下,察台喇停止了了对临城的攻击,虽然他贪图临城的财富、工匠、府库器物,可他不会被贪心迷了眼睛,让自己的勇士腹背受敌,于是稍加思索后,察台喇建议众部撤离临城三十里,在一处丘坡林下扎营,以待变化,。

    入夜,一骑奔至窝阔的帐列地,骑手带来命令,让窝阔立刻率领本部北撤,准备离开夏朝北境,在大雪降临前回到草原。

    可是窝阔心中嫉恨享誉兀立扎海之名的夏人林秀,在临城周地寻觅无果之下,他死定认为林秀躲在临城,面对能够在夏境土地上撕碎这个卑贱软骨头的机会,窝阔实在不愿就此撤离。

    短暂之后,窝阔冷硬回了骑手,骑手不敢强硬言语野狐未来的埃斤,只能离开回复拓牙达。

    临城东北方位的五里坡,此地往北有一泥泞小道,可直达北安所,忽必埃斤带着裘落部借此急行,想要尽快离开夏境,毕竟天气愈发寒冷,保不齐那天就降下大雪,且蛮部之间越发不合,万一被人当做弃子,一旦生事,那可是亡部的后果。

    “埃斤大人,我们这么走,藏在临西那个村落的粮食和甲胄器物怎么办?”

    正在行进中,那可儿查干巴拉忽然道,如此也提醒忽必埃斤想起半月前,自己所部掠夺的部分财物粮食还没有带走。

    忽必埃斤勒令止行,冲查干巴拉说:“那些粮食器物不能丢!你立刻带领本部骑队赶往村落,把所有东西都带回来,我率部在此等候!”

    “是,首领!”

    查干巴拉领命,让后一支千人队向临西赶去,至于忽必埃斤则暂时扎营在此等候。

    深夜,在临南官道北面的废弃屯田堡里,林秀正在歇息,白日里,斥候探寻临城一线,发现青狼、野狐及其它部落数万人的踪迹,旋即,林秀一面派令兵奔回告知骁武皇,一面在此寻机发难。

    “秀哥,方才斥候发现一支蛮骑往西去了!”这时,林怀平匆匆回来,如此消息让林秀来了精神。

    “多少人?”

    “大约一个千户骑队,他们往临西的于家镇去了!”

    “于家镇…”林秀喃喃自语,片刻之后,他道:“告诉弟兄们立刻上马前往临西于家镇,务必马蹄裹布,口衔哑物,若是谁敢发出声响,定斩不饶!”

    深夜,于家镇外一片火把明光,查干巴拉大声呼喝,催促麾下勇士赶紧将藏在此镇庄外院落内的粮食、器物带上马。

    大约一里外,于家镇南面的杨树林内,林秀带着本营轻骑已经悄无声音的赶到。

    看着远处的火光,林秀缓缓抽出横刀:“赵源,林怀平,你二人率队绕行至于家镇北面,断了他们的退路,林胜,你率队从左翼冲杀,黄齐,你率队从右翼冲杀!我自镇道正中,记着,我与蛮骑接战之后,你们再冲!”

    叱令完,轻骑营迅速分散,消失在黑夜中,那股子马力携来的风声让林中的落叶发出沙沙杂音。

    “什么动静?”

    一股冷风吹来,把查干巴拉惊的汗毛倒立,回看望去,已经没有人息的夏地村落除了黑夜的冷寂,就再无一丝声响。由于这股子冷意吹得查干巴拉心里很不舒服,他沉声喝来几名勇骑:“带人散开到四周,警惕下状况!”

    “是,那可儿大人!”

    勇骑分散开来,如此查干巴拉心底才舒畅一些。

    只是他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的村镇正口方向传来一声清脆的撞裂声,那绝对是兵刃相碰所发出的,查干巴拉心神一颤,旋即回身呼喝:“结队上马,结队上马!”

    不明所以的裘落族人正将一袋袋粮食、干肉搬上马鞍,查干巴拉这一吼,让不少人站在原地,不过下一秒,镇道处的蛮子就看到一群灰甲骑兵从黑夜中冲出来。

    骑队前端,林秀手持横刀,压低身躯,马速疾驰飞奔,方才,那些警惕探查的勇骑还没走出多远,就撞上林秀,直接被一刀砍了脑袋,身后,轻骑营的弟兄分列开来,形成锥形阵,横扫压上,查干巴拉凭借勇力,弯刀横砍,将两名边翼的夏骑砍落下马,林秀咬牙发力,身旁令兵呼喝。

    瞬间,查干巴拉的左右翼同时冲出一队夏骑,如此威慑,让本就混乱的蛮部就瞬间被夏骑撕裂成数部,其中部分正在院落中搬运掠夺的粮食和器物的蛮子听闻拼杀声,持刀冲出来,结果风袭扫来,寒光落下,这些蛮兵的脑袋就飞向了夜空。

    “该死的夏人,快撤,快!”

    查干巴拉抽刀挥砍,试图逃离,由于他勇力卓著,面对林秀的偷袭冲杀,竟然还能反斩数人,劈开一条生路。

    “赵源,截杀,李虎,围冲,黄齐,随我宰了这个千户畜生!”

    林秀刀如流水,劈斩如光,在坐骑冲转疾驰中,那些嗷嗷叫杀来的蛮子无一存活,轻者头断,得来一个痛快,重者,刀劈入肉,倒地不起,被后来的轻骑马踏全身,烂做一堆血肉!

    “你们这些草原上的畜生…”

    黄齐在一路拼杀中,与赵源一同成了林秀的左右营尉,且这野路子出身的北地男儿在搏战中捡来一蛮兵的长锥刀,如此异于夏兵的利刃竟然在黄齐手中绽放出血杀的光彩。

    当查干巴拉刀劈侧身,搏得空隙拨马回逃时,黄齐已经纵马赶上,他扯缰夹腹,坐骑吃痛,骤发马力,一瞬间,二人距离拉近十几步。

    查干巴拉余光扫见黄齐手中那血贱凛冽的兵器,直接回身一记绕绳飞石打来,黄齐收刀劈砍,飞石被刀刃斩做两半崩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