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章先锋骑3

    临城,硝烟四起,吼杀不断,万里无云的天际似乎在血杀冲击中逐渐暗淡下来,空气里,无法散去的血腥味就像腐毒一样侵蚀着活人的一切,让人在疯狂中头断血流,倒在泥泞之下。

    东城门,五里外的旷野上,窝阔部护与察台喇埃斤渐渐不安起来,在二人的预料中,临城防御疏漏,城门腐朽,攻破只需三个时辰,所以他们并未准备什么攻城云梯等工具,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那破败的城门之前已经倒下了数千蛮部勇士,可城门洞甬道里似倒非倒的夏兵人墙依旧在源源不断向外反杀,使得攻城部族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城门洞下不到百米的甬道里,蒋赣率领千余郡兵死死钉在此处,从清晨到现在,蛮兵至少冲杀五波,但每一波都被蒋赣和临城郡兵用尸体挡下,这对于蛮部而言,就像鱼刺卡在咽喉,上无法吐出,下无法咽进。

    “埃斤大人,忽必埃斤所部损失严重,不愿再战,已经撤回!”

    察台喇埃斤正在观望战况,角手奔来禀声,察台喇旋即怒然,不等他开口,临城下,南部草原联盟中的裘落部已经从东城门前缓缓退回,瞧那状况,先前的五千余裘落蛮兵此时撤出一半有余,至少有两千余裘落部勇士留在城门之下!

    片刻之后,十几骑奔来,为首的正是忽必埃斤。

    “察台喇,这不是先前所预料的!”忽必埃斤奔至近前,直言怒问,察台喇面目抽搐,应声:“忽必埃斤,我们是一个联盟,是遵循苏门达圣的指引前来谋的生机,一切都是它老人家的指引,你难道在质疑苏门达圣?”

    “你….”忽必语塞,旋即转话:“临城郡兵骁勇奋死,你为何不支援我部,难道我部勇士就像畜生一样,死不可惜?”

    忽必怒气狂飙,身后,十几个裘落勇骑更是怒然如狼,沾满鲜血的弯刀和长钉锤紧紧握着手中,似乎要随时发泄。

    察台喇的那可儿巴托见了,当即纵马上前,手中长斧横指忽必:“你的族人如此态度,难不成要对我部首领动手?”

    “动手又怎么样?”忽必恶狠一声:“从清晨至现在,我部损伤勇士两千余人,可你们就在此观望…我知道,你们和黄金家族的混账东西一样,都想成为草原的共主…但是别忘了,草原人是雄鹰的子孙,是自由的,不会屈于任何一个残忍的汗王!”

    眼看两个埃斤就要动手,结果一骑奔来,稍一言语,青狼勇士便将这蛮骑引到察台喇身前,大眼看去,此蛮骑浑身鲜血,面色苍白,眼看就剩一口气了,如此让窝阔、察台喇、忽必这些人暂时收声。

    “察台喇埃斤…夏骑来了…”

    闻言,察台喇惊声:“夏骑,在哪?有多少?打的什么旗帜…”

    “奴下不认得…他们让奴下传话…说被窝阔部护、拓牙达埃斤、察台喇埃斤蔑视为软骨头的夏人回来了…他…他…”

    由于这蛮子被林胜一刀斩了臂膀,能从临南周家村的谷场回来,已经是奇迹,不等察台喇再问一句,这蛮子便摔落下马,没了呼吸!

    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察台喇与忽必之间的隔阂暂且抛到一边,而窝阔则望着远处摇摇欲坠的临城,脑子有些困顿。

    “曾经被我们蔑视的夏人软骨头,会是谁?兀立扎海,你也只有躲在那低矮的城墙之后…”

    只是忽必已经厌恶察台喇和窝阔所为,便恶狠一声:“察台喇,窝阔,你们在此攻城吧,我要率部返回草原!”

    “你…”察台喇很是不喜,毕竟他们是一起南下至此。

    不过忽必显然不打算给察台喇和窝阔任何回转余地,也就片刻功夫,一支三千余人的裘落勇骑与两千蛮兵脱离大部的旗帜。

    临城,当负责率部攻占东城门的裘落部撤离后,其它佯攻掠阵的部族纷纷退回去,如此给姚启圣、蒋赣这些人一丝喘息机会。

    城门洞下,看着堆积成山的尸首,蒋赣只感觉血腥冲鼻,让人窒息,可是身在此处,他无处可避,且数千名临城的青壮在捕头、衙役带领下来至城墙和城门,蒋赣起身沉声:“快,把这些尸首搬走,将城门拉起,用木栓和牛车定住,以作抵御!”

    “是,指挥使大人!”

    青壮与衙役们得令后,便动手去搬散落在城墙内外半里范围内的尸首,虽然天气渐冷,可是保不齐那一刻钟太阳高照,一旦尸腐生毒传散开来,即便临城不破,十几万百姓也要死于尸腐瘟疫。

    另一边,裘落部的独自撤退打乱了察台喇北、西、南三门的协同攻占计划,如此给哨骑营的马全送上一份功劳。

    这马全与林秀同为县学子弟,只不过县考失利,且家中殷实,又习得一身马上功夫,便在老子临城都司马钟的操办下,得了个哨骑营小校的位子,虽然仅仅二旬有三,可在军途上却有着超人意料能力,更难得是他那身马上枪术实在厉害。

    一刻之前,面对冲北门而来的数千蛮兵部族,马全避实就虚,绕击冲杀,一连挑死两个部落的千户首领,没了千户首领,这些蛮兵可不像夏兵一样坚守命令,加之东城蛮兵角声言退,这些部族便纷纷回撤,如此马全再度带着哨骑转奔西门、南门,以同样的方式逼退那些小部落的蛮兵。

    当他重新回城时,马钟与姚启圣、于海龙、蒋赣等在东城门内的,看到儿子血染衣甲奔回,四旬有六的马钟竟然落泪直下。

    马全抽鞭疾驰,在众人身前十步之地飞身下马,让后跪地回告:“大人,哨骑营小校马全幸不辱命,北、西、南三门蛮兵已撤,只是哨骑营五百弟兄损伤三百九十二人,往大人给予救助,为其护养家人!”末了他在才冲马钟一语:“劳爹爹忧心!”

    这一言说的姚启圣心里宽慰至极,上前搀起马全,让后冲马钟道:“都司,你真是为咱们临城养了个好儿子,待此难过后,我必上奏中都,保举马令郎为临城先锋将,偏领一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