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先锋骑2

    李虎一马当先,凭借坐骑马力卓著,他率队竟然比赵源先一步到达,在冲出野地那一刹那,李虎直接锁住谷垛前正欲放水的蛮子,没有丝毫的犹豫,李虎抽出马鞍下的连击弩就是一箭,直接给那蛮子射个透心凉,眨眼后人马近前,横刀挥砍,斩下那颗斗大的头颅。

    谷场旁,千户首领正在此歇息,等候去方圆县镇再次掠夺的部族回来,谁成想一壶酒未饮完,就看到数不清的夏骑如杀神般从谷场四周冲来,这般状况直接让千户首领惊慌大吼:“该死的夏人,快上马,快…”

    但是李虎这些夏兵如何会让给这些蛮子喘息反抗之机?

    一声虎吼,百十把连击弩瞬间对准了这些四散奔逃的蛮子,只听弩弦‘砰砰’作响,锋利的弩矢当即化作雨幕平铺压来,千户首领无处躲闪,直接被弩矢射成筛子,其它蛮子见千户首领变成刺猬倒地,有血性的,还能抄刀冲上,试图死前搏个勇气,没有血性的则在转身逃窜中被李虎这些夏骑追上,从背后一刀斩去脑袋。

    不过蛮子马技娴熟,混乱中,仍有百十人在夏骑屠杀中冲出一条路,结果早有预料的林秀安排了赵源、林胜、林怀平三人即刻到达,当谷场北村口与西槐树林方向同时出现夏骑,这些试图逃窜的蛮子呆傻在原地,随后领头的百户小首领吼叫着冲杀来,妄图以死拼搏。

    对此,赵源手持一杆从战场上夺来的蛮兵武器,长柄月牙刃,扯缰纵马,对准迎面冲来的百户小首领就是一记平砍捅杀,那蛮子早已没了气势,更无处躲闪,直接被月牙刃削去半拉脑袋。

    后面的蛮子见了,妄图以嗷嗷的吼叫给自己再增添几分死前的勇悍气势,不成想这些积怨愤恨的青壮夏骑比他们更加疯狂,那狼嚎虎吼在一瞬间将这些蛮子压下,让后就是一片灰甲洪流将剩下的蛮子给淹没在谷场周围的旷野。

    半刻之后,掠夺此地的千户首领和本部数百蛮兵成为泥泞中的养料,林秀纵马奔来,看着满地的残尸,他面容无动,不多时,边洪押着几个残活的蛮子来到马前。

    “都尉,这是剩下的活口!”边洪看着几个畏畏缩缩的畜生玩意儿,咬牙怒斥,狠狠唾了一口:“狗日的杂碎玩意儿,这几个家伙竟然趴在死人堆里装死,几个弟兄给他们补刀时,他们突然醒来,杀了咱们两个人!”

    听到这,旁边的林胜当即纵马上前,盯着当先的蛮子,他冷笑一瞬,横刀随臂砍来,这蛮子只觉的脖子一冷,让后便头飞躯倒。

    “先慢着!”

    林秀沉声一语,林胜皱皱眉头,再度举起的横刀僵持在空中:“我说都尉大人,难不成你要和这些畜生彻夜详谈?别忘了,咱们的村子被毁,可有他们的份!”

    “我说放过他们了?”林秀冷目扫来,林胜撇撇嘴,退到旁边,林秀走到余下蛮子跟前,边洪及亲兵当即抬脚踹在他们的腿窝处,蛮子吃痛,跪倒在地。

    “你们那个部落的?”

    面对问话,几个蛮子相识看了一眼,嘴里说了句草原污秽的俗语,林秀在野狐部待过,知道那是咒骂的意思,边洪觉察到林秀神情俞冷三分,当即伸手揪住一蛮子的鬓发,将其拖到一旁:“狗畜生,乱给老子嘟囔什么?”

    话音未落,一亲兵抽刀捅进这蛮子的胸膛,他用力转动刀柄,蛮子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在其咽气前,边洪一刀砍在蛮子的后颈,让将这颗滚烫的头颅踢到那几个蛮子近前。

    几个蛮子望着喷涌鲜血的无头身躯,当即胆颤,抱头叩拜:“将军,我们是青狼部的散骑,我们是青狼部的散骑…”

    听着几人同时开言,林秀后退一步,一旁的林胜箭步冲上,手起刀落,又是两颗人头落地。

    “他娘的的西匹杂碎,一个说话足矣!”

    当蛮子被砍的只剩一个时,林秀喘了一息,俯身出手抓住他的脖子:“在此刮地三尺的你部族人有多少?”

    “一个部帐,不到千人…”

    “青狼、野狐的部族勇士和埃斤在哪?”

    “不知道…”

    “嗯?….”林秀拉音,眉眼微闭,有那么一瞬间,林秀在蛮子眼里就像一头蓄势待发、张牙突爪的野狼,让人惊惧。

    “两天前…埃斤大人与其它部落向南去了…好像是野狐部的部护传来消息…说发现了夏人的大粮仓…”

    听到这,林秀稍加思索,起身上马,林胜当即上前,准备结果这个杂碎,不成想林秀道:“给他一匹马,让他回去告诉察台喇、窝阔、拓牙达,他们曾经蔑视的夏人软骨头回来了!”

    林胜皱眉,收刀转身,但是一步之后,他冷笑:“回去通个信儿而已…”就在蛮子刚刚翻身上马一瞬间,林胜刀锋所向,将蛮子的一条胳膊给砍掉,旋即,这蛮子痛的嗷嗷直叫,胯下坐骑更是嘶鸣一声,向南面奔去!

    待谷场周围的蛮尸被弟兄们收整到一快,点火烧起时,赵源、李虎、林胜、林怀平、黄齐才率队来到近前。

    “阿秀,接下来怎么办?蛮子必定向临城方向去了,闹不好他们在攻城?”

    “如此我们要尽快!”

    “秀哥,你等等,你难道想用这么点弟兄去和蛮子的数万人拼命?”李虎有些忧心。

    “胖子,怕了就滚回去!”林胜话音讥讽,使得李虎怒目看来。

    林秀重重咳了一声:“赵源,林怀平,你二人各带三百人先行,若与蛮兵碰面,分而袭之,记住,绝不准近身接战!”

    “明白!”二人应声,让后转身带着本队人疾驰离开。

    “李虎,你此番带着斥候队去探查!”

    “什么?让我去?”李虎惊然:“斥候队只有百十号人,万一撞上蛮子的首领,我…”

    李虎话音未落,林秀怒目视来,如此让李虎音消转身,纵马离开,至此,林秀才焦躁的揉了揉两鬓:“该死的蛮子…林胜,黄齐,你二人与我同行!”